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40章 你的愚蠢令我耳目一新

第640章 你的愚蠢令我耳目一新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走进旁边的厢房,巫雁行就咣当一声关上房门,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萧晋不答,而是一把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搂到怀里,大手轻车熟路的在满月上轻轻摸索着,笑问道:“我的小猫咪,今天有戴尾巴吗?”

    明明正在生气,可身体却条件反射的开始悸动,这让巫雁行觉得非常丢人,想要推开他,却根本推不动,只能脸色绯红的怒道:“放开我!”

    萧晋当然不会乖乖听话,那只作怪的手还很过分的从衣摆分叉间钻了进去。

    巫雁行娇躯一僵,进而便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发软,半倚靠着他,眼波流转,想怒也怒不起来了,只好咬咬嘴唇,恳求道:“你你别在这个时候胡闹好不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你问你的,我摸我的,咱们互不妨碍,各取所需。”萧晋动作不停,无耻道,“话说,你今天竟然没有戴尾巴,我的心情很失落,你得赔偿我。”

    “今天是是小鸾的大日子,我怎么能那么”

    “你不觉得,越是庄重肃穆的场合,那个样子越刺激么?”

    萧晋凑到她的耳边,吹着热气坏笑道:“想象一下,当小鸾跪在那里认认真真的表达着尊师重道之心时,他最挚爱的养母那个地方却插着一根绝对不能被人发现的东西,一边强忍着身体的感觉,一边还要努力做出端庄严肃的表情来,啧啧啧那场面,简直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味道,巫雁行听在耳朵里,几乎每一个字都能精准无比的变成画面,强烈的羞耻和禁忌感如潮水一般涌来,刺激的她心脏和身体忍不住一起颤抖起来。

    “不要求你不要再说了”她抬手堵住萧晋的嘴,用呻吟般的口气道,“我知道我是个不要脸的n荡女人,所以才不配做一个母亲,更加不配做小鸾的母亲,你明白吗?”

    萧晋眉毛一挑:“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小鸾一直都喊你师父的?”

    问话时,萧晋手上的动作已经停下了,巫雁行深呼吸口气,稳定住心神,幽幽答道:“小鸾的父母都是我巫氏最忠心的家臣,他们当年为了救我而付出了生命,养育小鸾,我责无旁贷。

    他虽不是我亲生的儿子,但我给予他的绝不会比任何一个母亲给亲生孩子的少,也因此,我不能让他背负上哪怕一点来自于我的肮脏。

    你不喜欢他也叫我师父,可以,我没意见,但他绝对不能叫我母亲!”

    萧晋静静的听完,又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松开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很抱歉,你的愚蠢令我耳目一新,所以我一点都不会同情你。”

    巫雁行眉头蹙起:“难道我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萧晋摇头,“作为母亲,你基本合格了,所思所想都没什么错处,但没错不代表就是应该做的。知道为什么孩子们总是不能理解父母对他们的好吗?就是因为一般的父母都不会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他们的身份让他们自以为自己有种天然的权威,孩子不能也不应该反抗,可人在三十岁以前,恰恰又是一生中反抗精神最为强烈的时期。

    他们只会想某件事是不是对孩子有好处,却不会想那件事是不是孩子真正想要的,仔细想想,这种无私的爱,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自私呢?

    雁行,从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我收小鸾为徒这件事上来看,你对他的爱绝对不容置疑,哪怕他的亲生母亲活过来,也对你说不出半个不好来,可是,你确定这样的爱,就是小鸾想要的爱吗?

    他想要的只是一个西瓜,可你却一车一车的往他那里拉桃子,数量越多,或许他心里的遗憾和失落也就越大。

    是所谓肮脏的名声重要?还是遗憾终生重要?你想过吗?”

    此时,巫雁行的眼眶已经红了,神色满是挣扎。

    “他现在还就算再聪明,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明白的,如果现在我做了他的母亲,一旦将来他知道了我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了我做过怎样令人作呕的恶心事,肯定会后悔的。”

    “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他的母亲吗?”萧晋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说,“刚才我提议让他改口时,连你都没反应过来,可他却直接说出了母亲二字,这难道还不足够证明的么?

