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60章 你和他一模一样

第660章 你和他一模一样

 
    天石大酒店是天石县最好的酒店,没有之一。三星级的条件,价格直逼五星级,单独散客常年都没有几个,盈利却很可观,光是每年县里和下面乡镇单位的各种活动消费,就足以带给它非常令人眼红的利润了。

    这是天石县县城里的人都知道、且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酒店的老板娘跟某位老爷的关系不一般,吹吹枕头风,赚点钱也无可厚非嘛!

    但是,最近县里的风向似乎变了,酒店已经很多天都没有接到县里各级单位的活动或会议预订,附属的餐厅也萧条的厉害,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只有两三桌客人,原本满坑满谷的停车场,更是空旷的可以拿来跳广场舞。

    “为保险起见,要委屈你在车里等一下了。”停好车,萧晋回头对后座上的沙夏说。

    沙夏表情并没有什么所谓,只是看看窗外的酒店大楼,问:“你是不是谨慎的有点过头了?我想不出警方有任何怀疑你的理由。”

    “你是重犯,帮你越狱也是大罪,一旦暴露,花钱都免不了牢狱之灾。”萧晋很认真的说,“不怕一万怕万一,这种事,多谨慎都不为过。”

    沙夏抿抿唇,说:“如果你要在这里会情人的话,动作最好快一点。”

    萧晋笑起来:“放心吧!最多半个小时,再忍忍,等到了山里,你就自由了。”

    “自由?”沙夏冷笑了一声,口气中满是不屑。

    萧晋耸耸肩,推门下车。

    来到方菁菁的办公室,那姑娘一如既往的正坐在办公桌后工作,见到他进来,嘴角便微微翘起,说:“我算着时间,你这会儿应该在二十三楼才对,怎么这么快就解决完相思之苦了?”

    “我刚刚才到。”说着,萧晋将一个小瓷**放在她的面前,又道:“冬季萧条,没有那么多的新鲜色彩可用,所以这次没给你做唇彩,只弄了个保湿的唇膏,可以预防嘴唇干裂,你凑合用吧!”

    方菁菁拿起小瓷**,拔开**塞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眼睛便亮了起来:“好特别的香味,浓郁却不呛人,你用什么做的?”

    “用心做的呀!还是一颗火烫的拳拳爱心。”

    姑娘无语的翻个白眼,笑骂:“女朋友就在二三十米外的楼上,居然还能自然的说出这种话,恬不知耻四个字,就是为你而生的。”

    萧晋哈哈一笑,在沙发上坐下,又正色问:“这些天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么?”

    方菁菁想了想,摇头说:“一切都在按照我们所预想的进行,这些天,县里机关单位里的许多人都被纪委找去谈话,昨天,县委办公室主任被带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不出意外的话,今明两天、最迟后天,就该有人来找华芳菲了。”

    想起那个可怜的女人,萧晋问:“她怎么样?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么?”

    方菁菁怜悯的叹息一声,说:“摊上这种事,心要多大才能安然无恙?为了男人牺牲了那么多,最后却落得个身陷囹圄的结局,她没寻短剑,就已经是少见的坚强之人了。”

    “也不一定,或许她只是单纯的蠢,一心还等着房代云娶她为妻的那一天。”萧晋刻薄的说道。

    方菁菁闻言,脸色就拉了下来,微怒道:“你要是没别的事的话,赶紧去找瑶瑶吧,我还有工作要忙。”

    萧晋愣了愣,随即好笑的:“咋的?你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吗?”

    方菁菁犹豫了下,然后很认真的看着他说:“这不是关系好不好的问题,哪怕华芳菲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听到你那样的话,我也会忍不住生气的。”

    “为什么?”

    “因为是你一手造成了她现在的境况,身为既得利益者,你不觉得那样讽刺她是一种很不光彩的行为么?”

    “呃”萧晋挠挠头,说:“她的身份、她所做过的那些事,会有现在这样的境况,几乎是必然的,我顶多算是在骆驼身上放下最后一根稻草的人,一手造成什么的,罪名是不是太大了点儿?”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对一个因爱而牺牲的女人如此刻薄。”

    “好吧好吧!你说啥是啥,我错了,行不?”萧晋笑着说,“其实,我也挺可怜她的,刚才之所以会那么说,不过只是气话而已,都到目前这种局面了,她还执迷不悟,实在是让人想起来就忍不住要冒火。”

    方菁菁撇撇嘴:“她要是不这样,估计早就携款潜逃了,哪里还会傻乎乎的在这里等着被抓?”

