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17章 强迫下的理性

第617章 强迫下的理性

 
    董雅洁是开心了,董初瑶的眼神却有点凌厉,吓得萧晋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

    等董初瑶终于学完了那份文件,两人就下楼出去吃饭,饭后女孩儿否决了他去看电影的提议,让他送她回家。

    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董初瑶却没有下车,而是突然看着他说:“明天我会去趟天石县,可能要到三十一号才能回来,这两天就没时间见你了。”

    萧晋一愣:“你去天石县干嘛?”

    “去找菁菁姐啊!”董初瑶噘起嘴,说,“你自己的公司,却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在英国开拓市场,总得先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和规划啊!”

    萧晋握住她的手,柔声说:“工厂都还没建立呢,而且你到那边总要先适应一段时间那边的生活,市场的事情,不用这么着急。再说了,你元旦后就要走,剩下这几天,就多陪陪我呗!”

    董初瑶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摇摇头,抽回手,说:“我去找菁菁姐,除了想早点定位好自己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就是这最后几天尽量不见你,我怕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越多,就越舍不得离开你。”

    萧晋心中腾地一下就涌上一股怒火,沉声说:“如果你不想走,那就留下,不要担心我什么,我有金肌草在手,军方要想继续生产伤药,你家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然后呢?”董初瑶问,“军方可不是一家一姓那么简单,你要挟了他们,也就等于得罪了他们,你确定你在拥有如此强大敌人的情况下,还能实现你胸中的抱负么?”

    萧晋无话可说,心里憋屈的无以复加,忍不住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

    “该死!”

    “傻瓜!”董初瑶拿过他的手,见关节都红了,就疼惜的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微笑说,“别想那么多,我没事的。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非常的不愿意出国,但姐姐骗我说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我就捏着鼻子同意了。

    可后来,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做都不可能独自拥有你时,才真正的冷静下来,开始仔细的思考出国留学本身这件事。

    直到你提出让我帮你开拓欧洲市场,我终于确定,在我的内心里,是更倾向于离开的。”

    萧晋猛地抬头,可还没有张嘴,董初瑶就用食指摁住他的嘴唇。

    “听我把话说完。”她脸上微笑不变,声音轻柔,“不要担心,我依然还很爱你,只是我不想这么痛苦的爱你,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看清自己和你的机会。

    我想知道自己对你的感情到底是初恋的昏头昏脑,还是真正的无所顾忌想知道离开你与和你在一起,到底哪个才更痛苦更想知道,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

    “我”

    “我不需要你给我答案,我要自己看!”

    董初瑶再次打断他要说的话,然后俯身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甜甜地说:“你把开拓国际市场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很开心,虽然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抱负有多大,但我能想象得到,这件事对你来说,一定不是可以随便拿出来哄女孩子开心的东西。

    所以,我的狗蛋哥,既然你已经这么信任我了,就再多相信我一点吧!给我三年的时间,或许用不了这么久,等我确认了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和你在一起时,不管是父母也好、爷爷和姐姐也好,谁都阻止不了我回来找你的。”

    萧晋怔怔看着女孩儿清澈的眼睛,良久苦笑一声,说:“你都已经决定了,我还有说不的权力么?”

    “乖!”董初瑶笑的更开心了,凑过去又重重亲了他一下,“好了,你赶快回去吧!”

    “瑶瑶!”萧晋叫住推开门要下车的女孩儿,说:“虽然还是很不甘心,但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那你就满怀感恩的好好思念本小姐吧!”董初瑶没有回头的跳下车,随便挥挥手,就朝大院的大门跑去。

    萧晋看见,路灯照在她带着一点婴儿肥的可爱侧脸上,有晶莹的水光闪烁。

    一个热情活泼、喜欢冒险和刺激的女孩儿,会像她所描述的那样理智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她只是在逼迫自己而已。

    归根结底,董雅洁说的一点都没错,造成这一切的,还是萧晋。

    但凡他不那么混蛋,或者足够强大,董初瑶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面色阴沉的开车回家,在马上要进入东瞰华庭小区的大门时,萧晋却猛地一打方向盘,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一个小时后,他和贺兰鲛坐在了一间酒吧里。

    酒吧是随便选的,带舞池的那种,很闹,光线昏暗,气味难闻,群魔乱舞,贺兰鲛明显很不喜欢这种地方,但没办法,自家老板要他陪着喝酒,他只能耐着性子在这儿坐着。

    “喂!怎么就就我一个人喝?你咋不动啊?”萧晋不满的用酒杯敲了敲桌子。

    贺兰鲛端起面前的酒仰脖便灌了个底朝天,一语不发。

    “没劲!”萧晋撇撇嘴,口齿不清道,“我真不应该把你叫来,原本是找人陪求求安慰的,可现在一看你这张死人脸,妈蛋的,老子更郁闷了。”

    贺兰鲛毫无情绪的看着他,说:“我不会安慰人。”

    “那你总会说话吧!随便说点什么,让爷爷儿听听。”

    “你喝不少了,我送你回家。”

    “切!”萧晋冲他竖了个中指,说,“你也是练过功夫的,应该知道,这点儿酒精,还不至于对我造成什么什么影响。”

    “但你并没有用内息去化解酒精。”

    “那是小爷儿不需要!”萧晋牛逼哄哄的指着自己鼻子道,“小爷儿就算不用内息,也是千千杯不”

    砰!

    他的脑袋砸在了桌面上,昏睡过去。

    贺兰鲛瞅瞅桌子上的酒**,再看向萧晋的目光就像看傻逼一样。任谁在二十分钟内灌下两**四十多度的伏特加,都不可能不倒。

    扶起一滩烂泥一样的萧晋,贺兰鲛走出酒吧大门,刚要下台阶,一个正往上走的姑娘忽然停住脚步,惊讶道:“诶?这不是萧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