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36章 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第636章 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把自己的无耻嘴脸明明白白的摆出来,不藏着掖着,更不粉饰什么,虽然有点不要脸,但在如今这个君子比大熊猫还要珍稀的社会,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真小人还是可交的,最起码比那些表面上真情款款背地里却捅刀子的伪君子强。

    坦诚!这就是萧晋的处世之道,即便是坏,也要坏的坦诚。

    “把女人视为你们的私有物,这是男人身上最让人恶心的一大劣根!”董雅洁撇嘴骂道。

    萧晋咧咧嘴,“拜托!这年头儿外面啥都能共享,但你听说过有共享女人的吗?除了绿帽奴们,谁他娘的对女人会没有私有的想法?同理,女人看待男人也是这样的,所以,大家都一样,咱们就别大哥笑话二哥了。”

    砰!董雅洁一掌拍在桌子上,沉声道:“我再说一遍:老娘不是你们的女人!谁的都不是!”

    “你看你,怎么又发火了?我也没说你是呀!”萧晋把她的手捞起来,边揉边道,“再说了,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要真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女人,裴子默早就成太监了,还在这儿跟你分析个屁啊!”

    董雅洁的神色缓和下来,抽回手,问:“听你这话音,是觉得这事儿八成就是裴子默干的了?”

    萧晋点点头:“那个姓顾的假洋鬼子也是个典型的高学历低智商的傻逼,他就算搀和了这事儿,也肯定只是搀和,根本没有成为策划人的资格。所以,如果那个人不是你的对头的话,那十有八9就是裴子默没跑了。”

    董雅洁沉吟片刻,点头说:“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好好查一查他的。”

    “有啥好查的?”萧晋失笑,“就他那德性,干了一件让我吃瘪的事儿,百分百会忍不住主动跳出来的。你还是不懂男人啊!在抢夺女人这方面,要是胜利者不狠狠的羞辱失败者一番,就犹如锦衣夜行,会把人给憋吐血的。”

    “哼!你们男人就是这么幼稚!”

    “没听说过那句话么?男人永远都是孩子,只不过想要的玩具从玻璃球和变形金刚,变成了权财和女人罢了。”

    董雅洁撇撇嘴,“那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就等着。这两天,村里会有超过半数的天绣技工表示愿意跟着新老板干,如果那个人真是裴子默,那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他一定会来向我示威的。”

    “然后呢?”

    “然后”萧晋裂开嘴,露出满口森森大白牙说,“我会揍得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中午,田新桐喂沙夏吃完饭,刚要收拾了碗筷离开,就听沙夏说:“田警官,可以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吗?”

    “不可以,这是违反纪律的事情。”田新桐冷冷的拒绝道。

    沙夏转眼看看墙上的监控探头,说:“这个房间的一切都在你们的监控之下,你还担心什么?难道你觉得双手不能动的我,对你来说也有威胁吗?”

    “我说了,这是纪律!”田新桐不为所动,端起托盘就转身向外走去,“你是重犯,不经领导批准,任何人都不准私自和你有任何接触与交流的。”

    沙夏不耐的吧嗒一下嘴唇,说:“那你告诉你的领导,就是我很无聊,想让你陪着聊天。”

    已经打开门的田新桐霍然转身,严肃道:“沙夏小姐,请你搞清楚,你现在是一名囚犯,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要求我做任何事。”

    沙夏呵呵一笑,意有所指道:“女孩子骄傲一些没错,但有一点你必须清楚,男人喜欢扮演强者,所以他们是不会喜欢一个太过骄傲的姑娘的。”

    田新桐眉头一皱,抿抿唇,离开了病房。

    沙夏目光重新落在监控探头上,勾着嘴角,哼唱起了家乡的民歌。

    不多时,房门再次被打开,田新桐走了回来,木着脸说:“领导同意了你的要求,但有个条件,你必须拿你还没有说出来的马戏团信息来交换。”

    “我说了,等我的伤势好了,才会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你们。”沙夏淡淡道,“在那之前,我半个字都不会说的。”

    田新桐沉默片刻,却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了病床旁的椅子上。“你想聊什么?”

    沙夏转头笑眯眯的看她:“其实,你的领导并没有要求我拿什么信息来交换,那只是你的自作主张,对不对?”

    田新桐表情一僵,冷冷道:“随你怎么想。”

    沙夏又笑了一声:“还真是个很容易懂的女孩子呢!怪不得那家那个姓萧的会喜欢你,不,我觉得,应该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你。”

    田新桐的小脸儿瞬间就飞上了两抹红云,瞪眼道:“你、你瞎说什么呢?才跟萧晋见过两次而已,就已经了解他了吗?”

    “我当然不了解他,喜欢你这件事,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呀!”

    “什么?”田新桐霍然起身,连脑门都红了,满是慌张的问:“他他亲口说的?”

    沙夏点点头:“我问他为什么不把你哄上床,他说他喜欢的是你的美好,只要能守护住这种美好,上不上床都无所谓。”

    田新桐又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整个人都呆呆的,神色一会儿甜蜜,一会儿苦恼,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其实,你也是喜欢他的,对不对?”沙夏又问。

    田新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用力摇头,强调一般的说:“我、我才不会喜欢那种花心滥情的大混蛋呢!”

    “但愿这是你的真心话。”沙夏道,“一个会遭遇杀手、并可以反败为胜的男人,注定就不可能拥有平凡的爱情,除了同样危险的女人之外,任何爱上她的姑娘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危险?田新桐仔细想想,萧晋如今身边的女人中,貌似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危险”的,难不成她们都不能跟萧晋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我不喜欢这间病房,窗外除了楼还是楼,一点风景都没有。”这时,沙夏又开口道,“据说龙朔市的江景不错,我来到这里都还没时间好好欣赏过。

    田警官,麻烦你去跟你的领导说一下,给我换一间可以看到江景的病房,我会根据景色的美丽程度来决定再告诉你们多少有关马戏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