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4章 弄死都没事
    出一点小小的丑,就能让女人开怀大笑,这买卖很划算,所以萧晋经常做,而且做得不亦乐乎。

    在恋爱的时候还时刻在乎什么男人尊严面子的直男,如果能找到女朋友,那赶紧像菩萨一样供起来吧!因为现在眼瞎的好姑娘已经越来越少了。

    一路翻山越岭,不到十一点,萧晋就推开了家门,可还没来得及喊一声“我回来了”,忽然旁边“呜”的一声,一道小小的黑影贴着地面直扑过来,他下意识的就一脚踢了过去。

    只听“嗷”的一声惨叫,他定睛再看,却发现那竟然是一只小小的泰迪犬,而且口吐鲜血,眼看就不行了。

    顿时,萧晋脑门儿上就想往外冒冷汗,心说这不会是哪个女人买来送给闺女的宠物吧?!这要是让我给一脚踢死,闺女的叛逆期是不是就该提前了?

    正担心着,堂屋门口猛地响起一声尖利的叫喊,紧接着棉布帘子就被掀开,一个胖胖的妇人冲了出来,嘴里一边喊着“我的宝宝”,一边向泰迪跑去。

    妇人真的很胖,吨位起码一百四往上,关键是个儿还不高,撑死一米五五,所以跑起来一点都不像跑,倒像是滚,特别是她还穿了一身臃肿的貂皮大衣,就像一枚毛茸茸的大球一样。

    萧晋放下心来,只要不是自家孩子的宠物就行,别人的敢在自己家咬自己,踢死活该!

    这时,堂屋的棉布帘子后面陆续有人出来。周沛芹、郑云苓、贺兰艳敏、秋语儿、小月和二丫都在,后面还跟着梁玉香,只是这女人的眼眶又红又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萧晋蹙起眉,正要询问,却见最后又有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而且脚步不停的向那哭狗的胖妇人走去。

    这男人他见过,在梁玉香家有一张她们两人的简单合照,结婚照。

    瞬间,他猜到了什么,眼睛就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爹爹!”梁小月甜甜的叫了一声,就要跑过来,却冷不丁的听那毛茸茸的球体一声大叫,给吓得停住了身形。

    “你是哪里来的小瘪三,怎么这么狠心?竟然把我这么可爱的宝宝打成这样,你还是个人吗?”

    萧晋没理她,走到梁小月身前,把手里的包交给迎上来的周沛芹和郑云苓,然后揉揉小萝莉的脑袋,柔声说:“这次爹爹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芝士蛋糕,快进屋,让你妈拿给你吃。”

    梁小月开心的点点头,转身就拉着梁二丫和贺兰艳敏进了屋,周沛芹和郑云苓都有些担忧的看他一眼,才表情复杂的跟进去。

    萧晋知道她们是担心自己又惹事,但没办法,有些事都找上门来了,是个爷们儿都不能躲。

    点燃一支烟,他转过身,双手插兜,痞气十足的望着那毛球和男人说:“你们又是哪里来的贱人?畜生跑到别人家咬人,不赶紧打死,还要干嘛?留着过年吗?”

    “你侬个小赤佬!”毛球气急,家乡话都彪出来了,冲上去指着萧晋的鼻子就骂,“侬晓伐晓得阿拉宝宝值多少钞票的?把你卖了都赔不起的呀!侬个该死的乡下人、十三点、刚b样子,今朝老娘跟侬没完,侬”

    啪!

    一声清脆至极的耳光打断了毛球的那尖利刺耳的嗓音,萧晋呲牙咧嘴的掏掏耳朵,说:“喂!现在是文明社会,请讲人话好吗?”

    毛球被打蒙了,捂着脸好半天才真正相信自己被一个山里人给打了,一向自认为出身祖辈受过洋人文明熏陶、华夏最先进发达和文明地区的她,如何能忍?

    “嗷”的一嗓子,她挥舞起王八拳就朝萧晋的脸上挠去。

    对于这种人,萧晋当然不会在乎她的性别,右腿随便一抬,就像踹狗一样把毛球给踹飞出去,让她真正的变成了滚地球。

    虽然并没受什么伤,但毛球终于不敢再嚣张了,坐起身看看已经脏污不堪的貂皮大衣,冲着自家男人就哭骂起来:“你眼睛瞎了?没看到有人打老娘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男人相貌堂堂,但身材瘦弱,一看就是个没骨气的软蛋,面对一脚就能把一百四五十斤踹出去的萧晋,哪里会有往上冲的勇气?可毛球生气了,他又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珠子一转,就跑过去将毛球扶起来怜爱的抱在怀里,并凶狠的望着萧晋。

    “你你是什么人?我可警告你,这村子可是老子的家,只要老子一声喊,全村的人都会过来,弄死你都没事,知道吗?”

    萧晋笑了,双手交叉在小腹前,人畜无害的说:“你喊吧!今天你要是不把老子弄死在这儿,老子就弄死你。”

    平淡却饱含杀气的话,一下子就让男人的脸变得惨白。不说村里仅剩的那几个男人会不会帮他,就算会,在这里喊一声也没人听得见啊!手机也没信号,让他上哪儿叫人去?

    懦弱的男人,永远只会朝女人耍威风,于是他猛地一转头,就对梁玉香声色俱厉道:“梁玉香,你说,这是不是你找来相好?你个贱人,平日里装的那么可怜,老子还觉得对不起你,现在看来,老子真是瞎了眼!”

    梁玉香瞬间再次泪崩,咬牙道:“梁德富!你闹够了没有?不就是想让老娘看看你现在过的有多好吗?老娘看到了,而且一点都不羡慕!赶紧滚吧!别在人家家里丢人现眼了。”

    “你说什么?”梁德富没想到以前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梁玉香竟敢这么对自己说话,顿时大怒,“你敢让我滚?这里是老子的家,老子爱来就来,爱走就走!倒是你这个不要脸的骚啊!”

    话没能骂完,因为一个烟头打到了他的左眼上,疼得他一把推开毛球,捂着眼惨叫起来。

    “滚!”萧晋上前一步,阴冷的目光盯着两人,声音里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从现在开始,如果再让我见到你们踏进囚龙山一步,老子就让你们真正的明白,什么才叫作弄死都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