    萧晋一呆,就表情讪讪道:“你说的倒也挺对。算了,她心里到底怎么想,都是她的自由,事后咱们多给她一些补偿也就是了,反正这事儿对她来说也不完全都是坏事,相信只要她能挺过去,就一定会拥有一个全新的、更加明媚的人生。”

    方菁菁再次叹息一声,幽幽地说:“但愿吧!”

    瞧她一脸惆怅的样子,萧晋便摇了摇头,起身道:“得,看来华芳菲给你留下的印象确实很好,当了恶人的我就不在这儿给你添堵了,你忙吧!我去楼上见见瑶瑶,然后直接就走,中午不在这里吃饭了。”

    方菁菁愣了一下,眼看着他已经拉开了房门,忽然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张,连忙出声唤道:“萧晋!”

    “嗯?有事?”

    “你你没有生气吧?!”

    “怎么会?”萧晋失笑道,“虽然你确实有点儿圣母了,但不可否认那是出自你的善良,这世界上,谁会不喜欢善良的姑娘?”

    “我身为你的下属,那样指责你总是不对的。”

    “谁规定下属不能指责老板了?再说了,你不也总吐槽我没有老板的样子嘛!”

    “可是”

    “别可是了,我没有生你的气,而且,我可以很认真告诉你,除了背叛之外,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生你的气。

    就这样,你接着忙,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说完,萧晋就开门走了出去。

    方菁菁怔怔的坐在那里,眼神有些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里间的房门被打开,一个面色苍白憔悴的女人走了出来,赫然正是华芳菲。

    “我很羡慕你。”她开口说。

    方菁菁回过头看她:“羡慕我什么?他是个好老板,却不是好男人。”

    “起码他是个会真正的为女人着想的男人。”华芳菲幽幽地说,“能听得出来,他对于你的气愤是很不认同的,但他却依然向你低头认错,这说明,相较于你的心情,他个人的一点尊严根本无足轻重。”

    方菁菁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暖,然后问:“所以,你有答案了吗?”

    华芳菲低下头,沉默良久,说:“我我不知道。”

    方菁菁眉头一蹙,声音里的温度就下降了许多:“芳菲姐,刚才他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你也听到了,他不喜欢被背叛,但我为了宽你的心,让你躲在房间里面偷听,这已经是无限接近于背叛的行为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华芳菲用力点头,“菁菁,我非常感激你为我做的事情,但是你没有倾尽所有的去爱过一个男人,根本无法理解那种要亲手剥离灵魂和身体一般的痛苦。”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无法理解那种痛苦,甚至连想象都想不出来。”方菁菁冷冷道,“但是,有一点我知道,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那就是:这种剥离迟早都会发生,要么你自己剥,要么让房代云来剥。

    这二者哪一个会更痛苦,我想,就不需要别人来告诉你了吧?!”

    华芳菲身体绷得很紧,脸色也更加苍白,仿佛正在承受什么看不见的刑罚一般。

    良久,她长长吐出一口气,苦笑着说:“我总算是明白萧晋为什么会如此的看重和信任你了。”

    方菁菁脸上闪过一丝意外,问:“为什么?”

    “因为,你说话的方式和口气跟他一模一样。”

    说完这一句,华芳菲就离开了办公室,而方菁菁,却是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酒店二十三楼,萧晋敲响了2307号房间的房门。

    片刻后,里面传出董初瑶的声音:“谁?”

    “小姐您好!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萧晋捏着嗓子说。

    房间里没了声音,他等了一会儿,正要抬手再敲,房门忽然就打开了,拥有一张可爱圆脸的女孩儿站在门里,表情里满是嗔怪,眼中却只有掩饰不住的思念。

    最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上穿了一件睡袍,从领口露出的洁白来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只有一件睡袍。

    “噌”的一下,萧晋的心里就燃起了一团火,抬腿走进去,将房门关上,目光灼灼的看着女孩儿的双眼,咽口唾沫,说:“姑娘,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正在做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

    董初瑶的脸很红,像颗熟透了的苹果,但她却勇敢的与他对视着,踏前一步,抬头微笑道:“那麻烦你说的再清楚一点,有多危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