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53章 出钱不出力
    萧晋的聊天对象是聂逸尘。目的嘛,自然还是为了巩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

    去救沙夏之前,他跟聂逸尘聊过,回来再接触,就会给人“他一直都在附近”的错觉,当年为了泡妞而研究过心理学的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听愔愔说,诗咏之所以能够开启天绣订制,完全都是萧先生的功劳。”

    董雅洁的天绣宣传终于告一段落,辛冰登场,聂逸尘似乎对化妆品并不感兴趣,和萧晋一起端了些吃的,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边吃边道。

    “功劳什么的谈不上,都是赚钱,生意而已。”萧晋无所谓道。

    “萧先生太过谦了,”聂逸尘微笑说,“短短几个月,就为一个人均年收入不足一千的贫困小山村带去了近百万的收入,这如果还算不上功,那这世界上百分之七十的所谓慈善家们就都该羞愤欲死了。”

    萧晋挑眉看看他,道:“夏愔愔知道的倒是很清楚嘛,而且还什么都跟你说。”

    聂逸尘一滞,随即脸上便露出了些许的尴尬:“我这算是不小心把愔愔给出卖了么?”

    萧晋笑了起来,说:“很多人都调查过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愔愔要是不这么做,那才真是奇怪。我能理解,只是从个人感情上出发,觉得有点不舒服罢了。”

    “是啊。”聂逸尘点点头,感慨一般的说,“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太稀有了,拥有的越多的人,就越不会相信人,总觉得所有人接近自己都是有所企图。”

    “穷人认为有钱才能有安全感,殊不知,越有钱,安全感反倒会越难得。”

    “但你就算把富人的不幸福说的再明白,穷人也会义无反顾的拼命想要成为有钱人。”

    “呵呵,没错!同理,有钱人就算再痛苦,也没人会愿意变得一贫如洗。”

    说着,萧晋指指自己的脑袋,接着又道:“只要人还不能脱离这具时刻需要呵护和满足的脆弱身体的桎梏,精神需求就永远不可能取代物质需求。”

    聂逸尘闻言仔细看了看他,端起酒杯,说:“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一位和自己三观相同的朋友,这绝对值得干上一杯。”

    和他碰了一下,萧晋边喝酒边望着对面坐在夏凝海身边朝这边瞪眼的夏愔愔,笑道:“你说,那姑娘这会儿心里在想些什么?”

    聂逸尘挑衅一般的冲夏愔愔举了下酒杯,说:“肯定在骂我们。骂我卑鄙无耻不知对你使了什么手段骂你意志不坚不讲义气与敌为友。”

    “那我们似乎还应该为被同一个姑娘臭骂而干一杯。”

    杯子再次碰在一起,两人相视大笑。

    笑完,聂逸尘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萧晋,说:“正式认识一下。”

    名片是那种底层推销员最常用的廉价纸名片,上面的格式字体也是最普通的,但字体所表达的内容,却是一点都不普通。

    “兔兔耳朵公益社?”念出名片上的单位名称,萧晋满脸都是诧异。

    聂逸尘笑笑,说:“鄙人忝为社长,还请萧先生今后多多关照。”

    “不是,愔愔说你”

    “在我家的企业里任职,是吗?”聂逸尘苦笑道,“也不算错,父母希望我能继承家业,所以被逼无奈,我就在里面挂了个名,但基本不怎么去上班。”

    萧晋愣了愣,然后摇头道:“本以为那种视万贯家财如粪土的二呃,人物只会存在于文艺创作当中,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活的,失敬失敬。”

    “你刚刚是想说二货吧?!”聂逸尘无所谓道,“那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我还真没那么二。对于我家的家业,我当然也是垂涎三尺的,而且将来也肯定舍不得散尽家财去做善事,只不过是相对于辛苦工作,我更加享受做慈善所带来的满足感罢了。

    从这一点来讲,我应该算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毫无高尚可言。”

    萧晋听得连连点头:“还好还好,这说明你还是一个标准的人,要是你真像文艺创作或者n员宣传中所描述的那样,老子绝对扭头就走,以后但凡有你在的场合,都会退避三舍。”

    “为什么?”聂逸尘好奇的问。

    “因为那样的人不是大圣,就是大奸,离得太近,容易被雷劈。”

    “大奸会被雷劈,我理解,为什么接近圣人也会被劈?”

    “你想啊!万一哪天老天爷随手降下一道雷,正巧要落在那圣人的头上,老天爷一看,哎呀!这是个千年都不出一个的好人啊,可不能死在我手里。于是,把雷一歪,附近的人不就倒霉了吗?”

    聂逸尘听完一呆,随即哈哈大笑。

    “我现在有点明白萧先生为什么能被董家二小姐和愔愔都接受了,光是这一手说俏皮话的功夫,就让人望尘莫及,羡慕都羡慕不来啊!”

    萧晋耸耸肩,厚着脸皮默认下来,手里翻转着那张名片,问:“你的这个公益社主要方向是什么?”

    “资助贫困儿童的教育和医疗。”聂逸尘回答道,“我没有萧先生你那样授人以渔的本事,所以只能授人以鱼,尽量解决掉有需要的孩子们的刚需。”

    “现在你手下有多少员工?”萧晋又问。

    “固定员工不多,只有十几个,有什么活动的时候,都是临时跟各高校和社会上的志愿者组织合作。”

    萧晋想了想,从怀里掏出支票本填了一张撕下来递过去,说:“如果聂先生不怀疑我是来摘果子的,算我一份,怎么样?”

    聂逸尘接过支票一看,随即便吹了声口哨,说:“什么都不知道、光听我介绍了两句就掏出一百万的人,要真是为了抢我的公益社,那我也认了,现在把社长职位给你都行。”

    萧晋呵呵一笑,说:“算了吧!我是个懒人,从来信奉的都是能用钱解决就绝不动手的原则,社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职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给我挂个只出钱不出力的名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