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28章 要啥自行车
    “严队长的意思是,让我在为她治疗的时候,顺便再帮你们把口供给录喽?”萧晋似笑非笑。

    严建明露出尴尬的表情,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知道这样太过强人所难,但是,那个嫌犯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她又经过各种严格的训练,常规的办法对她根本没用,所以拜托您了。”

    “不是说,只要我给她治疗了,她就会招么?”

    “这只是她的说辞,无法确定事后她到底会不会食言。”

    萧晋想了想,点头说:“可以倒是可以,但是我不懂审讯技巧,也没有速记的本事。”

    “这个您不用担心,”严建明说,“我们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给您列出来,而且病房里还有监控,可以将你们之间的对话完整记录下来的。至于审讯技巧,也不需要,反正是她求您给她治疗的,您拿这个跟她交换就好了。”

    萧晋眉头一蹙,冷淡道,“很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们。”

    严建明一愣,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想问又不知该怎么问,只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田新桐。

    田新桐会意,拽着萧晋就走到一边,低声凶巴巴的问:“姓萧的,你又想干嘛?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变卦?”

    萧晋翻个白眼,说:“小姑奶奶,这也就是因为你,要不然,老子才不会放着舒服的懒觉不睡往医院跑。”

    田新桐抿抿唇,声音缓和了些,“那你到底是为啥又不同意了呢?”

    “还能为啥?当然是监控啦!”萧晋一脸认真的说,“伯母也是华医,你应该知道,华医不同于西医那种规范化的治疗方式,它有许多专属于医生个人的技艺和手法,放在功夫上就是招式,属于古代那种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范畴,懂吗?

    你们让我为杀手治疗,可以!让我帮你们问口供,也可以!但要让我留下治疗手法的影像资料,那很抱歉,公民有配合的义务,也有拒绝的权利!”

    田新桐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才道:“那个录像只是我们警方办案用的,而且是绝密,肯定不会给你往外传的。”

    萧晋撇撇嘴,心说这案子要是个普通案子倒好了,老子怕的就是这个“绝密”。

    所谓“绝密”,就是指只有内部相关人员或者级别够高的人才能查阅的东西,而像马戏团这样的国际性犯罪组织,百分百属于大案中的大案,肯定会惊动京城的某些大佬,他们可是都有资格调阅“绝密”文档的。

    要是录像被其中某个跟易家相熟的大佬看到,他现在的一切就都得玩儿完!

    想了想,他就问道:“对了,你们为啥不派俩人跟我一起进去?我治我的伤,那俩人问你们的问题,跟正常审讯也没啥区别呀!”

    田新桐叹了口气,说:“要是能这样做,严队长肯定不会麻烦非专业的你呀!关键是嫌犯十分不配合,明确要求了治疗时只允许医生一人在场。而且,按照审讯取证的正规流程,录像也是必须的嘛!”

    “那就没办法了,”萧晋摊开手,说,“我最多能接受你们录音,监控不关掉,我是绝不会进去的。”

    田新桐有点急,下意识的握住他的手,恳求道:“你就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萧晋头疼起来:“姑娘,你这样是不是也太犯规了点儿?为了你,我当然做什么都行,可这明明是为了一群毫不相干的人啊!”

    “怎么能是毫不相干?我也是警察呀!”

    知道这姑娘是个执着的死脑筋,萧晋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很认真的对她说:“我现在进病房,先试着说服她同意你们派两个人在我治疗的时候问话并录音,如果不行再说,好吗?”

    其实田新桐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见他算是答应了下来,心里就有些甜蜜,点点头道:“谢谢你。”

    “不用。”捏捏姑娘的小脸,萧晋笑道,“家长都见过了,还这么客气干嘛?”

    “去你的,不要脸!”

    赏他两个卫生球,田新桐就转身去跟严建明汇报了。

    萧晋看着严建明稍一犹豫之后点了点头,便径直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病房是典型的高级病房,虽然不是最顶级的套间,但也有沙发有卫浴,装修温馨舒适,干净且没有医院常有的刺鼻消毒水味。

    金发碧眼的沙夏就躺在房间中央的病床上,两只手都被固定在两边的架子上,倒不是怕她逃跑,而是因为她左臂臂骨骨折,右手手骨骨折,都不能乱动。

    瞄了眼对面墙角的监控探头,萧晋笑眯眯的冲沙夏招手:“嗨!亲爱的沙夏小姐,几天不见,你的气色似乎好了许多,看起来,我华夏看守所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嘛!”

    沙夏看着他的目光中微微有点激动,但语气却很平淡:“饭菜口味这方面,确实不错,但油腻太多,不利于身体健康。”

    “有的吃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萧晋翻个白眼,然后表情不耐道:“说正事儿,你只是骨折,并不是多么严重的脏器伤害,几个小手术就能搞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把我找来?难不成你还想凭这副残废的身体报仇不成?”

    见他演戏演的不亦乐乎,沙夏就翻了下眼皮,无奈配合道:“你们华夏人有一句俗语: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是被你打伤的,你又恰好是一名医生,自然应该由你来治。”

    “你就不怕我治不好你、或者让你的情况更糟?”

    沙夏没了耐心,说:“我已经失去了自由,或许在不远的将来还会失去生命,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感觉到这大洋马的不耐烦,萧晋便撇撇嘴,说:“好吧!让我给你治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同意让两名警察同志进来问你一些问题,并如实回答,以此为条件,他们会将这房间的监控探头关掉,不会留下你的影像记录。”

    闻言,沙夏就蹙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