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50章 天时地利
    会所的换气通道是由原来古堡的壁炉烟囱改造的,所以,当萧晋跃出会所高墙时,脸上身上已经脏的不能看了,既有蛛灰尘,也有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顽固烟灰。

    墙的不远处就是一条双车道的马路,马路的另一边,便是将龙朔一分为二的磐龙江。

    因为属于城郊,这一段江景一般,而且旁边还挨着一家顶级会所,不适合普通游客游览,所以龙朔政府并没有怎么改造,只有乔木会馆在一块坡度较缓的堤畔上砌出了台阶,阶下则搭建了一个小小的钓鱼码头。

    而此时此刻,钓鱼码头的旁边,却停泊了一艘小汽艇。

    只是几个纵身,萧晋便来到了小艇之上,发动引擎,以最快速度朝着对岸驶去。

    而在对岸,则是一座医院龙朔市唯一一家矗立在江边、拥有无敌江景病房的医院。

    其实,昨天为沙夏接骨的时候,田新桐的疑问一点都没错,萧晋根本没有必要给沙夏把脉。

    之所以他坚持那么做,就是要将更换江景病房的信息传递给沙夏。

    当时的他手上没有什么动作,一股内息却从指尖吞吐,不断敲击沙夏的脉搏,用摩尔斯密码的方式。

    沙夏身为杀手,不可能不懂最简单的摩尔斯密码,而这家江边医院,则是他决定收服沙夏之后不久,就确定下来的最佳营救场所。

    这间医院虽然有着不错的江景,但却是一家上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老医院,设施极为老旧,又因为地处市郊,病人就医不便,且它又不是某种病的专科医院,所以病人入住率很低,据说政府早就开始研究它的搬迁方案了。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对萧晋极为有利的结果医院周边没有那么多靠着医院生存的各种旅馆、药房、商铺和饭店。

    干坏事儿的时候,“目击者”这种生物,还是越少越好。

    最最关键的是,与医院隔江相望的就是董雅洁早就决定好的发布会举办地乔木会馆,而且,这一段江面的宽度,恰恰又是龙朔境内最窄的一段。

    今晚无月,除了不远处被城市灯光染得灰蒙蒙的夜幕之外,天地之间一片黑暗。

    天时地利都有了,人和则需要自己把握,对此,萧晋很有信心。

    此时此刻,沙夏正在看电视。

    老医院的条件自然比不上市中心的政府亲儿子人民医院,墙面暗黄,墙角斑驳,原本的三人间专门搬走了两张床,对面墙上的电视都是临时安装上的。

    按照她的要求,她的病床就挨着窗户,只要一扭头,便可以看到江面的风景,但现在天黑了,窗外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上那部狗血电视剧。

    忽然,窗外的漆黑中亮起了一个小小的光点,熄灭,然后重新亮起,如是重复三次,便消失无踪。

    沙夏神情不变,视线依然盯着电视屏幕,约莫三分钟后,才轻轻移动左手手指,摁下了指尖夹着的呼叫器。

    片刻,病房门便被推开,田新桐走了进来。

    “你有什么事?”

    沙夏见到她明显十分意外:“田警官,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哪里,需要得到你的同意么?”田新桐冷冷的反问。

    “当然不需要,”沙夏说,“只不过,今天可是新年夜,你不应该在家陪着家人的么?”

    “我们华夏最重要的新年夜是除夕,今天在我们看来,不过是一个叫元旦的普通假日罢了。”田新桐解释道,“另外,因为你的口供是我录的,所以现在我是这件案子的重要参与人员,在这里值班看守你,是我的职责。”

    “好吧!”沙夏眼中闪过一道意味难明的光芒,说,“那就麻烦田警官了,我想去卫生间。”

    田新桐撇撇嘴,上前打开她脚上的镣铐,然后后退一步,手扶腰间枪套,戒备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倒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害怕,而是因为对待沙夏这样身份的罪犯,这些动作都是规范条例,向来都遵守纪律的她,自然会严格执行。

    沙夏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下了床便慢慢的向外走去。田新桐依然扶着枪套,跟在她身后大概两步的距离。

    老旧的医院,病房自然是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又因为有实时监控的存在,鉴于沙夏还有重要的信息没有招供,所以一定的人道主义精神还是必要的,不能逼着人家在病房里用尿盆解决问题。

    这一层楼里只有一个公共卫生间,处在中部楼梯的旁边,沙夏和田新桐走过去的这一路上,走廊里负责看守的警员们全都无声的跟在了她们身后。

    特别是楼梯口的那两名警员,更是直接将手枪掏了出来,枪口向下,明显一旦沙夏有什么不该有的行为,他们就会立刻开枪。

    沙夏视若无睹,面色平静,来到女厕门口停住,待进去里面检查的警员出来之后,才抬步走了进去,田新桐作为同性女警,自然亦步亦趋的跟着,同时还有另外一名女警也跟了进去。

    一走进卫生间,刺鼻的臭味便让沙夏皱了皱眉头,开口说:“你们华夏什么都好,只有卫生间总是又脏又臭,就像我们西方最廉价的小酒馆里的厕所一样。”

    “少废话!”田新桐撇撇嘴,说,“历史上整整好几个世纪都不爱洗澡、为此不惜发明香水的人种,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沙夏挑了下眉毛,然后又耸了耸肩,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人种没有优劣之分,个人素质才有高下,好在我们现在还算文明,可你们华夏却退步了许多。”

    田新桐眉心一蹙,刚要开口,另外那名女警却不客气的推了沙夏一把,厉喝道:“你到底上不上?不上就赶紧回病房!”

    沙夏淡淡一笑,用身体抵开了一扇隔间的门,然后转过身对田新桐说:“抱歉!还要麻烦田警官一下。”

    田新桐看了一眼同事,手离开枪套,上前把她把裤子和内裤褪了下去。也就在这个时候,隔间外忽然闪过一道黑影,她的那个女同事连吭都没吭一声,就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