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18章 喝醉的无所不能先生

第618章 喝醉的无所不能先生

 
    “诶?这不是萧晋嘛!他怎么了?”姑娘问着,警惕的目光就落在了贺兰鲛的脸上。

    这倒也怪不着人家,贺兰鲛虽然长得很帅,但在黑夜里,一张死人脸实在是让人无法把他跟好人联系在一起,更何况,他也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好人。

    “他喝多了。”姑娘不认识贺兰鲛,他却知道这姑娘,所以便回答道。

    “喝多了?”姑娘狐疑的看看萧晋,又看看扶着他的死人脸,第一反应就是肯定不对劲,因为萧晋给她的印象,不像是个会喝酒如此没节制的人。

    “你是他什么人?”

    姑娘后退一步,拿出了手机,以防对方真的有问题而狗急跳墙。

    贺兰鲛张嘴正要回答,忽然想到萧晋之前说要找人陪伴安慰,眼前这姑娘无论是从性别年龄、还是长相职业方面,似乎都比他要合适的多。

    于是,他很干脆的把萧晋往前一推,抬脚就走。

    “哎哎!你站住!你”姑娘本能的扶住要跌倒的萧晋,喊了那人两声,却见那人越走越快,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路的拐角,她扶着一个大男人,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

    这更加验证了她的判断那个人肯定对萧晋动了手脚,指不定想干什么坏事呢!

    姑娘很得意,忽然脸色又是一变,伸手就在萧晋的身上摸索起来,当发现钱包和车钥匙都在的时候,才真正松了口气。

    “看似无所不能的萧先生,你帮过我一次,我也救了你一次,咱们算是扯平了吧!”

    姑娘笑了笑,低头再看,却见一丝晶莹的口水从萧晋嘴角拉了下来,正好滴在她鼓腾腾的胸脯上。

    “咦”她嫌弃的咧咧嘴,扭头看看酒吧大门,无奈叹了口气,搀着萧晋小心翼翼的向下走去。

    “看着块儿不大,倒是一点都不轻。”找到萧晋的车,用尽吃奶的劲把他推到后座上,姑娘做进驾驶席抹了把汗,长长吐出口气,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个号码。

    “不好意思啊!你们喝吧!我今天来不了了。”

    “诶?你刚刚不还说快到了么?”听筒里传出一道分贝很强的女声,“程思颖,老同学多年不见了,你竟敢放老娘鸽子?”

    那姑娘赫然正是梁翠翠的“学业助理”程思颖,只听她满是歉意的对话筒说:“真是不好意思,我都快到酒吧门口了,碰到一个喝多了的朋友,没办法,我得送他回家。”

    “朋友?什么朋友?不会是男朋友吧?!”听筒里的声音立刻就八卦起来。

    程思颖看看后座上依然在流口水的萧晋,苦笑道:“随便吧!反正我说不是,你肯定也不会信。就这样吧!今天是我不对,扫了大家的兴,明天我请你们吃饭赔罪,好不好?”

    “好吧好吧!有异性没人性,这道理我们都懂,你的**比较重要,我们明天再好好收拾你!”

    哭笑不得的收起手机,程思颖回过头,伸手推了推萧晋,大声道:“喂!萧晋,你醒醒!醒醒!”

    “嗯?”萧晋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眼睛都没睁开。

    “你家在哪儿啊?”程思颖问。

    “家?”萧晋咕哝一声,“我哪儿有家啊哦对了,我现在有家,在囚龙村。”

    程思颖满头黑线,心说就算姑奶奶愿意大晚上的开车四五个小时把你送去,也没办法扛着你爬两座山啊!

    “那你在龙朔都住哪儿啊?”

    她又问了一句,却半天都没等到回应,扭头再看,那货却已经呼呼大睡,任她怎么喊都只是像头猪一样的哼哼。

    这可怎么办?去开房?开玩笑还差不多!大半夜的,一个年轻姑娘抱着一个烂醉的男人去开房,肯定能成为传奇吧!

    要不,送到揽山公寓翠翠那儿去?不行,萧晋说那丫头对他有了不该有的苗头,要是趁他烂醉做点什么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思来想去,犹豫良久,程思颖最终还是长叹口气,发动车子离开。

    除了自己租住的房子,她想不出别的地方来。

    她住在距离凌光国际中学约五站地的地方,不远,房租却比揽山公寓便宜了一半还多,区别仅仅是每天要挤一二十分钟的公交车而已。

    停车,把萧晋扶下来,进电梯,出电梯,开门,把他扔在沙发上,这一趟流程下来,她就累的瘫在地板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可是,她的后背靠着沙发扶手,萧晋的脑袋就趴在旁边,呼出的酒气喷在她脸上,要多难闻有多难闻。

    强忍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了了,她转头想把萧晋的脑袋扭到面朝里,伸出去的手却在看清他的脸之后停下了。

    萧晋的脸上有水,从眼角溢出来的水,他竟然在哭!

    这个强大、富有、连国际杀手都能制服的男人,居然也会哭?

    程思颖呆呆的看着他,心情从惊讶,到错愕,最终慢慢的变成了怜悯。

    生而为人,没有谁是可以轻轻松松成功的,即便萧晋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代,不也一样要面临杀手这样普通人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的存在么?

    再次叹息一声,她站起身,将萧晋拉起来,半拖半拽的来到卧室,刚要把他丢在床上,忽听这货发出“呜”的一声,身体也跟着往上拱了一下。

    她一时没抓住,啪叽一下就把萧晋给摔在了地上,紧接着那货就发出一声令她心脏一紧的呕

    “我居然会觉得那个混蛋可怜,真是傻到家了!呜我新买的地毯,我最爱的棉拖”

    卫生间里,洗衣机在轰隆隆的工作,程思颖从淋浴室走出来,扯过浴巾一边擦拭头发,一边郁闷的哀悼着自己被弄脏的东西。

    “咔哒”一声,房门被打开了,她整个人都瞬间僵住。

    只穿了个裤衩子的萧晋眼睛半睁半闭,晃晃悠悠的走到马桶前就开始放水。

    程思颖仿佛已经石化了,就那么保持着擦头发的姿势,眼睁睁的看着他洒的马桶圈上到处都是,大脑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