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61章 看见床就害怕

第661章 看见床就害怕

 
    心里的火很快就烧到了喉咙,萧晋感觉仿佛全身的水分都蒸发掉了,嘴巴干的厉害,眼睛里女孩儿那双粉嫩湿润的红唇,则变成了一口甜井,勾得他恨不得这就扑上去吸吮个过瘾。

    似乎是感受到了男人此时心中的想法,董初瑶本能的开始害怕起来。

    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那次她心情委屈低落,大哭之后一时冲动,根本就没顾得上思考太多,而这一次,却是她从昨晚一直考虑到现在的。

    一个像是被人直接一刀捅死,另一个则是被人拿着刀在脖子上比划半天、再慢慢弄死,哪个更吓人,傻子都知道。

    说到底,不管她事前做好了怎样的觉悟和心理准备,这都是她的第一次,不可能不紧张害怕的。

    然而,她眼睁睁的看着萧晋双目里的火焰燃烧起来,又看着它在之后慢慢的熄灭,尽管换成了浓浓爱意,可她心里还是立刻涌上了一阵委屈。

    “我讨厌你!”一把推开萧晋,董初瑶跑回房间里,扑倒在床上,把脸埋进了枕头。

    萧晋苦笑一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说:“姑娘,咱俩的性别是不是有点倒过来了?求爱不成就发脾气的,不一向都是男人么?”

    董初瑶猛地抬起脸,一把抓过他的胳膊就叼在了嘴里,会说话的大眼睛中满是羞恼的嗔怨,仿佛在说:人家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你居然还不动手,真不是男人!

    “你真以为我不想么?”忍着疼,萧晋用另一只手轻抚她的长发,柔声说,“我是一个流氓,不是柳下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已经脑补过不该脑补的事情了,要不然,当时那种情况,救下你的方法很多,我为什么非要选择一饱口福的方式呢?”

    董初瑶松开牙齿,撅着嘴说:“可现在我允许了,你却不稀罕了。”

    “天地良心!”萧晋叫起了撞天屈,“我怎么可能会不稀罕?要是法律允许,我巴不得将你带进山里找个小黑屋关起来,衣服都不给穿,然后有事没事儿就那啥一遍。”

    “你真恶心!”女孩儿娇嗔着推他一下,又心疼的看着他胳膊上的牙印,问:“疼吗?”

    “没事儿!”萧晋笑着说,“反正今天咱俩总要疼一个,我不舍得让你疼,那就只好自己疼喽!”

    “讨厌!”董初瑶白他一眼,然后挪挪身子趴进他的怀里,红着脸道:“上次最后你都愿意了的,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呀?”

    “主要是我后来很慎重的考虑了一下,”萧晋表情严肃道,“国外有那么多符合现阶段人类审美的立体型帅哥,你以处女之身出去,回来后上一次床就能知道你有没有给我戴帽子,多方便呀啊啊啊饶命!壮士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董初瑶再次松开嘴,呲着白森森的牙齿凶恶道:“说实话!到底是因为什么?”

    萧晋解开衬衫扣子看看胸口那个已经开始泛红的牙印,不由郁闷道:“得,我吃过你的,现在你也咬过我的了,咱俩算是扯平。”

    董初瑶哭笑不得的掐住他,威胁道:“你说不说?”

    无奈的叹口气,萧晋道:“姑娘,我记得跟你说过,人与人之间真的很不应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我就要问!”董初瑶一脸倔强道,“我想知道你所有的想法,我想知道你所有的秘密,哪怕因此被你讨厌,我也要知道。因为因为那样我才会觉得自己在你面前是真正的独一无二。”

    这话听着让人心酸,也让某人愧疚,除了乖乖回答之外,他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想了想,他看着女孩儿的眼睛说:“自从我答应和你交往之后,我就经常会问自己:我真的是完全被动无辜的吗?而最终的思考结果却显而易见并不是。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并没有从一开始就给你一个清晰的自己,甚至对你还有意无意的采取了开放态度,以至于让你心里有了想法之后,才道貌岸然的告诉你我不是好男人,把痛苦的选择以及责任都推到了你的身上。

    这虽然不是我故意为之,但也是我渣男的个性使然。

    其实,从始至终,真正无辜的反倒是你。

    你不过是一个敢爱敢恨、勇于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的女孩儿,不幸的是命运让你碰到了我,这才有了之后那许许多多的压力和艰难。

    说实话,我性格里是有缺陷的,贪婪无度就是我最大的原罪。按理说,它应该报应在我的身上,可事实往往却是你们替我承担了大部分的痛苦。

    最最关键的是,我还不知悔改。

    归根结底,我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到极点的人。我不想放弃你,也不想放弃她们,我所能做的,只有尽我所能让你们在除唯一之外的所有方面都感到幸福和满足。

    沛芹姐想要的是家的温暖玉香姐渴望的是山一般的依靠彩云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巧沁只想被爱被保护。

    这些我都会给,超量的给,而你”

    说着,他捧起女孩儿已经泪流满面的脸,深沉且认真的说:“瑶瑶,你最想要的,恰恰是我唯一无法给你的,所以,我只能努力尽量去减少你的痛苦。

    让你的父母、你的家族承认并祝福我们,这就是我努力的目标,而暂时不碰你,除了给你一个将来后悔的机会之外,更大的原因就是我要给我自己留一个念想,一个动力,一个督促我成功之后的奖励。

    到那时,如果你还没有后悔,如果你还愿意爱我呵呵,妹子,相信我,我会让你知道一看见床就双腿打颤是什么滋味儿的。”

    董初瑶破涕为笑,不小心吹出一个鼻涕泡,就害羞的把额头抵在了他的胸膛上。

    沉默半晌,她抹抹脸,抬起头,小手忽然又掐住了他大腿上的一块软肉,咬着牙说:“沛芹、玉香和彩云,这三个名字我就不问了,但巧沁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应该跟我好好的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