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43章 来自夏愔愔的求助

第643章 来自夏愔愔的求助

 
    当然,认归认,但萧晋这种无理也要搅三分的家伙,自然是不可能就这么任由夏愔愔占去了上风的。

    “亲爱的夏愔愔小姐,对于你的观点,我非常的认同。”他笑望着夏愔愔说,“但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即便没有高贵低贱之分,它们之间的对立关系,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夏愔愔微皱了下眉头,说:“我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可你选择性忽视了这一点。”萧晋说,“我是下里巴人,和你们阳春白雪天然处在对立的位置。

    那么,对你们有所微词、甚至是讥讽嘲弄,不过是我的本分而已,你不服气,自然也可以骂回来,就像两军对敌,双方士兵都会双手沾满鲜血一样,你总不能去指责他们是杀人犯吧?!

    也因此,你我之间根本就不是什么三观不能互通,归根到底还是身份地位不同所带来的差异。那么,既然你说这种差异可以忽略,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继续做好朋友呢?”

    夏愔愔呆住,仔细想想他这番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愣怔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算是服了你这张嘴,可以想象,当它对着瑶瑶喷吐甜言蜜语时,那丫头会是怎样的晕头转向。”

    “那你可想错了,”萧晋抿了口香槟,不无郁闷的说,“那位小姑奶奶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傻白甜,我跟她说的甜言蜜语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心里都明镜似的,之所以像是被我给骗的团团转的样子,完全是因为我从来都没有骗过她,一句瞎话都没有说过。”

    夏愔愔意外的挑起眉:“真的一句都没说过?”

    “没有。”萧晋摇头,“不能给人家唯一本来就很人渣了,要是再谎话连篇,还是人么?”

    夏愔愔深深的看他一眼,然后淡淡一笑,说:“这么看来,你的人品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哎呦!没想到在今年的最后几个小时,居然得到了夏大小姐的肯定,还真是让俺受宠若惊呢!”

    “拜托你把受宠若惊的样子装的像一点好不好?这么敷衍,瞎子都看得出来。”

    “不干!”萧晋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朝不远处努努嘴,说,“自从你在这里坐下,那边有个人就不停的往这边看,小爷儿不想惹麻烦,所以还是对你表现的冷淡一点比较好。”

    夏愔愔余光往那边瞥了一下,脸色就有些微赧,不好意思道:“你你猜出来啦?!”

    萧晋翻个白眼:“废话!那个头发像是抹了二斤油一样的家伙看我的眼神跟我睡了他妈似的,这要是再猜不出来,我还混个屁?”

    夏愔愔咬了咬嘴唇,就往他身边挪了挪,语带恳求道:“萧晋,看在瑶瑶的份儿上,你就帮我这个忙呗!”

    萧晋斜眼看她:“有什么好处?”

    “喂!以咱们之间的关系,你居然张嘴就要好处,是不是太过分了?”

    “咱们什么关系?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凭啥女朋友的闺蜜就不能要好处了?又不是可以睡的那种闺蜜。”

    “你你怎么这样?”夏愔愔有些急,“你今晚没有带女伴来,瑶瑶也不在,顺便装一下我的男朋友会死吗?”

    “会!”萧晋拒绝的斩钉截铁,“瑶瑶虽然不在,可我大姨子在,冰冰也在,雨娇姐可能也在,要是被她们看见我跟你亲密,信不信明天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去磐龙江里捞我了?”

    “呃你要是怕她们误会,我可以负责帮你解释呀!”

    “打住!这事儿是你求我,解释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怎么听起来像是你在为我解决问题似的?”

    “好吧好吧!只要你愿意当我几个小时的挡箭牌,一切因此而产生的需要善后事宜,都交给我来做,成吗?”

    萧晋吧嗒了一下嘴,眯眼瞅瞅不远处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问:“对方竟然能把你夏大小姐逼到找外援的地步,什么来头?”

    “放心,”夏愔愔说,“要真是身份地位很高的二世祖,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哦?”萧晋来了兴致,“既然不是什么权力二代,那你怕个什么劲儿啊?”

    夏愔愔愁眉苦脸的喝了口酒,说:“他爸跟我爸是发而且还救过我爸的命,我怎么好给人家脸色看?”

    “明确拒绝,不算是给脸色吧?!”

    “你以为我没有做过么?可关键是人家不在乎呀!话说,你们男人为什么总觉得只要你们锲而不舍,女人就终究会被你们打动呢?”

    “那是因为你们女人太善变了,从来都没个定性,一开始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所以,一般人自然不会试都不试一下就放弃。”

    夏愔愔一滞,随即便有些恼羞成怒的掐了他一下,愤愤的质问道:“朋友有难,你居然还有心思跟我辩论,要不要脸?”

    这就是女人,当她们没有理的时候,“要不要脸”和“是不是男人”就会成为最大的理。

    萧晋很想说自己不要脸,但鉴于过几天还需要这个姑娘配合做一件大事,不能得罪,只好长叹口气,道:“好吧!我考虑一下,你先告诉我那家伙是干嘛的。”

    一听他终于答应下来,夏愔愔的笑容就回来了,招手让路过的一个侍者停下,从托盘上拿了两杯酒,一杯殷勤的放在他面前,一杯自己抿着,回答说:“他叫聂逸尘,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硕士,刚刚毕业回国,目前在他自己家族企业的设计部门任职。

    为人性格有些高傲,虽然没到低情商的地步,但确实不怎么讨人待见。

    哦对了,他对自己的身高非常敏感,听不得半个矮字,所以,待会儿如果你们有交流的话,千万不要跟他讨论身高问题。”

    萧晋嘴角一勾,又打量了一下那个人,就点头笑着说:“嗯!目测撑死不到一米七的样子,作为男人,这身高已经算得上三等残废了,怪不得他会自卑。”

    夏愔愔闻言心里一咯噔,就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