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32章 有人要截胡
    掰正沙夏的左臂骨,萧晋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可接好她右手的五根手指,却足足用了二十五分钟。当他收回手的时候,沙夏的身上已经如水洗一般,那块被单一角也被她生生的咬烂了,但她从始至终,一声都没吭。

    这让一旁的田新桐对她的观感改变了不少。不管怎样,一个女人能坚强到这种程度,都是值得令人钦佩的。

    “药膏搅拌好了吗?”

    “好了好了。”

    听见萧晋的声音,田新桐连忙将手里的的大量杯递了过去。

    量杯里面装着大半杯黑乎乎的粘稠物体,散发出浓浓的药材刺鼻味道。

    之前他让医院熬的那个药方就是一剂普通的治疗骨折的华医药方,当熬好的药膏被送过来之后,他又从身上拿出自己早就调配好的药粉让田新桐倒进去搅拌均匀。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骨折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短时间就能痊愈的伤病,萧晋自己调配的药粉也不能把那个时间缩短多少,但却可以更好的帮助断骨部位愈合。

    这就是他能向沙夏保证她不会成为残废的底气所在。

    将药膏仔仔细细的均匀涂抹在沙夏的断骨周围,并用纱布和夹板一一包扎好,萧晋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说:“好了,大功告成,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两个月后,沙夏小姐你的手应该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沙夏此时的模样去拍生孩子的镜头都不用化妆,金发被汗水黏的满脸都是,但闻言还是双眼明亮的问:“真的什么后遗症都不会有吗?”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和正常人不会有丝毫的不同。”萧晋看着她的眼睛,说,“但你若是还想像以前那样流畅的玩刀,可能就要失望了,个人建议你改练枪法。”

    “又瞎说什么呢你,哪有劝人不学好的?”田新桐推了他一把,然后对沙夏说:“你可千万别听他的,正常人的生活才是最好的。”

    沙夏微笑点点头:“谢谢田警官,但是,我还有过正常人生活的可能么?”

    田新桐一滞,表情就有些讪讪:“这个你、你认罪态度还算不错,上面应该会充分考虑”

    她是个不大会骗人的姑娘,所以越说声音越低,脑袋也低垂下去,瞎子都能看出来她心虚的厉害。

    像沙夏这样的罪犯,除非她掌握着关系马戏团生死的重要线索,否则,基本没有国家会让她活着。

    这一点,她自己也非常的清楚,只不过不在乎罢了。

    淡淡一笑,她看着田新桐道:“萧先生说的没错,田警官确实是一位很美好的女孩子。”

    “诶?什么意思?”田新桐脸色一红,看看她又看看萧晋,羞涩又不解道:“你、你们什么时候说起我啦?我怎么没听到。”

    沙夏笑而不语,萧晋却捏捏女孩儿的小脸,说:“别愣着了,麻烦你帮沙夏把衣服穿上吧,反正你肯定不同意让我来。”

    “为为什么非得你来啊?我们可以叫护士来做嘛!”

    “随便你。”

    萧晋翻个白眼,就走进卫生间去洗手,等他出来时,田新桐刚刚才把沙夏的左臂成功穿进衣袖,正在给她系扣子,那俩顶着粉色梅花的大球还大咧咧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喂!”田新桐凶巴巴道,“转过身去,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抬腿就向外走去。“我在外面等你。”

    两分钟后,田新桐从病房出来,见他正在抽烟,就走过去抢过来摁灭在垃圾桶上,说:“这里是医院,拜托你有点公德心好不好?”

    “我也拜托你别这么死板好不好?”萧晋郁闷道,“这方圆十几米的病房都是空的,唯一的病人就是沙夏,我抽支烟而已,怎么就没公德心了?”

    “反、反正抽烟就是对身体不好,你以后少抽一点,最好干脆不要抽了。”

    “嘿!这见了家长就是不一样,”萧晋又开始坏笑,“以前总是动不动就要把我打成猪头,现在竟然都开始关心我的身体了,那要是我多去你家几次,你是不是就该给我洗袜子了?”

    “老娘让你吃袜子,你信不信?”田新桐瞪了瞪毫无威慑力的大眼睛,然后又道:“说到打成猪头,你在龙朔安家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萧晋心里一惊,悄悄后退一步,说:“呃我没有告诉过你吗?”

    田新桐缓缓地眯起眼:“没有。”

    “你你记错了吧?!”萧晋干笑着,又后退一步,“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

    “是啊!”田新桐上前一步,左手把右手拳头握的嘎吱吱响,“我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那个田新桐同志,冷静!你是一名人民警察,要遵守纪律。”

    “哦,忘了跟你说,我今天请假了,现在就是个普通公民。”

    萧晋吧嗒了下嘴,忽然惊讶的望向她的身后,大声道:“咦?沙夏你怎么出来啦?”

    田新桐大惊失色,慌忙向后看去,同时却听到一阵脚步声远去。

    沙夏当然不可能出来,所以那脚步声自然属于萧晋。

    望着那货抱头鼠窜的背影,田新桐跺了跺小脚,嘴唇却抿成了一弯荡漾着甜蜜的小船。

    走出住院部,萧晋拿出手机,编写了一条信息刚要发出去,手指却停在了半空中。片刻后,他将信息删除,大踏步的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然而,他不发信息,手机却主动响了起来,重新掏出来一看,却是周沛芹从山里打来的。

    他心头一紧,连忙接通:“沛芹姐,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周沛芹性子柔弱含蓄,一般没有要紧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主动给萧晋打电话的。所以,此时她打了过来,那一定就是村里出了事。

    “家里还好,你别担心。”周沛芹先是柔柔的安慰了他一句,又接着道:“是天绣的事儿。村里的梁大伟说在城里找到了新的买家,一针给一块钱,现在村子里已经有不少人表示愿意接他的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