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5章 钻石和钻戒
    梁德富搀扶着毛球灰溜溜的离开了囚龙村,因为萧晋的眼神和口气让他们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猛兽给盯上了,更因为他们在村里转了一圈,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们。

    笑话,萧晋这会儿身上正揣着村里人的几十万货款,别说村里人本就不待见他们,就是真关系不错,也没人敢在这时候帮他们出头啊!

    最后,他们又不甘心的去找老族长,好家伙,要不是跑得够快,差点儿被梁庆有的拐棍给敲成佛陀。

    院子里安静下来,梁玉香站在堂屋门前,流着泪,委屈却又有些倔强的看着萧晋,像是在说:“见到了吧?!那就是我以前的男人,我就是这么蠢,有没有觉得自己捡到了垃圾?”

    萧晋没理她,而是转身走出了院门。

    梁玉香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咬咬嘴唇,跟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梁玉香的家里,萧晋径直走进卧室,梁玉香在门口犹豫片刻,也走了进去。

    “萧,我唔”

    想要说的话只说了两个字,就被萧晋近乎粗暴的热吻打断。紧接着,萧晋用最快的速度撕扯掉她的衣服,然后就蛮横的闯了进去。

    梁玉香一声痛呼,眼泪再次汹涌滑落。

    “疼吗?”萧晋凶恶的问。

    梁玉香心里又悲又痛,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自己不配得到什么关爱和呵护。

    然后,萧晋接下来的话却一下子就将她从地狱里给提到了天堂。

    他说的是:“疼就对了!梁玉香,你给老子记住,从今往后,这世界上只有老子才能让你疼,让你哭,要是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因为别的男人流泪,老子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梁玉香蓦然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你你不嫌我恶心吗?”

    “笑话!钻石不小心掉进了粪坑,就不是钻石了吗?”

    梁玉香嘴巴一瘪,然后再瘪,然后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且还是抱着他的脖子嚎啕大哭。

    萧晋本想退出来的,可无奈被抱得太紧,只能尽量用手肘支着身体,以免压到她。

    不知过了多久,梁玉香的哭声才渐渐的小了,他用手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说:“为了那么一个让人不齿的垃圾货色,你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还哭得这么伤心,就不怕我会吃醋么?”

    “对不起!我不是为他哭的,就是就是心里委屈。”

    “心里委屈找男人啊!否则要我干嘛?还没有擀面杖兄长呢。”

    梁玉香破涕为笑,轻打了他一下,又噘起嘴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差点没疼死我!”

    萧晋微微一笑,正打算起来,后腰却被一双软腿夹住。只见女人面红如花,鼻息咻咻的说:“小坏蛋,弄疼了人家就想跑,都不用负责任的吗?”

    萧晋还能说啥?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用粗暴的手段安慰完梁玉香,他走回村后的院子,要进门前,忽然心里一阵心虚。周沛芹才是对他最毫无保留的那个,可他却连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跟她说,就已经被两个女人用过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并不比梁德富更高尚多少。

    郑云苓在厨房做饭,见他回来点了点头,神情冰冷,这就让他更加的心虚了。

    走进堂屋,还没看见周沛芹人影,梁小月就跑过来,一脸委屈的说:“娘把蛋糕放进了冰箱,说是下午放学才能吃。”

    萧晋弯腰把她抱起来,亲了亲苹果一样的脸蛋,小声说:“那待会儿等你娘出去了,咱们偷偷拿出来吃一点,回头她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爹爹吃了。”

    梁小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然后不知怎的小脸一红,就轻推着他的肩膀说:“爹你你放我下去吧。”

    萧晋一呆,然后心里就默叹了口气。

    自从初潮过后,小丫头就像是吃了伊甸园的苹果一样,莫名的就突然有了男女之别的意识,与他已经不怎么像以前那样亲昵了。

    他每次都会很失落,但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孩子总要长大,父母不可能把他们抱在怀里一辈子。

    摇摇头甩去那些不合时宜的思绪,他把小丫头放下,宠溺的捏捏她的小脸,就抬步进了卧室。

    周沛芹正在收拾床铺上女儿的被子。萧晋出门的时候,小月会来陪她睡,现在萧晋回来了,闺女自然就得腾地方。

    被人从后面温柔的拥住,她就顺势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闭眼惬意的靠在自己最熟悉的怀里。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嗯。”

    “哪里想了?”

    周沛芹脸色微红,不说话,双手却摸到萧晋环住自己腰肢的手上,用力的握住。

    她就是这样,像一汪温泉,你永远都不会在她身上感受到澎湃的热情,却能给你最适合你的温度。

    有些女人适合做女朋友,例如董初瑶和田新桐有些女人适合做情人,就像赵彩云和梁玉香有些女人适合金屋藏娇,比如苏巧沁而周沛芹,却是天生的妻子人选。

    男人遇到这样的女人,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用最快的速度娶回家。

    萧晋不是傻子,但他现在还无法谈论“娶”字,只能用别的方式来补偿,比如一枚钻戒。

    当他拿出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体僵住了。

    周沛芹虽然文化水平不高,见识也不多,但钻戒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当看到那颗光华夺目的硕大钻石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悦的接受,而是惊恐的拒绝。

    她离开萧晋的怀抱,后退一步,摇头说:“萧,这个我我不能要。”

    萧晋倒有点傻了,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能要?”

    周沛芹低下头,幽幽地说:“虽然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讲过,但我能猜得出来,你肯定不是来自一般的家庭。所有人都知道,大家里规矩多,就算是普通人家都不会轻易接受一个结过婚有孩子的女人,更何况大家?而且我还比你大那么多岁,我们我们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