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38章 尊重不是一个人的事

第638章 尊重不是一个人的事

 
    来到雁行医馆的后院,不管是回廊里还是石板路上,每隔十几米便有两个身穿长衫的人站立两旁,神情肃穆,躬身施礼,味道很是古朴庄重,像是在拍古装剧一样。

    巫雁行在前面引路,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苏巧沁跟在萧晋身旁稍稍靠后一点的位置,神色也很紧绷,仿佛是在进行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似的。

    萧晋却觉得非常别扭,低头瞅瞅巫飞鸾的小脸,见小正太一脸的难为情,便微微笑了起来。

    因为大人的某些自作主张和小题大做而尴尬,这几乎是每一个孩子都会经历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算正常。以前那个乖巧懂事早熟的巫飞鸾,不过是在巫雁行变态的教育风格下不得不耍的小聪明而已。

    揪揪小正太的发髻,巫飞鸾抬头对他一笑,看上去傻兮兮的,但很可爱。

    对于自己三个月的教育成果,萧晋很满意,牵住小正太的手,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心道:不知道爷爷知道自己收了个外姓弟子后,会不会气的想杀人呢?

    不过,仔细想想,有周沛芹这个带着孩子的儿媳妇儿打底,老头儿的承受底线应该能拉低不少,巫飞鸾这个外姓弟子,跟梁小月那个外姓孙女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想着想着,萧晋就挠了挠头,总觉得将来要是真干掉了易家,回归萧氏的那一天,有可能真会是被逐出萧氏的那一天。

    一路来到医馆东北角的一间小院前,有两名同样身穿长衫的人推开院门,萧晋走进去,抬眼就看见正对面的房子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天通堂”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气势十足。

    不用问,他就知道这里应该是类似于大家族祠堂一样的地方。只不过,一家一姓通常都只会在家族老宅或者发源地才会建设祠堂,这里只有巫雁行一个巫氏族人,而且还是个女人,哪里有资格拥有祠堂?就不怕列祖列宗的棺材板按不住吗?

    看出了他的不解,巫雁行淡淡解释道:“天通堂是我家族的堂号,仅仅只是一个标识,代表我是被家族承认可以独当一面的巫氏子弟,里面供奉的也不是我巫氏先贤,而是华医道祖。”

    萧晋眉头一挑,轻浮的表情总算收敛了起来。身为一名华医,尊师重道是最基本的素养,他就算是再不正经,也不会对华医的祖师爷们稍有不敬。

    牌匾下也站了一个身穿长衫的人,见到他们走过来,便推开了房门,然后后退到台阶下,低着头躬身施礼。

    萧晋注意到,这人竟然是那个曾被他折磨半死的出租车司机,不由停下脚步,笑着问:“伤都好了?”

    那人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跟自己说话,愣了愣,身子便又低了些,恭敬道:“回萧先生的话,已经全好了。萧先生赐药之恩,小人没齿难忘。”

    萧晋意外的转头看看巫雁行,然后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说:“不用没齿,有时间去我那儿,替我调教几个手下就好。”

    这种当面挟恩图报的行为很无耻,一点都不符合高人的形象,所以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点儿犯傻,忍不住抬头瞅瞅巫雁行,见自家主子什么反应都没有,只好点头答应道:“但凭萧先生吩咐。”

    萧晋勾勾嘴角,当先抬腿上了台阶。

    走进祠堂,正对着门的墙上挂着四副老者画像,从小就看着这些画像长大的萧晋自然认得,他们分别是针灸鼻祖黄帝、创立望闻问切的脉学祖师扁鹊、华医外科第一人华佗、以及华医灵魂张仲景。

    整理了下衣服,接过巫雁行递来的三根线香,萧晋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这才转身坐在了左首的位子上。苏巧沁手里捧着一个墨黑的木盒站在他的旁边,而巫雁行作为家长,则站在了右首的位置。

    巫飞鸾束手规规矩矩的站在门槛外,努力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沉稳样子,但不时会动一下的眉毛,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激动、紧张且好奇的心情。

    等了一会儿,萧晋见没什么动静,正要开口问巫雁行怎么回事,就见八个人分成两排鱼贯走进天井,每人手里都还托着一个一托盘,上面盖着红布,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要干啥?他们手里拿的都是什么?”他忍不住扭头问巫雁行。

    “那是小鸾拜师应该奉上的束脩。”巫雁行一脸“你很无知”的表情说道。

    萧晋满头黑线,说:“你喜欢传统文化,我没有意见,不过这是不是也太过了点?古人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东西,所谓祖宗不足法,仪式可以有,但细节上就没必要这么较真儿了吧?!有准备这些东西的功夫,你还不如直接给我钱来的痛快一些。”

    巫雁行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想要怎样?今天我准备的这一切,完完全全是出于对于你和阴阳灵枢针的尊重,可你却从一开始就阴阳怪气的,根本不当一回事。

    萧晋,就算你不在乎我,难道小鸾在你心里也是这么的无所谓吗?”

    萧晋闻言就撇撇嘴,说:“巫雁行,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拿你的那种变态思维去思考别人。

    你觉得做这些事是出于对我的尊重,但它让我不开心,所谓尊重也就只是满足了你自己内心的标准而已,这跟那些喜欢用热水浇花、逼着受害者原谅加害者的圣母婊们有什么区别?

    另外,这是小鸾的拜师仪式,你问过他的意见了吗?你给予过他应有的尊重了吗?别说他不是你亲生的孩子,就算是,他也有他自己的人权和自由。你可以打他,可以骂他,但你没有权力替他决定该怎么去面对自己人生中的重大抉择。”

    巫雁行被说得哑口无言。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又不得不承认萧晋说的也没错,根本无法反驳。

    转头看看门外的孩子,她犹豫了下,刚要开口,却听萧晋直接朗声问道:“小鸾,今天你拜我为师,给我准备礼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