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37章 遗体告别
    第二天清晨,苏巧沁早早的起来梳洗打扮,做好饭都顾不上吃,往萧晋面前一摆,就又匆匆回了卧室。

    萧晋知道她在忙什么,所以也不催促,慢条斯理的吃完饭,叼着根牙签来到卧室,就见只穿了一套内衣的女人正拿着两件旗袍在镜子前纠结。

    看到他来了,苏巧沁脸红了一下,但马上就举起两手的衣服,问:“我穿旗袍合适吗?”

    萧晋靠在门框上,色眯眯的打量着她娇小却凹凸有致的身子,说:“你穿什么都合适。”

    “人家正经问你呢!”苏巧沁娇嗔着跺了跺小脚,看着手里的衣服说,“仪式是传统仪式,服装自然也要传统一些,可我传统点的衣服就只有旗袍。”

    “旗袍就挺好的呀!”萧晋说。

    “可旗袍根本就不是汉人的衣服,平日里当作不同款式穿穿也就罢了,正式的传统场合再穿,不觉得很不伦不类么?”

    “嗬!”萧晋笑着走过去,勾住女人的下巴,说,“没想到我们家巧沁还是位大汉民族主义者。嗯,这是好事儿,以后要继续保持哦!”

    苏巧沁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净说些没用的,时间都快到了,你就不能给我提供一点有用的建议吗?”

    “建议?”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身躺在床上,说,“我的建议就是穿什么都行,收个徒弟而已,又不是祭祖,没必要这么正式。”

    “话可不能这么说。”苏巧沁又转过身开始对着镜子比划,“这是小鸾正式成为你萧氏门徒的时刻,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第一个重大事件了,那孩子盼了那么久,又努力了那么久,我这个做师娘的怎么慎重对待都不过分。”

    目前跟萧晋发生过关系的四个女人中,最疼爱巫飞鸾的就是苏巧沁,说是视如己出都不为过,所以萧晋多少也能理解她心里的想法。

    仔细看看,他便指着其中一件说:“那就这件墨蓝色吧,我记得你有一条暗紫色的披肩,正好搭配上,出门也不会冻着。”

    “哎呀!”苏巧沁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笑着说:“连女人的服饰搭配都懂,你好厉害!”

    只要是和她在一起,这样的夸奖,萧晋每天都要听好多遍。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她总是笨笨的,可有的时候,似乎更像是她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他的爱意和崇拜。

    一开始的时候,萧晋还十分的飘飘然,但听得多了,就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正在被训练的宠物似的,搞得现在几天不听几句肉麻的夸奖话,他就特别思念苏巧沁。

    当然,这只是苏巧沁本性使然,并不是什么心机,所以他倒也心甘情愿。

    不一会儿,苏巧沁穿好了旗袍,又利落的盘好头发,扭头见他还在床上躺着,就噘嘴道:“你怎么还不赶紧换衣服呀?吉时就快要到了。”

    说着,她就起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捧出一个盒子递给他,接着又说:“这是巫大夫昨天让人送来的,你快穿上吧!”

    “巫雁行给我的衣服?”萧晋满脸都是诧异,可一打开盒子,脑门上就多了几条黑线。

    因为盒子里赫然放着一件长衫,而且还是非常老气的青灰色。

    “那臭娘们儿是不想老子收她儿子当徒弟了是吧?!”不爽的骂了一句,萧晋随手就将盒子丢进了垃圾桶。

    “哎?你做什么呀?”苏巧沁把盒子拿出来,不解道,“人家好心好意的送你衣服,你这又生的哪门子气呀?”

    “衣服?这特么是衣服吗?”

    “这怎么就不是衣服了?我见巫大夫穿着挺好看的,你身材这么好,穿上一定也很帅气。”

    “说好话也没用。”萧晋就像个撒泼的孩子一样躺回床上,说,“谁爱穿谁穿,反正老子不穿,逼急了老子,这仪式还就不办了!”

    见他是铁了心,苏巧沁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走过去宠溺道:“好好好,不穿就不穿。估计巫大夫跟我想的一样,就是想让仪式更加的庄重和正式一点,绝不是要让你出丑的。毕竟再怎么说,华式的拜师仪式,穿西装是不是也太不伦不类了点?”

    “谁告诉你们旗袍和长衫代表庄重的?”萧晋讥讽道,“知不知道,这两种服饰都是从辫子狗朝的衣服演化而来的?

    它们既不是正统汉服,也不是旗装,要论起不伦不类,它们首当其冲,连现代唐装都不如。要不是旗袍可以最大限度的呈现出女人的线条之美,能不能传承下来都要两说。”

    对于这家伙颠倒黑白、什么都能扯出大道理来的本事,苏巧沁自然非常了解,所以闻言苦笑一声,便哄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但是,今天毕竟是小鸾的大日子,你再怎么无所谓,也不能穿一身休闲装就出门。”

    难得苏巧沁坚持一次,萧晋也不想让她不开心,所以最后出门的时候,穿了一套立领的所谓华式西装。

    没办法,谁让老祖宗不争气,愣是让更愚昧落后的辫子狗给抢了江山,然后后世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又疯狂的愚民,以至于传统文化丢失殆尽,堂堂大汉民族连套标志性的衣服都没有。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雁行医馆早早的就贴了告示说要放假,所以今天并没有什么客人,显得有些冷清。

    巫雁行牵着巫飞鸾的手就等在大门口,看见萧晋的穿着,她的眉头就微微一蹙,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拉着巫飞鸾一起躬身施礼。

    “行啦!别整的跟遗体告别似的,”萧晋张嘴就不说好话,“飞鸾还是个孩子,孩子就该顽皮和淘气,跟你学的暮气沉沉的,回头还怎么泡妞儿?”

    巫雁行满头黑线,巫飞鸾倒是笑的很开心,松开她的手就扑进了苏巧沁的怀里,甜甜的说道:“师娘,小鸾可想可想你了呢!”

    苏巧沁的情绪比较丰富,闻言立刻就红了眼眶,抱着小正太一副疼不够的样子,看的旁边萧晋直翻白眼。

    “得,你这一哭,更像遗体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