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15章 传说
    从前门到后院短短的几十米距离中,巫飞鸾收获了无数的亲吻和拥抱,脑袋顶上今早刻意梳的发髻都被揉散了,见到巫雁行的时候,就像个被蹂躏过的娃娃一样,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看到他这副样子,巫雁行登时就要发火,却被巫飞鸾的一个拥抱外加一句“我好想你”,把所有的凌厉气势都冲的烟消云散。

    萧晋抱起过来蹭腿的猫咪,拿起一个苹果随意往贵妃椅上一瘫,就眯眼瞅起了巫雁行长袍下的满月,心里想着:不知道这个娘们儿今天有没有戴尾巴呢?

    可能是因为当变态当久了,巫雁行有些不习惯巫飞鸾这样的亲昵,待他的哭声稍稍一停,就淡淡开口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现在回你自己的房间吧,梳洗梳洗休息一下,为师有话要跟你萧老师谈。”

    “哦!”巫飞鸾有些失望,但还是乖巧的冲两人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巫雁行回过头,见萧晋撸猫都快撸睡着了,眉头不由轻轻蹙起,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想说什么就说,”萧晋闭着眼咬了口苹果,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我的感受了?”

    巫雁行抿了抿唇,问:“为什么把小鸾送回来?”

    萧晋挑挑眉,不答反问:“你说呢?”

    巫雁行脸上闪过一丝怒火,上前一步:“我们说好了的,我让你入股医馆,你收小鸾为徒!”

    “打住,亲爱的巫大神医,请你自己好好的回忆一下,我真的有这么说过么?”萧晋奸笑道,“我怎么记得,我说的是带小鸾回去考察,通过后才会收他为徒呢?”

    巫雁行一呆,随即就想起他确实是这么说的,不由柳眉一竖,厉声道:“你耍我!”

    萧晋一脸无辜的摊开手,说:“怎么能算耍呢?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收小鸾为徒的呀!这一点,可是没骗你的。”

    巫雁行银牙咬的咯吱吱响,喷火的眸子死死盯着萧晋,仿佛是要将他给烧成灰烬一样。

    良久,她长长吐出一口气,语气放缓道:“你要怎样才肯收小鸾为徒?”

    “提条件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萧晋坐起身,直视着她的双眼,问:“你的医术并不差,这从你在外面的名声上就可见一斑,小鸾光是继承你的一身医术,这一辈子就能衣食无忧了,为什么还非要他拜我为师呢?”

    “因为你比我强。”

    “这理由你骗骗鬼行,咱俩之间,就没有玩儿的必要了吧?!”

    巫雁行抿了抿唇:“你先答应我收小鸾为徒,我再告诉你。”

    萧晋翻个白眼:“我答应下来就会算数么?刚刚你还说我耍你呢,现在又相信我了?”

    巫雁行毫不犹豫的点头:“我信!因为你虽然是个混蛋,但起码算个男人,应该还没有无耻到去欺骗和玩弄一个孩子的地步。”

    萧晋意外的看她一眼,往后一躺,无所谓道:“算了,你爱说不说。”

    “你”巫雁行急了,走过去蹲跪在地上,抓住他的手道:“算我求你,好吗?小鸾灵气聪明,绝不会辱没你的医术的。”

    萧晋很无良的笑:“巫雁行,你越是这个样子,我就会越好奇为什么,所以,你就死心吧!不得到答案,我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巫雁行沉默,神情挣扎良久,最终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告诉你。之所以一定要让小鸾拜你为师,是因为我想让他学会你的阴阳灵枢针。”

    萧晋瞳孔微微一缩,神色阴沉下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爷爷的爷爷曾经遇到一个道人,”巫雁行说,“他见过那道人施展阴阳灵枢针,回家后凭记忆画下了几式针法。很巧,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给自己解毒时用了其中一式。”

    萧晋一呆:“你单凭一个画像和我的动作就能确定那是阴阳灵枢针?”

    “除了阴阳灵枢针,我想不出还有什么针法能够那么快速的清除体内剧毒。”

    “所以,你这等于就是在拿小鸾来赌喽!”

    巫雁行表情落寞下去,又叹了口气,说:“我只能赌,小鸾拥有万中无一的先天神脉,据说只有阴阳灵枢针才可以解救”

    “先天神脉是什么玩意儿?”萧晋霍然起身,抓住巫雁行的肩膀问道。

    巫雁行仔细看看他的表情,心下了然,就问:“你已经发现小鸾体内多出了半条经脉的事情,对吗?”

    “少废话,说关键的。”

    巫雁行摇了摇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隐约记得小时候爷爷跟我说过,有的人体内不止十二条经脉,或多或少,传说中修炼成仙的人就会这样,所以这种情况就被称之为先天神脉。

    当然,所谓的修炼成仙只是传说,不足为信,但爷爷说历史中但凡拥有先天神脉的人,无一不是年纪轻轻就在文治武功方面崭露头角之辈。

    而且,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会英年早逝,突然无疾而终。例如汉朝的霍去病和汉昭帝刘弗陵,其中活的最久的两个人,一个是周瑜三十六岁,一个是柴荣三十八岁。”

    这番话听的萧晋一愣一愣的,而且,作为一个习惯用理性思考和推论的人,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原因很简单没有证据。

    毕竟谁也不能穿越回一千多年前去给那些早死的牛人把把脉。

    摇摇头,他道:“你所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先不讨论,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认为阴阳灵枢针可以救小鸾?又是你爷爷告诉你的吗?”

    巫雁行点头:“说实话,阴阳灵枢针到底能不能救小鸾,我也不知道,只是当时爷爷说,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改变先天神脉命运的方法,也只有阴阳灵枢针有这个可能了。”

    “我去!”萧晋一头倒回贵妃椅上,无语道,“说了半天,还是死马当活马医啊!”

    巫雁行露出坚定的目光,郑重道:“小鸾是我亲手养大的孩子,哪怕只是传说,哪怕只有微不可查的一丝希望,我也绝不会轻易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