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52章 做戏做全套
    换好衣服,将脏衣服藏好,洗完脸,又在辛冰的帮助下整理了头发,两人这才走出了卫生间。

    按照计划,辛冰要先出去,给监控记录留下一个着急慌忙的背影,表现出一个因为激情而差点忘了正事儿的女人形象。

    她先是脸探出卫生间的门查看一下,然后便快速的打开,提着裙摆向前就跑,戏演的很足。萧晋则在随后一边不慌不忙的整理领带,一边慢慢走出来。

    一切都很顺利,可就在他的两只脚刚刚全部踏出卫生间的门,辛冰突然又冲了回来,没等他完全做出错愕的表情,就扑到他面前,勾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重重的吻。

    “别误会!做戏做全套。”女人眼波如水,微红着脸说,“我只是想表达出一个饥渴难耐的女人此时应该有的意犹未尽和不舍。”

    萧晋的惊讶就变成了坏笑,大手轻轻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摩挲着,说:“身为这出戏的导演,我不得不说一句:辛冰小姐,你的这个擅自加戏的行为,简直就是全天下演员们的楷啊!”

    话没说完,腰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辛冰妩媚一笑,便推开他转身离开了。

    望着女人提着裙摆小跑的背影,萧晋笑着摇了摇头。

    女人是比男人要神奇的多得多的物种,你了解的她们越多,就会发现越弄不懂她们。

    此时的古堡大厅内已经恢复了灯火通明,原本站立的宾客们,也都三三两两的在四周的休息沙发上坐下,而在正中间的位置,则有数名打扮或传统或时尚的模特分散站在那里。

    她们或手里拿的包、或头上戴的帽子、或者脚下穿的鞋子、甚至一副普通的手套,每一个身上都带有一点天绣的元素,不多,却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当然,在她们的最中间,还有一扇硕大的屏风,上面的四美仕女图,在灯光下真的犹如大师挥笔画下的一般,看不出一点刺绣的痕迹。

    董雅洁身穿一套偏职业风的礼服,一边在模特之间闲庭阔步,一边用热情洋溢的声音赞美着神奇的天绣技艺。

    萧晋不知道别人听了会有什么想法,反正他只听了几句,就觉得天绣制品要是卖的便宜了,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

    回到自己最一开始选定的角落,贾雨娇还靠着沙发沉睡,方圆数米之内的沙发都空着。

    这当然不是因为今晚来的宾客都是谨遵“非礼勿视”的谦谦君子,而是因为石三就站在贾雨娇的沙发旁,一张冷冷的脸上充满了生人勿近的杀气。

    “为什么不送雨娇姐回房间?”萧晋问道。

    “不经贾总允许,没人可以接触贾总分毫。”石三生硬地说。

    萧晋挑挑眉:“我可以吗?”

    石三沉默不语。

    萧晋笑笑,在贾雨娇身旁坐下,然后扳过她的身子,轻轻的让她侧躺下,头枕着他的双腿,另外又将自己的风衣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雨娇姐最近在忙什么?”他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怎么累成了这个样子?”

    石三想了想,回答说:“薛良骥的一些产业洗不干净,贾总想关掉,下面有一部分人不同意。”

    萧晋目光一寒,“他们想闹事?”

    石三点头:“大家的生意几乎都有联系,没谁身上是真正清白的,所以他们最近私下里联络了不少人,甚至有大股东都开始倾向他们了。”

    “雨娇姐打算怎么做?还是拉拢、安抚和打压那一套?”

    “是。”

    “看来,雨娇姐是被洗白这件事给束缚住了手脚,有点放不开了呀!这哪里还有专属于黑寡妇的霸气?”萧晋冷笑一声,抬头看着石三,说:“回头挑两个蹦跶的最欢的人,把资料给我。”

    “小猴子,你想做什么?”

    能叫、会叫萧晋小猴子的人,自然不可能是石三。

    看着慢慢坐起来的贾雨娇,萧晋柔声问:“怎么了姐?小弟的腿枕着不舒服么?”

    贾雨娇轻蹙娥眉,手背挡着红唇打了个哈欠,扭扭脖子说:“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会睡着呢?”

    “肯定是姐姐你最近休息的质量太差了。”说着,萧晋拉过她的手腕就把起了脉。

    贾雨娇转过脸,见他神情专注,目光就变得温柔起来。

    “小猴子,你别听石三乱说,他就是个天生的暴力狂,看谁都该死,其实事情并不像他形容的那么紧张,放在普通生意里,也就相当于几个经销商联合起来想多争取一点利益而已,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你就别操心了。”

    “姐姐这两天肯定没有怎么睡觉,也没有好好吃饭,身体都虚了。”切完脉,萧晋掏出随身的笔记本和笔,一边写着药方,一边说道,“这个拿回去,每天一服,坚持喝一个星期,好好补补气血。”

    接过他递来的药方,不知怎的,贾雨娇下意识的就撅起了嘴,像个撒娇的少女一般愁眉苦脸道:“这个会不会很苦啊?”

    “药哪有不苦的?”

    “啊?那我不喝,我宁愿去医院输营养液。”

    萧晋好笑的摇摇头,干脆不理她,直接对石三吩咐道:“每天晚上十点之前熬好,熬的时候可以加点橘皮,如果雨娇姐还是嫌苦的话,就再加点蜂蜜,但要注意量,不要加太多。”

    石三微微弯了下腰:“我记住了。”

    “嘿!你们两个,”贾雨娇叉起腰,佯怒道,“还当我是姐姐和老板吗?”

    “我们当你是亲人。”

    贾雨娇闻言身体一颤,仿佛被一支箭射中了心脏一样,有点疼,却很暖,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似的愣在那里。

    待她清醒过来时,眼前已经没有了萧晋的影子。

    “那家伙呢?”她问石三。

    “在那儿。”

    石三伸手指向前方,贾雨娇顺着看过去,见萧晋正在跟一个青年男人交谈着什么,便撇撇嘴,说:“还没回答老娘的问题呢,臭猴子跑的倒是挺快。石三,我不准你给他任何人的资料,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