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33章 看不够你生气的样子

第633章 看不够你生气的样子

 
    听了周沛芹的话,萧晋只是脸色阴沉了一下,内心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或愤怒。

    这样的事情,是他从开始为囚龙村民接绣活时就已经考虑到的。毕竟,会天绣的人不是一人两人,而是一个村子,基本没有什么保密性可言。

    也就是说,只要他不跟村民们签订正规的用工合同,这样的情况迟早都会发生。

    可他在绣活方面仅仅只是一个倒手的中间商,没有注册,也不是公司,根本就没资格签用工合同,只能在有活儿时签临时雇佣合同。

    按照合同规定,在囚龙村民为他做事的时候,擅自违约是要付出赔偿所有收入的代价的,但在没有绣活的时候,村民们却是自由人,想跟谁干就跟谁干。

    想了想,萧晋问:“梁大伟开出的条件和要求是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周沛芹回答道,“他说城里的买家要求签订三年的合同,三年内,只要是合格的天绣绣活,都按一针一块钱计算,三年后续约,还可以涨价。”

    萧晋眯了眯眼:“就只有这些么?”

    “他就跟村民们说了这些,其他的就就都是”

    “都是说我坑害村民喝乡亲们血的坏话,对不对?”

    “你放心!”周沛芹赶紧安慰他,“我、玉香、云苓和老族长,还有好多人都是不相信的。”

    萧晋呵呵一笑,柔声道:“我知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你家男人的脸皮有多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点诋毁对我来说连个屁都不算。

    另外,沛芹姐,人家可是给了一针一块钱的价格呢!这种好事儿不要白不要,你和玉香姐也接受吧!”

    “啊?”周沛芹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要询问,就听萧晋在电话那边解释起来。

    渐渐地,她的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更是一扫愁云,喜笑颜开道:“还是你聪明,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的事情,让你这么一说,简单的就像是小孩子斗嘴一样。”

    不知道萧晋说了句什么,小寡妇的俏脸瞬间就飞上两抹红霞,轻啐一口道:“真是的,正经不了三句话!好了,我要抓紧时间去找玉香和老族长商量了,具体的等你回来再说。”

    挂断电话,萧晋坐进车里,看着车窗外忙碌的医院陷入了沉思。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应该与青山镇小二所说的调查自己的人有关。

    很明显,对方是想来个釜底抽薪,直接断掉老子的财路,不过瞅这小家子气的架势,应该不是多么牛逼的人物。

    到底是谁呢?

    这种程度的麻烦对于他来讲,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癞蛤蟆蹦到脚面上,不疼不痒,它恶心你啊!

    半个小时后,他走进了董雅洁的办公室。

    董雅洁似乎很忙,见他来了连头都不抬,只是一边敲着键盘一边道:“有事儿说事儿,今天姐没工夫跟你逗闷子。”

    萧晋径直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说:“这马上要到中午了,饭总要吃的吧?!”

    “我还真没时间吃。”董雅洁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这个活忙完怎么着也得一点多了。”

    “吃个饭不耽误什么的吧?!”

    “我不喜欢做事做到一半就停下的感觉。”

    “哪怕事关天绣的供应?”

    “哪怕天”董雅洁一滞,猛然抬起脸,凝重道:“你说什么?天绣的供应出了什么问题?”

    萧晋贱兮兮的耸耸肩,走到沙发上坐下,晃荡着二郎腿,说:“不急,你先忙吧!我也不怎么喜欢做到一半停下的感觉。”

    董雅洁气急,直接冲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咬牙道:“发布会明天晚上就要举办,老娘该请的人也都请了,只等着结束后就迎接贵妇小姐们的大量订单,这个时候你跟老娘说天绣供应出了问题?信不信老娘亲手切了你祸害人的家伙?”

    萧晋看着她笑:“我怎么就看不够你生气的样子呢?你说我是不是变态呀!”

    董雅洁眼睛一瞪,刚要再说些什么,忽然反应过来如果事情真的很严重,眼前这货就不应该是现在这种轻松的样子。

    他是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来气老娘的!

    深吸口气,将身体里的火气压下去,她对着萧晋妩媚一笑,忽然就抓起他的手用力咬了一口。

    “嘶!”萧晋看看手背上的牙印,再看看已经在对面坐下的女人,哭笑不得的说:“咬人是女性喜欢干的事情,这是不是证明着,我快要把你给掰直了?”

    董雅洁不屑的翻个白眼,点燃一支烟,说:“别做梦了,老娘就算要直,也不会是因为你的。”

    “那因为谁?裴子默么?”

    董雅洁双目一眯,不耐道:“你到底有没有事?赶紧说!这几天正是集团年底盘点的关键时刻,我真的没时间跟你在这儿闹。”

    “事情倒是有,但不算严重。”萧晋无所谓地说,“有人去了我的村子,以一针一块钱的价格去截我的胡了。”

    “什么?”董雅洁霍然起身,怒道:“有人要抢走你的工人,你居然还坐在这里跟我说不算严重?萧小明,你都没脑子的吗?还不赶紧滚回去阻止!”

    萧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废话!”董雅洁大声道,“在发布会即将开始的节骨眼上,会天绣的人都跑了,老娘怎么可能不紧张?你知不知道一旦这事儿黄了、诗咏国际的声誉会遭受到多大的打击?”

    “会天绣的人只是从我这里跑了,又不是从你那里跑掉。”萧晋将她拉回到沙发上,笑着说:“别动不动就这么大的肝火,事情还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而且,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截胡的人应该只是针对我。

    所以,就算天秀技师真的都被挖走了,你也可以跟那人继续合作嘛!”

    董雅洁柳眉一蹙,转过脸深深地看了他好一会儿,问:“这就是你故意气我的原因?你想知道我会不会为了生意而毫不犹豫的抛弃你、去选择新的合作伙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