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64章 底气十足小寡妇

第664章 底气十足小寡妇

 
    梁大伟脸色顿时一黑,为难道:“这老族长,大山家的丫头是那姓萧的干闺女,让她看,没问题也会看出问题的呀!”

    “这个简单,”梁庆有无所谓道,“让她当众念出来不就行了?要是有什么问题,张经理应该听得出来吧?!”

    梁大伟扭头去看张经理,张经理连忙点头:“老族长说的是,我能听出来,没关系的。”

    “那好吧!”梁大伟转头看向梁翠翠,“你过来吧,给大家念念,看我到底有没有坑害大家。”

    梁翠翠撇撇嘴,刚要上前,肩膀上却多了一只手,扭过头,就见周沛芹对她慈爱的笑笑,然后便对梁庆有说:“老族长,当家的已经跟我说过了,合同什么的没必要看,因为咱们都没什么文化,那上面语句写的叽里拐弯儿的,不是专业的人,就算有问题,也根本看不懂。”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梁庆有点点头,微笑望着自己属意的下任族长,问:“那你想怎么做?”

    周沛芹走上前来,对那位张经理点头示意,然后说:“我只需要这位张经理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事后如果各位乡亲还是愿意签约,那就签吧!萧晋也是同意的,他说他当初给绣活找买家,为的就是让村民们赚钱,要是现在有能赚更多钱的方法,他举双手赞成。”

    “哈!他不赞成有别的办法吗?”梁大伟闻言讥讽道,“还说什么为的是让村民赚钱,要真是这样,他中间昧下的那些钱算什么?”

    如今的周沛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寡妇了,床头柜子的最底下压着她是萧门周氏的明证,身份的改变,直接导致了她自我认知的巨大改变。

    以往的萧晋,对她而言只是一个避风港,能安稳的把孩子养大就好,从不奢望得到什么,更不敢给他惹麻烦可现在不同了,萧晋是她的男人,真正的男人,他的一切她都有资格参与,夫妻之间更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可言。

    因此,现在她在面对任何人时,底气都非常的足,男人的强大,就是她的强大,她可以无惧任何风雨!

    当然,心性不同了,眼界自然也就不同,梁大伟这种进城当过民工就拽起来的垃圾,根本就没资格让她稍假辞色。

    看都不看梁大伟一眼,她对张经理微微一笑:“张经理,我姓周,萧晋是我男人,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五采坊只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公司,张经理虽然职位是经理,但不过是一个月薪不到五千块的中层员工而已,平日里声色之类的娱乐,也都是在应酬时去一下中档的夜总会而已。

    像周沛芹这种打扮朴素却隐隐很有气场的美熟妇,却是他生平头一次见,所以本能的就收起了对农村人的轻视心思。

    “当然可以,您请问。”

    “谢谢!”周沛芹道了谢,然后神色一整,就肃然问道:“听说你们公司要跟我们签的合同期限是三年,对吗?”

    张经理点头:“是的。”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

    “周女士有所不知,首先,这个时间是生意界不成文的惯例,而且还是相对比较短的期限。”

    张经理侃侃而谈道:“其次,做生意并不是街头摆摊你买我卖那么简单,签约之后,我公司还要付出宣传、开拓市场、以及各种原材料之类的成本,很可能头一年、甚至头两年都没有什么盈利,而根据合约,贵村的村民却是从第一针开始就有钱拿的。

    说句不大好听的话,如果签约的时间太短,到期后贵村村民不跟我们续约了,那我们的前提投入可就等于全都打了水漂,你们没有一点损失,我们却要亏很多的钱。

    最后,三年是我们公司经过预判之后所得出的最合理时间。据我们估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年的时间一定可以为天绣打开一个非常广阔的市场,到那时,本着公平公道的原则,我们公司还会相应的提高每针的价格,正好用高价来续约,两全其美。

    因此,三年的合同时限,是一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双赢选择。”

    这话一说完,许多村民就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张经理所说的前两点,他们根本就听不明白,但最后一条,却是谁都听的清清楚楚,而且还直接忽略掉了“如果一切顺利”这个重要条件,他们只知道,三年后会涨价!

    不管之前这些人是不是真的被梁大伟说服,此时此刻,他们确实是心动了。

    梁大伟得意极了,笑眯眯的望着周沛芹,渐渐地,目光就变得淫邪起来。

    奶奶的,两年不见,这小寡妇越发的水灵了,有了男人果然不一样。哼哼,那个姓萧的算个吊?且让你再嘚瑟几天,等老子先抢了天绣的生意,再想办法把他给挤兑走,到时候,老子招招手,你还不是得像条母狗一样的爬过来?

    感受到梁大伟的目光,周沛芹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示什么,而是对张经理道:“嗯,张经理说的很有道理,三年确实是一个很合理的时限,这一点我没意见了。

    第二个问题:请问张经理,贵公司所承诺的一针一块钱,是税前还是税后?”

    张经理眼中光芒一闪,他没想到这闭塞的穷山沟沟里居然还有人懂得个人所得税的事情,低头稍一思忖,就回答道:“是税前。”

    周沛芹马上接口道:“那就是说,我们最终拿到手里的钱,并不是一针一块钱。”

    一听到这个,院子里大部分的人都竖起了耳朵。

    这个什么五采坊最大的吸引力就是一针一块钱,要是闹了半天却拿不到这个价,那还签个屁?

    他们不懂什么税不税的,只知道你说多少钱,那就得是多少钱,人家萧老师给的五毛虽然不多,可是不但没少给过一分,还会多给,过去仨月的那个大活,最后算下来都要合一针六七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