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42章 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第642章 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

 
    晚上九点,萧晋驱车来到了位于龙朔市郊的乔木会馆。

    这座会馆是龙朔最大也最豪华的商业会所,整体是西式庄园的风格。硕大的庭院,碧绿的草坪,不怎么穿衣服的各种雕像和喷泉穿插在一座小古堡式的主建筑和星星散散的七八座小别墅之间,主基调高贵典雅,却不过分奢华。

    乔木,本身就有贵族的意思,用来做这座会所的名字,相得益彰。

    据悉,这里在旧时候是一位欧洲银行家的宅院,原本在战火中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后来被人重建,虽然距今也有几十年,却已经没了什么历史和文物价值,几经辗转,现在它的产权所有人,是一个名叫石三的家伙。

    很明显,这里是黑寡妇贾雨娇的产业。

    走下车,自有会馆侍者上来把车开走,萧晋抬头瞅瞅灯火通明的古堡式楼体,脑补了一下在这里居住的场景,然后便摇了摇头。

    以他现在身边女人的数量来看,还是华式的园林比较适合,一人一个精致小院儿,彼此离得不远不近,能少很多因嫉妒和郁闷而产生矛盾的可能,不像这种建筑,大家每天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间一长,很容易就会打起来,出现“党争”的情况也说不定。

    拿出请柬交给红毯前的接待,接待扫了一下上面的条形码,便躬身施礼道:“萧先生晚上好,祝您今晚愉快!”

    走上红毯铺就的台阶,大门两边的侍者立刻就将红木的大门推开,一股热浪伴随着灯光和音乐扑面而来,好在没什么奇怪的味道,要不然,估计萧晋会扭头就走。

    说句矫情的话,这种场合,他很多年前就腻了,一帮表面光鲜肚子里却男盗女娼的所谓上流人士聚在一起,联络交际中暗藏着勾心斗角,哪里会有什么乐趣可言?

    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去“百花宫”那样的娱乐会所,最起码,在哪里没有傻逼还会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来。

    产品发布会还没有开始,来宾们都三三两两的站在大厅里,举着托盘的黑领结侍者在悠扬的交响乐下的人群中来回窜梭,人头攒动,却并不显得嘈杂。

    这是西式冷餐宴会唯一值得让人称道的地方,不像华式宴席那样热闹喧哗。

    随意扫了几眼,没有发现眼熟的面孔,萧晋就放下了心,从路过的侍者盘子里拿下一杯香槟,慢悠悠的来到冷餐长桌前,装了些看上去还不错的吃食,便走到角落的沙发上独自品尝起来。

    原本,他是应该带苏巧沁一起来的,但今晚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带着个大脑总是习惯性脱线的女人,风险太大。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正吃着,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他抬起头,就笑了起来。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来者是一位年轻姑娘,约莫二十二三的年纪,相貌精致,身材高挑,皮肤在灯光下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一身半长款晚礼服优雅中不失活泼,正是华夏第五富豪夏凝海的千金,夏愔愔。

    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瞅瞅萧晋面前盘子里吃剩下的龙虾钳子壳,她微笑着说:“在这种场合旁若无人捧着大钳子啃的人,你是我长这么大见到的第一个。”

    萧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用桌布擦着手,咧嘴问:“怎么样?是不是很个性?很有风格?你有没有被我特立独行的帅气所打动呢?”

    夏愔愔莞尔一笑,说:“帅气?没发现,不过,你的不要脸倒是让我非常动容。”

    “一样一样!”萧晋哈哈笑道,“只要能给美女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好与坏都无所谓。”

    夏愔愔挑挑眉,说:“你活的倒是嚣张,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反正绝不庸碌无为,对吗?”

    “你看,这就是我不喜欢你们上层人士的原因。”萧晋撇撇嘴,摊开手道,“不管说什么,你们都会强行上升到什么道理或哲理的地步,装逼装的让人头疼,怎么看都没有在街头撸串骂街来的痛快。”

    所谓的上流社会,是由一个个地位、财富和教育水平相当的圈子组成的。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只要你有钱,就有机会成为上等人,而在官本位制度的华夏,光有钱没地位,只能成为任权力人士宰割的土鳖肥猪。

    也因此,华夏的上流圈子虽然良莠不齐,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不管他们个人道德水平有多低下,良好的教育经历都会让他们在表面上保持一定的克制和虚伪,绝不会像小白文里所描写的那样,稍一被人讽刺,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炸毛。

    夏凝海登上富豪榜已经有七八年了,至今仍然没有被人给吞掉,足以说明他已经成功进入了上层的圈子,而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夏愔愔,自然不会像段鸿朗或邓睿明那样轻易暴露自己的喜怒。

    所以,听到萧晋毫不给情面的讥讽,她只是淡淡一笑,反问道:“在街头撸串时骂街的行为,难道不也是在装逼吗?还是说,那就是所谓下层人士的生活日常?”

    萧晋一怔,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夏愔愔接着又道:“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就本身意义而言,没有谁比谁更高贵,阶层和环境不同所造成的诧异罢了,而你却因此就对我们有所微词,张口闭口肉食者鄙,不觉得跟那位用咖啡来讽刺大蒜的低贱货没什么区别么?

    萧晋,如果刚才那句话只是你的玩笑调侃,那没什么,可如果你的心里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要再重新好好审视一下我们之间的友谊了。

    身份地位的差别可以忽略,但若是三观理念都无法互通,所谓的朋友,也不过是利益下的假象而已,根本没有为之去费心的必要。”

    尽管萧晋并不是以一个下层人士的身份来评价上流社会的,但这种情况他不能说出来,所以,他根本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夏愔愔的这番话,只能苦笑着捏着鼻子认了“低贱货”这顶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