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8章 变态师父和变态徒弟

第608章 变态师父和变态徒弟

 
    萧晋满头黑线,瞅瞅一脸心虚表情的巫飞鸾,他严重怀疑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是不想见到自己女朋友满口坏牙才那么说的。

    “没关系,”他笑容越发和蔼起来,对妞妞说,“老师是医生,小鸾跟着老师学习,也是医生,所以妞妞不怕,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要是牙齿长了虫子,那就让小鸾治,他要是治不好,老师就抓几十只虫子塞他嘴里。”

    巫飞鸾的小脸瞬间就青了,而且貌似马上就要吐出来的样子。梁妞妞一开始还听得很开心,可到了最后,竟也吓白了脸,连连摇头道:“不要了不要了,妞妞可以不吃甜食的,老师你千万不要让小鸾吃虫子,多吓人啊!”

    萧晋闻言,就忍不住默叹了口气。囚龙村养出来的女孩子咋就都这么傻呢?这不是明摆着要被自己和巫飞鸾这样的混蛋坑的嘛!

    摇摇头,他就严厉的看向巫飞鸾,语含威胁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巫飞鸾眼角抽搐了一下,低下头说:“知道了。一百遍汤头歌,弟子会在一周之内默写完的。”

    萧晋点点头,摆手让他们离开。

    这是他跟巫飞鸾后来商量的结果,犯了错不想当女装大佬,就要在一周之内默写一百遍的汤头歌。到目前为止,巫飞鸾还是个直男无疑。

    “你为什么对巫飞鸾总是这么苛刻?”两个孩子离开后,萧晋和郑云苓在大棚里查看药材的长势,没多久,郑云苓便忍不住打字问道。

    “我也不想啊!”萧晋无奈的摊开手,说,“那孩子太聪明了,以至于连房文哲那样的垃圾都被改造了,他还是没多大变化。虽然现在的他已经学会开始为别人着想,但依然拿捏不准随心所欲和问心无愧之间的尺度。

    他还太是非观念还不稳定,可年龄太大了又无法继承我的衣钵,时间紧迫,所以我只能对他苛刻一些。毕竟我只想培养出一个医术上的妖孽,不想教出一个道德上的败类。”

    “你不怕孩子生出逆反心理么?”郑云苓又问。

    “这正是我最喜欢那孩子的一点,也是最像我的一点。”萧晋笑了起来,“他聪明绝顶,所以心里很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在达到目的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郑云苓无语的摇摇头,打字说:“变态师父选的徒弟也是变态。”

    萧晋得意的哈哈大笑。

    又看了一会儿,两人通过小门来到第二个大棚里,里面有一个妇人正在打理,因为温暖的缘故,妇人上身只穿了件红秋衣,虽然什么都没露,可看到萧晋进来,还是慌忙的跑掉了。

    萧晋挠挠头,问郑云苓道:“这是谁家的媳妇儿啊?村里当街喂奶的女人都不是一个两个,怎么这位这么害羞?”

    郑云苓白他一眼,用手机回答道:“那是建军家的,建国的弟妹。小两口结婚还没一年,一直在外打工,听建国说在家里比外面挣的还多,就带着媳妇儿回来了。

    因为没赶上绣活,上个月建国带他们来家里,当时你去龙朔了,我就做主让他媳妇儿来帮忙打理药材,一个月给一千五百块钱,忘了跟你说。”

    萧晋点点头,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看着办就好。不过,太滑头的不要,这里的药材关乎着咱们的资金储备,可没时间去调教什么人才。”

    挨个转完五个大棚,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在又跟建造大棚的梁胜利等人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两人就回了家。

    正好家里绣活酬劳的发放也刚刚做完,翠翠娘是最后一个来领钱的,迎面碰上萧晋进来,就笑咪咪的招呼道:“她干爹回来啦!什么时候到家里坐坐,吃顿饭,顺便再帮嫂子劝劝大山。那个憨货,这才刚能下地走动,就非要去干活,一拦就急眼,你替嫂子好好训他一顿!”

    “成。”萧晋干脆的点头答应下来,说,“不过,家里两个病号,嫂子你已经够操心的了,饭就免了,待会儿天黑了,我就去家里看看。”

    想起伺候家里那爷俩儿的这三个月,翠翠她娘鼻子就忍不住泛酸。她是个脾气厉害的,以往都是丈夫和闺女伺候她,她只负责伺候儿子,现在闺女不在家,丈夫和儿子又都断了骨头,这仨月可算是把她给累坏了。

    “哎,好。”她委屈的点点头,这才想起女儿,问道:“翠翠她在城里还好吧?!”

    “翠翠挺好的,似乎又长了点个儿,更像大姑娘了。她们学校元旦放假,下次我去龙朔,就带她一起回来。”

    一听她提起梁翠翠,萧晋就一阵心虚,虽然他啥都没干,可那丫头的心思他也拦不住,总觉得要是被大山两口子知道了,肯定会指着他的脊梁骨大骂禽兽。

    唉!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送走大山媳妇儿,他郁闷的摇了摇头,刚要转身,却见秋语儿一手一个牵着梁小月和梁二丫的手正往这边走。

    看看表,还不到放学时间啊!这姑娘不会是每天都这么早退吧?!你妹的,几天不收拾你,这就皮痒痒了?

    他当即抱起膀子,目光不善的站在了院门前。

    “爹,你在这里站着做什么?”梁小月走过来后问。

    “没事儿,爹吹吹风,你先跟二丫回家做作业去吧!”萧晋笑着对两个小丫头点点头,目光就又转到秋语儿的脸上。

    秋语儿被他盯得心里一阵发慌,不明白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又不敢问,只好战战兢兢的束手站在原地。

    等两个丫头都进了屋,萧晋才开口问道:“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放学吗?”

    秋语儿点头:“是、是的。”

    萧晋眼睛一眯,寒声又问:“你是不是觉着自己的伤疤快好了,就可以不拿我的话当回事了?”

    秋语儿娇躯一紧,慌忙摇头道:“没有!我一直都严格遵守着你的吩咐,从来都没有过别的想法啊!”

    “是么?那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去教课时要到下午四点多才放学,而你不到三点半就回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