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601章 同志仍需努力

第601章 同志仍需努力

 
    鸿天大饭店,依然还是“玄”字号包厢,依然还是只点了一壶茶,但这次却没人敢再骂萧晋或者找保安了,服务员在退出去的时候,甚至都是弓着腰的。

    萧晋还注意到,那服务员的脸有些白,显然不是粉抹多了,而是吓得。

    他忽然很想知道,上次那个服务员和俩保安后来怎么样了。

    不多时,包厢门被人打开,梁喜春闪身进来,就那么垂手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萧先生。”

    “这是你的地方,别那么拘束,坐吧!”萧晋倒了两杯茶,见她规规矩矩的坐在旁边,就推了一杯过去。

    “谢谢萧先生。”梁喜春欠了欠身子,不管是不是真心的,反正姿态十足。

    “前几天在这儿骂了我的那个服务员和那俩保安,你怎么处理的?”点燃一支烟,萧晋看似随意的问道。

    梁喜春干咽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说:“服务员打掉了满嘴的牙,保安每人打断一条腿。”

    嘶!这娘们儿可够狠的!

    萧晋眉头皱了一下,梁喜春以为他不满意,立刻就站起身,补救道:“我已经让人记下了他们的家庭住址,随时都可以派人把他们抓来!”

    你妹的,感情老子在你眼里,比你还狠毒啊!不过这也不错,怕总比不怕好。

    笑着摇摇头,萧晋摆手让她坐下,说:“没什么,做都做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这么着吧!”

    梁喜春明显松了口气,笑着说:“萧先生做事就是大气,那种垃圾货色,确实不值当的一般见识。”

    “咦”萧晋夸张的揉了揉胳膊,不爽道:“鸡皮疙瘩掉一地!这就是你的马屁功夫?真不知道段鸿朗是有多蠢,才会被你给拿下。”

    梁喜春涨的粉脸通红,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郁闷的低下头。

    她哪是不会拍马屁?分明是不敢在萧晋身上用她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刚才那句话虽然听着很恶心,却是她难得正正经经的心里话。

    “段鸿朗这两天回来过吗?”滋溜一口茶水,萧晋问道。

    “前天回来了,然后昨天就又走了。”说着,梁喜春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然后接着道:“走之前,他、他把这家酒楼过户到了我名下,还说是作为他会回来接我的保证。”

    萧晋眉头微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问:“接你去哪儿?”

    “加拿大。”

    “你想去吗?”

    “不想。”

    “是真不想,还是只是对我说不想?”

    梁喜春又站了起来,摇头跟拨浪鼓一样,满脸都是真诚的说:“千真万确!我真的不想去什么劳什子加拿大。我连半句英语都不会说,去了那儿只能靠段鸿朗养着。他就是个废物,一旦段学民完蛋,唯一的结局就是坐吃山空,我才不会去那么老远的一个地方跟着他受罪。”

    萧晋满意的笑起来,夸奖道:“你确实是个聪明人,而且很乖。乖了就该有奖励,从现在开始,这家酒楼就真真正正是你的产业了。”

    梁喜春蓦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道:“萧先生,您您说的是真的?”

    萧晋撇撇嘴:“瞧你那点儿出息,一家破旧楼而已,还不值得老子拿它来耍你。”

    梁喜春顿时就激动起来,脸上的喜色毫不掩饰。她是真的高兴,离开村子这么多年,好事坏事龌龊事都干过,这还是她第一次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想到以前在岭南被张德本糟践成那样却什么都没落着,她的鼻子就一阵发酸,泪珠眼看着便要往下掉。

    “把猫尿给老子收回去!”萧晋不耐道,“好好做事,以后你得到的会是这间酒楼几十甚至几百倍,明白吗?”

    梁喜春赶紧抹抹眼角,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道:“我明白,谢谢萧先生。”

    “另外,记得赶紧把有关段鸿朗的一切首尾都弄干净,要是你这次被牵连进去,我依然还会把你弄出来,但还能不能这么逍遥自在的当老板娘,可就说不准了哦!”

    梁喜春心里一惊,赶忙郑重道:“您放心,从接近段鸿朗的最开始,我就时刻注意着这一方面,保证不会有任何疏漏。”

    “嗯。”萧晋点点头,“我这次来没别的事,就是通知你一声:不用害怕了,龙朔那位太子爷用不着你去攻略了。”

    此时此刻,梁喜春只觉得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幸运日,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的来,但脸上还得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问:“为什么?是喜春哪里做的让萧先生您不满意了吗?您说,该打该罚我都认。”

    萧晋摇摇头,起身边走向包厢门边道:“别想那么多,跟你没关系,只是计划提前了,时间不足以让你做好一切准备。目前,你就先暂时在天石县呆着,好好经营你的酒楼,回头我再让人给你换个身份,到那时你就是清清白白的梁喜春了。”

    “哎!哎!”梁喜春强抑住内心的激动,站起来连连鞠躬道:“谢谢萧先生,我一定严格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以后不管您要我做什么,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记住你说的话,不用送了。”丢下这句,萧晋就离开了包厢。

    包厢外的服务员见自家老板没有跟着出来,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忽然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大笑,没过一会儿,笑声又慢慢变成了呜咽。

    这可把服务员吓坏了,心说老板不会是被刚才那个人给弄疯了吧?!

    萧晋的听力比服务员好多了,梁喜春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也很满意,至少这说明那个女人的心机并没有深沉到恐怖的地步,一切都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走出酒楼,他长长伸了个懒腰,抬头瞅瞅刺眼却没有什么温度的太阳,嘴角慢慢勾起。

    一切都在按着计划向前推进,只是要达到对抗易家的地步,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