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26章 心如明镜秋语儿

第626章 心如明镜秋语儿

 
    八个菜,四荤四素,很丰盛,挨了一顿打的萧晋使出了浑身解数,总算在菜都端上桌了之后,才换来女人的喜笑颜开。

    不过,女人总是小心眼的,辛冰吃的第一道菜,就是那只螃蟹。

    罗小萌和秋语儿是在菜快做好的时候回来的,辛冰给她打了电话,到家正好赶上吃饭。这姑娘是个十足的吃货,一见到那么多的菜,也顾不上跟萧晋算账了,洗了手就坐在饭桌前大快朵颐起来。

    而秋语儿则很惊讶和小心翼翼,她没想到萧晋居然还有一手不错的厨艺,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还能吃到,所以拿着筷子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坐下了,那就吃吧!”萧晋没好气道,“你总不会是在等着我给你夹吧?!”

    秋语儿用力摇头,然后便放心的吃了起来。

    辛冰冷眼旁观,哭笑不得。传说中高冷不近人情的国民女神,竟然被调教的像只小猫咪一样,要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谁信呢?

    萧晋这家伙,果然很厉害,却也坏的冒油!

    饭后稍事休息,萧晋就带着秋语儿离开江天路九号,送她回揽山公寓。

    “明天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一辆小车,你先凑合着开,反正也用不长,”路上,萧晋随意说道,“等你真正火起来了,估计就没机会自己开车了。”

    秋语儿想拒绝,但不敢,只好点点头,说:“谢谢你。”

    萧晋撇撇嘴:“不用谢我,我指着你赚钱呢,不给点甜头怎么行?”

    秋语儿转脸看他:“那你为什么要改掉合同里的分成比例?”

    “我说的靠你赚钱,是指你的名声,”萧晋不屑道,“你身上才几两肉,老子就算是榨干你,又能喝几口血?

    再说了,女孩子要富养,韵儿那么乖,你也不想她将来选择另一半时,金钱成为最重要的条件吧?!”

    秋语儿低头沉默,良久忽然幽幽地说:“他从来都没有打过我,甚至都没有对我说过半句重话,每天都是甜言蜜语不断,就像是把我捧在手心里呵护一样,我以为我就是他的全部,所以很信任他,把一切都交给他打理。”

    萧晋眼角余光瞥瞥这女人,没吭声。

    “你打过我很多次,对我很粗鲁,时不时的都要狠狠羞辱我一番,大骂更是家常便饭,可是”

    她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望着他,问:“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的人一点都不爱我、而可恶的你却给了我重生的希望和活下去的动力呢?”

    “为什么?因为你贱呗!”萧晋很不客气的回道。

    秋语儿笑了笑,擦去眼泪,点头说:“或许吧!另外,跟你说一声,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心意?”萧晋眉头蹙起,“什么心意?”

    “愧疚的心意呀!”秋语儿眼睛一眨不眨,脸上满满的都是狡黠,“我虽然情商很低,但也不是傻子,最近你对我的态度尽管依旧很恶劣,做事的时候却带着明显的赎罪味道,我能看得出来。”

    “嘎吱”一声,萧晋把车停在路边,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个女人,问:“既然你已经醒悟了,为什么还会那么乖乖的听话?”

    秋语儿调皮一笑,说:“我怕被你打啊!”

    这个理由很无厘头,但萧晋却感觉到一直压在头顶的乌云瞬间散去了,心境豁然开朗。

    秋语儿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她确实改变了,但不是被动的因为他的打骂和羞辱,而是主动的在这个过程中寻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状态,也就是说,她能有今天的变化,完全是她愿意接受的结果。

    事实上,要想调教一个人,除非用非常严厉和洗脑的方式摧毁掉被调教者的精神和意志,这才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效果,不过那样一来,被调教者通常都会变成丧失自主意识的玩偶,对于变态之外的人,没有任何价值。

    而萧晋这种寄希望于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做法,顶多能获得一个对他产生依赖感的普通人,再加上他三天打鱼两天晒和时不时的都要内疚一下的性子,想要调教出一个听话的奴仆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过,现在这样的结果也不错不,是很不错!

    秋语儿变得更好了,他也不用再背负什么良心压力,皆大欢喜。

    车子继续上路,他张了张嘴,却又尴尬的挠了挠头,说:“事情捅开了,我倒不知道该用什么口气跟你说话了,不凶一点的话,感觉很别扭。”

    “那就不要变啊!”秋语儿很自然的说,“我不是你的女人,不需要你轻声细语,而且,你说话虽然难听,但我知道那是在对我好。

    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确实自从我清醒之后,就一点点的喜欢上了被你骂和害怕你的感觉,因为那会时刻鞭策和提醒着我保持清醒状态,不要被眼前和周围的假象所迷惑。

    我只是我,一个连花心大萝卜都看不上的普通女人,什么名利、崇拜、迷恋,都不过是身上的装扮点缀而已,就像衣服,再好看,也不能当饭吃,更不能穿着它睡觉。”

    这一番话,听得萧晋目瞪口呆,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肃然起敬的感觉,好半晌才摇摇头,苦笑道:“你妹的,老子做人就是有够失败的,人家调教女人,不是调教出母狗,就是调教出母猪,老子废了几个月的劲,却调教出一个生活的巨人出来,他娘的上哪儿说理去?”

    秋语儿就笑,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什么,连忙道:“不过先说好,你可不能再打我了,真的很疼的。”

    萧晋猛地一抬手,吓得这姑娘赶紧缩起脖子,小脸儿都白了。

    “嗯,效果还不错。”萧晋很邪恶的咧开大嘴,说,“老子现在很没面子,所以你什么承诺都得不到,要是哪天你把老子惹毛了,照打不误!”

    秋语儿委屈的瘪起了嘴,一双眼睛却弯成了月牙,看的萧晋在心里一阵摇头。

    不管这姑娘说的有多么天花乱坠,骨子里有点倾向,却是板上钉钉了。喜欢被人骂,还甘之如饴的人物,那是古代史官笔下的圣贤君主,反正萧晋自问自己做不到,秋语儿何德何能,敢与那些雄主比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