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6章 萧门周氏
    “萧,你能这么看重我,我很开心。”说到这里,周沛芹重新依偎进萧晋的怀里,闭着眼说,“但我真的不需要那么多,只要你将来能给我和小月一个安身之地,如果还能像现在这样疼爱我们的话,我就知足了。”

    萧晋很感动,还有点莫名的生气,拿起戒指,抓住她的左手往无名指上一套,就蛮横道:“你的男人不是什么好鸟,从小就是被爷爷骂着不孝和逆子长大的,所以,在娶谁当老婆这件问题上,他也管不了我。

    你放宽心的把它戴上,这不是我随便买来哄你开心的,而是一个承诺:总有一天,你会变成萧门周氏,梁小月也会改名叫萧小月。”

    “萧门周氏”这四个字一出来,就像是一柄大锤一样狠狠砸在了周沛芹的心上。

    她猛地抬起头,抓着萧晋胳膊的手用力到了极点,双眼死死的盯着他,颤抖着声音说:“萧,我求你,你别那这种事开玩笑,要不然,我我会死的。”

    “你就放一千一万个心吧!”捧住女人的脸蛋重重亲了一口,萧晋笑着说,“我就算是再混蛋,也不会拿这种事来哄骗你的。”

    周沛芹的眼泪瞬间就成决堤之势,但似乎是怕被外面的人听见,将脸深深的埋进他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就足足哭了近半个小时,哭的身体都软了,萧晋只能用力抱着她,防止她摔倒。

    他知道,周沛芹之所以会哭成这样,其实是因为她一直都缺乏真正的安全感,或者说,她一直都认为自己不可能永远都能呆在他的身边。

    年龄大、离异和带着一个快要十一岁的女儿,这三种情况即便放在城里的女人身上,在普罗大众的眼里,也会掉价很多,更何况思想更加封建的农村?

    长得好看什么的,她只当是可以暂时拴住萧晋心的一根绳子,想着等自己年老色衰的时候,闺女肯定也已经长大成人,那时即便被抛弃,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所以,此时此刻,当她真正看到了萧晋的心,那种守得云开见明月的喜悦和幸福感一下子冲进她的胸膛,闷的她呼吸都开始困难,必须狠狠地大哭一场宣泄一下才行。

    愧疚于事无补,所以萧晋能做的,也只有忍着腰酸背痛半扶半抱着她站在那里。

    半个小时后,当梁小月进来喊他们吃饭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爹正趴在床上,而她娘则跪在旁边给他捶腰。

    “娘,爹他咋了?”小萝莉茫然的问。

    周沛芹的表情有些讪讪,不知该怎么回答,还是萧晋会撒谎,说:“没事儿,刚刚不小心扭了一下。”

    梁小月懵懵懂懂,又问:“为啥会扭到啊?”

    萧晋脸上就装出一副沧桑的样子来,叹息着说:“闺女啊!爹是年龄大了,这人一老,骨头就会变脆,稍微动作大点儿,就容易扭到伤到。”

    梁小月眨了眨眼,就走上前,握住他的手,神色怜惜的说:“爹你别担心!有小月呢,小月长大了会养活你的。”

    “哈!有闺女这句话,爹这腰不要也值!”萧晋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拉住小丫头的手,说,“走,咱们去吃饭。”

    周沛芹满脸都是温馨和满足的笑。

    等他们父女出去,她才抬起左手,目光迷醉的看着那颗璀璨夺目的钻石,良久才深吸口气,将戒指摘下来,仔仔细细的藏进床头木柜的最下面。

    村里人天天干活,可不敢戴着那么贵重的东西乱跑,要是不小心弄丢了,她非气的跳河不可。

    吃饭时,萧晋发现她没有戴戒指,猜到是因为什么,便也没有多问。

    他不在的这几天,帮他代课的是秋语儿。大明星的文凭见识虽说不如陆熙柔,但教几天小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于是,饭后,他干脆又把秋语儿赶去上课,而他则在看过贺兰艳敏的身体之后,走进了只有他和郑云苓才能使用的配药小屋。

    屋子里,郑云苓正在给毛球丢下的那只吉娃娃灌药,可怜的小狗已经虚弱的不能动了,只能任由她摆布。

    萧晋挑挑眉,走过去问:“云苓你还懂兽医?”

    郑云苓抬起眼皮看看他,再没什么反应,直到半碗药全给吉娃娃灌进去,才起身擦擦腿上滴到的药汁,拿起手机打字道:“不懂,但我摸着它好像断了根肋骨,我给它喝的是愈合人骨头的药,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内伤,就听天由命了。”

    萧晋满头黑线,看看可怜的吉娃娃,心说但愿你命够大,如果真能好,老子家里也不缺你一口吃的。

    这时,郑云苓换上一双旧鞋,拿起衣帽架上的外套穿在身上。萧晋看的奇怪,就问:“你要去哪儿?”

    郑云苓指指东边,又用手比划了个拱形,萧晋看懂了,她是要去种草药的大棚转转。

    “我跟你一起去吧!”他说。

    郑云苓不置可否,转身出了门。

    南方的冬天天气阴冷,山里人口少,又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挡风,温度要更低一些,寒风也更加的凛冽,所以刚出院门没多久,郑云苓的小脸就被吹得红彤彤的。

    萧晋见了一拍脑袋,说声“你等我一下”,就飞奔回家。

    郑云苓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奔跑的背影,忽然很想知道,他只是习惯性的对人好,还是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没多久,萧晋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条围巾。

    帮她围上后,他说:“一直都忘了问你喜欢什么颜色,所以我就做主买了白色,要是不喜欢的话,告诉我,我下次给你换别的。”

    郑云苓感受着脖子和脸上的温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打字道:“这个很贵吧?!你已经给我买过很多东西了,以后不要买了。”

    “我钱多烧得慌,不花就浑身刺挠。”萧晋咧开大嘴笑着说,“你是医者,救治病患是你的天职,所以,我的郑大神医,以后但凡我买的东西,你该拿就拿,该要就要,权当是在做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