    傻女人,在那孩子的心里,你早就是他的母亲了,只不过是怕你生气不要他,才一直喊你师父的。”

    巫雁行的眼泪终于滑落下来,挣扎慢慢变成了犹豫。

    “那那他要是后悔了,怎么办?”

    萧晋指指自己的鼻子,傲然道:“你当我这个师父是纸扎的么?小鸾到了我的手里,未来可能是个流氓,可能是个混蛋,但绝不会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退一万步讲,将来若是他因为你的不光彩历史就敢对你不敬,老子会毫不犹豫的亲手废了他!这样的王八蛋,有本事只能成为祸害,死了倒也干净!”

    “不可以!”巫雁行上前一步,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炸了毛的雌豹一样,凶狠的瞪着萧晋说:“如果你敢伤害小鸾一根指头,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绝不会让你好过!”

    萧晋呵呵一笑,伸手就将她扯到了自己膝上抱住,大手再次蛇一般的滑进长衫衣襟,用力捏住某颗不可描述的东西,咧嘴道:“说你傻,你还真一点都不含糊。一个在你手里只会耍滑头和小聪明的孩子,到老子手里三个月就能舍己为人了,你觉得他将来堕落成王八蛋的概率能有多大?

    臭婆娘,还敢跟我呲牙,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抽你,屁股又痒痒了?”

    巫雁行强忍着胸前疼痛所带来的身体麻痒,鼻息咻咻道:“反反正不管怎样,你都必须记住我的态度: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决不允许你伤害小鸾。”

    “那你是答应让他叫你母亲了?”

    “我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给你半天时间,到我离开之前,如果你还不答应的话,我会让巧沁慢慢的代替你的位置。你也看到了,那个女人是真的很喜欢小鸾,而且也比你温柔干净的多,做他的母亲再合适不过了。”

    “凭什么?”

    女人与女人之间排斥力度永远都是高于男人的,所以一听萧晋要让苏巧沁当巫飞鸾的母亲,巫雁行想都不想就反对道,“小鸾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她算什么东西,哪里配做我孩子的母亲?”

    萧晋眯了眯眼,把手从她衣服里拿了出来,冷冷地说:“这是你第一次非议我身边的人,但我希望这同时也是最后一次。巫雁行,和我在一起,有一件事你必须记住,那就是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唯独不能侮辱和伤害我身边的人,哪怕你也变成了我的身边人,都不可以!”

    除了玩儿“情趣游戏”的时候之外,巫雁行从来都不会惧怕任何人,所以闻言立刻就针锋相对道:“所以你应该能够理解,当有人要伤害小鸾时,我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给他找个宠他爱他的妈,算伤害他么?”萧晋反问,“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真的认为小鸾跟着你这个变态、比跟着温柔如水的苏巧沁要好么?”

    巫雁行一滞,低下头不说话了。

    很明显,她自己很清楚怎样才是对孩子最好的选择,可是这种事情,人怎么可能绝对理智?那是她养大的孩子,哪里舍得送给别人?

    “不想让别人抢走你的宝贝,那就自己负起责任来。”萧晋起身揽住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鸾很聪明,也比一般的孩子早熟,这意味着他更懂事,同时也更敏感。

    父母是每个人一生中最重要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都失去了,这会带来怎样的痛苦,你我是根本想象不到的。”

    “可是”巫雁行抬头望着他,说,“可是我给他的母爱和别人并没有什么差别呀!”

    “不一样的。”萧晋摇头说,“感情方面的事情,有的时候名义和实质同样重要,就像男女之间不管再怎么情比金坚,没有一纸婚约,终究都是遗憾一样,如果你能让小鸾喊你妈妈,我想,那个孩子一定会开心疯了的。”

    巫雁行脸上终于露出了被说动的神色,迟疑地问:“这个称呼真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重不重要,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捏捏女人的俏脸,萧晋柔声道,“小鸾是个好孩子,但他不可能永远都是一个孩子,你要对他的未来有信心,也要对我有信心。”

    “我相信小鸾将来也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可你却是一个无耻的很没底线的人,让我怎么对你有信心?”

    “我看你真的是屁股痒痒了,给我脱了裤子趴那边桌子上去,今天老子不把你的信心给抽出来就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