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65章 挖坑的小寡妇

第665章 挖坑的小寡妇

 
    个税的起征点是三千五百块,梁大伟在外打工从来都没有过这么高的收入,所以根本没资格缴,但不管怎么说,他是在城里待过的,包工头经常抱怨辛辛苦苦赚点钱都被官府拿走了之类的话,税前税后什么的,他多多少少也明白一点。

    此时一见大家因为周沛芹的话而产生了动摇,顿时大急,连忙出声道:“周沛芹,你别胡搅蛮缠!税是官府收的,全世界的人都得交,这事儿又不归人家五采坊管,问张经理有什么用?你要有种,自己去找官府问去啊!”

    周沛芹淡淡瞥他一眼,不吭声,梁玉香却像个合格的跟班一样站出来大声道:“梁大伟,现在是沛芹姐在跟张经理说话,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插嘴?”

    “梁玉香!你”

    “都住嘴!”梁庆有突然一声吼,咳嗽两声,冷冷的看梁大伟一眼,说:“沛芹和张经理说话,谁再敢胡乱多嘴,就给老子滚出去!”

    封建老族长的威严可不是盖的,放在旧时候,那可是掌握着全族人生杀大权的,说浸猪笼就浸猪笼,虽然现如今不可能再发生这种事,但在囚龙村村民的心目中,梁庆有依然还是不容一点质疑的存在。

    梁大伟不是聪明人,却也有着专属于小人物的眼力见儿。他进过城,算是见过世面,知道梁庆有就是个村长,屁权利没有,可村民们认,他就得乖乖继续装孙子。

    否则的话,要是不小心激起了众怒,别说五采坊承诺的五万块报酬,自己一家三口还能不能在村子里呆都要两说。

    “老族长,周女士,各位乡亲,你们先别激动。”见梁大伟蔫儿了,张经理就像个弥勒佛一样笑呵呵的说,“这个税费的问题,大伟讲得不错,它确实是官府要求的,但是,你们也不用担心什么,因为扣掉的这个钱真的很少。

    我给你们计算一下:国家规定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是三千五百块,低于或等于这个数不用交,高于这个数的部分才需要缴税。

    打个比方,周女士您这个月一共做了五千针的绣活,根据咱们签的合同,我应该付给您五千块钱,但是这个钱数超出了个税起征点一千五百块,那么按照国家规定,这一千五就是需要缴税的金额范围。

    一千五百块的税率是百分之三,计算下来就是四十五块钱,也就是说,我最终付给您的酬劳是四千九百五十五块,换算到每一针上的价钱,也有九毛九厘多,跟一针一块钱,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呀!”

    众人一听,表情顿时就纷纷缓和下来,五千块钱才交四十五块钱,虽然有点心疼,但也并不是多么令人难以接受,再说了,这是官府规定的,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张经理刚刚耍了一个大大的心眼。

    个人所得税是按照超额累进税率计算的,收入越高,税费也就越高,五千块钱是百分之三,六千块钱却是百分之十,即便减去速算扣除数,也要交一百多块,足足翻了两倍都多,要是收入再往上升一级,要交的钱比这个还要翻上五倍。

    囚龙村的村民们穷了几十年,以前一年到头的收入也就几百块,白扔四十五,他们能忍,可要是凭白损失几百块,能把他们肉疼死。

    可惜的是,周沛芹信心和气势有了,知识阅历却是短板,个税的计算,一般城里普通人都不大明白,她就更不懂了。张经理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刻意拿五千块来打比方的,反正他说的都是真话,就算回头村民们觉得上当了,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周沛芹不知道张经理说的是真是假,扭脸看看梁翠翠,见丫头也是一脸的茫然,便抿了抿唇,点头说:“谢谢张经理的解释,税费的问题,我们都不懂,暂且先放在一边,现在咱们来谈下一个问题吧!”

    一个小心思,让张经理重新找回了城里人在乡下人面前的优越感,他微微昂起了头,傲慢道:“问吧!”

    对于他的态度,周沛芹一点都不在意,依然平静的开口道:“请问张经理,签约之后,贵公司能够保证每个月都有足以让我们所有人工作的绣活吗?”

    “呃”张经理的脸色瞬间就变得不自然起来。虽然来之前,老板准许他便宜行事,可涉及到承诺方面,他可不敢担这个责任。

    犹豫良久,他模棱两可道:“这种事情,要看市场的需求,前期工作可能会少一点,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各位签约的村民就都会有活干的。”

    “好吧!”周沛芹淡淡一笑,说,“市场的事情,我也不懂,那我就不问每个月了,问每年。张经理,请问贵公司能够保证每年给我们带来多少针数的绣活?”

    这问题比刚才的还要犀利,张经理皱起眉,深深看了周沛芹一眼,道:“都说了这要看市场的需求,活多活少,我们公司是没办法左右的。”

    “能有每人每年六万针吗?”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要看市场需求!”

    “也就是说,”忽然,周沛芹神色一冷,转过身面对着村民们道,“你们五采坊连每人每年多少针都保证不了,那一针一块钱还有什么意义?要是一年就只有十针的活,就算一针给一百块,那也才只有一千块呀!”

    话音一落,院子里轰的一下,所有人都犹如当头棒喝,恍然大悟。

    是啊!一针一块钱,看上去挺多,可要是没活儿,那就是个屁!人家萧老师一针五毛虽然便宜,但绣活可是不断。

    此时此刻,张经理的胖脸已经开始泛白,额头也有汗珠慢慢的渗出来。

    他终于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个姓周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在单纯的了解合同方面的问题,而是在给他挖坑,什么时限税费都仅仅只是铺垫而已,她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把村民的注意力,从每针的价格转移到最终的收益上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