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69章 调查询问
    “田新桐同志,你是说,为嫌犯录口供的工作,是那位萧晋萧先生特别为你争取的?”沙夏之前住过的病房里,裴子衿背着手站在窗前,问坐在她身后不远的田新桐道。

    田新桐点头:“是的。”

    “你们是什么关系?”裴子衿转过身,目光像针一样锐利的盯在田新桐的脸上。

    抿了抿唇,田新桐回答说:“他是我的朋友”顿了顿,又补充道:“好朋友。”

    “好到了什么程度?上过床吗?”裴子衿问的直接且毫不客气。

    田新桐脸色微微一红,随即皱起眉:“请问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有没有关系,我自会判断,你只需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田新桐正在为萧晋的事情而烦恼,再加上她本就是个暴脾气,这会儿见面前的女人如此无礼,顿时就忘记了来之前严建明的警告,神色一整,肃然道:“抱歉!那是我的个人私事,我有权拒绝回答!”

    裴子衿缓缓的眯起了眼,目光锋利如刀。田新桐毫不畏惧,扬起下巴与她对视。

    好一会儿,裴子衿眨了眨眼,所有的气势就为之一收,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淡淡的说:“好吧!下一个问题,嫌犯为什么坚持要萧晋来为她治疗,你知道吗?”

    脾气暴归暴,田新桐也不是一点情商没有的愣头青,人家都把事情揭过了,她自然不会傻到不依不饶,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说:“据她自己所讲,是因为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但在我看来,她应该只是想要报复,毕竟是萧晋打伤的她。”

    裴子衿眼中亮光一闪而逝,又问:“你认为她要求萧晋来为她诊治,就是在报复?”

    “难道不是吗?”田新桐一脸奇怪的反问,“她可是来杀萧晋的,换了别人,巴不得她死了才好,可萧晋却为了却不得不专程过来给她治疗,心情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裴子衿听完歪了歪头,微笑道:“田同志刚刚想说的,其实是萧晋是为了你才来给她治疗吧?!”

    田新桐的脸又微微红了起来,低声说:“他为人比较惫懒,而且心眼也不大,所以,除除了这个原因,我想不出他会以德报怨的理由来。”

    “嗯,”裴子衿点点头,“看来,二位之间的关系确实不错。”

    田新桐嘴角刚要翘起,忽然又怔住,心里问自己道:我跟他的关系真的很好吗?那为什么直到现在他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发过来呢?昨晚我对他乱发脾气确实不对,可那个时候我心情很不好啊!哪有他那样安慰人的?

    女孩儿发起了呆,裴子衿却非但没有唤醒她,反而还饶有兴趣的观察起来,眼睛里光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约莫三四分钟过去,田新桐猛然醒过神来,连忙道歉道:“真不好意思,刚刚有些走神,我”

    裴子衿抬手打断她要说的话,道:“没关系,这并不是审讯,只是很正常的询问,你不要拘束,像在自己单位就好。”

    田新桐松了口气,点头说:“谢谢。”

    “不用客气,田同志,接下来,还要麻烦你详细的跟我讲一下萧晋为嫌犯治疗、以及你录口供的全过程,请务必尽量详细,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田新桐想了想,便有些赧然地问:“我跟萧晋刚进病房时的对话都有录音,就、就不用细说了吧?!”

    裴子衿微微一笑,说:“不用,你只需要讲一下你们三人都分别做了些什么就好,弥补一下没有监控记录遗憾。”

    田新桐点头,然后把当时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细说了一遍,包括萧晋正骨时的动作,以及沙夏的反应。

    裴子衿听完沉默片刻,蹙眉问:“从你录完口供离开到再回来,中间间隔有几分钟?”

    田新桐默默心算了一下,迟疑道:“大概三分钟左右的样子。”

    “当时你为什么不等治疗结束再离开?让一个危险的嫌犯和非警务人员单独在一起,这可是非常低级的错误。”

    田新桐表情一呆,紧接着便严肃的沉声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违反了相关条例。因为嫌犯本身就是萧晋抓住的,而且实时监听录音设备也留在病房里,所以我并不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

    当然,错就是错了,我会向上级申请处分的。”

    “哦,这就没必要了。”裴子衿摆摆手,貌似大度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的这个行为跟嫌犯的逃脱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既然它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那记住以后不要再犯就好。”

    “不!”田新桐坚持道,“身为警务人员,任何一个微小的疏忽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在裴同志你提出之前,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如此严重的错误,这是不可原谅的,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才行。”

    裴子衿剑眉高高一挑,再次审视的看了田新桐几眼,才无所谓的耸耸肩,道:“这是你的自由。最后一个问题:在昨晚嫌犯逃脱之后,你又见过萧晋吗?”

    “见过。”

    “在哪里?”

    “昨晚他就在江对岸的乔木会馆参加一个发布会,我接受完严队长的问询之后,给他打了电话,并跟他在北面不远的那座桥上见了面。”

    裴子衿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光芒:“能说一下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吗?”

    田新桐嘴唇一抿:“抱歉!这是我的个人私事。”

    裴子衿沉吟片刻,便站起身,伸出手说:“好吧!田新桐同志,感谢你抽出时间来配合我们的调查,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跟她握了握手,田新桐转身向房门走去。

    “田同志。”裴子衿忽然又唤了一声。

    田新桐回过头:“裴同志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裴子衿微笑说,“就是想告诉你,嫌犯的逃脱并不是你的责任,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可以继续工作,也可以趁机好好的休几天假,不过尽量不要离开本市,还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