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56章 阴险狡诈
    除了在某些女人面前之外,通常情况下,萧晋都不是蠢货,不过,他也不是裴子默认知中的那种聪明人,所以,他既没有恼羞成怒的动手,也没有卑微的求饶。

    他只是冷冷的看着裴子默,目光甚至有些怜悯,就像在看一个捧着一坨屎却以为是巧克力蛋糕的二傻子。

    这种目光让裴子默很受伤,同时也很不解,为什么常理和逻辑在萧晋身上总是不管用呢?那天在奢侈品专卖店就是这样,当着女朋友和外人的面,居然毫不在意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像个菜市场大妈一样,腆着脸的占人便宜。

    今天又是这样,难不成他根本不在乎天绣的生意?还是说,他对于跟董家姐妹的关系也无所谓?

    这这怎么可能嘛!

    “已经说动了二十一个人啦!那倒是挺厉害的。”这时,萧晋开口道,“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你是用什么身份跟那些村民签约的呢?我记得你只是一个私募基金的经理,难不成要辞职学我当个倒爷儿么?”

    “这有什么难的?”裴子默不屑道,“龙朔的刺绣文化自古就可以与江南比肩,现在虽然没落了,但做这方面买卖的贸易公司还是很好找的。”

    “就为了对付我,你买下了一家贸易公司?”

    “怎么可能?”裴子默傲然道,“老子就是干投资的,怎么可能会在不确定能不能有收获的时候就出钱?”

    “哦。”萧晋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是忽悠了一家刺绣贸易公司,让它门出面给你当枪使,成功了,你再入股或者买下,要是不成,你也只是动动嘴皮子,浪费了一点口水而已。果然是干投资的,这空手套白狼的本事,一般人可学不来。”

    裴子默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

    “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萧晋突然问道。

    “它叫五”

    裴子默下意识的开口就答,好在他还不算太蠢,只说了一个字就警醒过来,戒备的看着萧晋。

    平心而论,裴子默能够从国际名校毕业,并成为一家知名私募基金的大区经理,这已经足以说明他是有资格站在社会精英之列的。

    他智商不低,情商也不算差,之所以在萧晋面前会如此不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自尊心太强、太好面子了。

    从奢饰品店的那件事里,萧晋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一见面就不停的羞辱和攻击他的自尊心,精准打击之下,他自然无法保持冷静,以至于像个弱智一样被随意摆布。

    而现在已经说了那么多的话,盛怒也已经过去,他的心稍稍平静了一些,总算是咂摸出了一点味道。

    萧晋不是蠢货,但也不是一般的聪明人,准确的说,他对于他的智商非常自信。

    他根本就不怕绣工被自己挖走,因为他相信能通过其它手段再把绣工给挖回去,比如花钱买下那个刺绣贸易公司。

    该死!我怎么就忘了他是一个阴险狡诈擅使阳谋的高手呢?不行!明天一早就得把那个公司买下来,不惜一切代价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敲死,萧晋才不可能再有什么翻身的余地。

    到那时,只要他还想维持与董家姐妹的关系,就只剩下来求我这一条路了。

    “呦!智商终于上线啦?”萧晋讽刺的声音响起,“得,不想说就不说,小爷儿也懒得再欺负你,没事儿就赶紧滚吧!趁小爷儿心情好,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裴子默心中一松,起身就走,可走出去没多远,又觉得这样太没面子,于是,见两人现在的距离还算安全,就转过身,大声道:“萧晋,这件事还没完,你等着,今晚你送给我的,我会加倍的还给你!”

    萧晋作势要起来,吓得他扭头就跑。

    摇摇头,萧晋坐回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你的金发大洋马刚吃完饭,也穿上了衣服,姑奶奶不会因为吃醋而祸害她的,你就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陆熙柔开始为他做事,原本就古灵精怪的性格似乎越发的放纵了,特别是跟他说话的时候,一点顾忌都没有,什么都敢说,每每都让他哭笑不得,只想拉过来放腿上狠狠的打一顿屁股。

    “你要是不怕回头被一个国际杀手追杀,随便你想怎么祸害就怎么祸害,但是有一点,你可得把她给老子看紧了,要是让她跑掉,老子就让你一辈子都呆在你爹身边假扮乖乖女!”

    “哇!姓萧的,大家朋友一场,人家连身子都让你不知看过摸过多少遍了,你为了一个大洋马,就对人家这么狠,有没有良心啊?”

    陆熙柔委委屈屈的说完,忽然话锋一转,又满是兴趣道:“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才能让我一辈子都呆在我爸身边呢?”

    萧晋翻个白眼:“这有何难?让你嫁不出去不就行了?你爹总不能因为你砸手里了就赶你去出家当尼姑吧?!”

    “呃算你狠!说吧!打电话给姑奶奶什么事儿?”

    “让你们调查的龙朔境内有关服装刺绣贸易的公司里,有没有名字是五开头的?”

    “你等一下,我看看。”

    约莫两分钟后,陆熙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一个,叫五采坊,是一家两年前才开业的小公司,主营刺绣家居饰品,业务做得不错,上个月还刚刚接了一个来自法国的大单。”

    “就这一个吗?”萧晋确认道,“除了贸易公司,别的跟刺绣有关的公司里,还有没有名字是五开头的?”

    “没了,就这一个。”陆熙柔笃定道。

    “那好!让鲛去拜访一下那家公司的老板。”

    萧晋嘴角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说:“告诉那个老板,明天会有人要出钱入股或者买下他的公司,他必须报高价,越高越好,而且最终卖出价不得低于他公司价值的三倍。

    否则的话,让他以后睡觉前多准备些茶水和水果,因为会经常有人在晚上去拜访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