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99章 牺牲不是免死金牌

第599章 牺牲不是免死金牌

 
    “活该!”

    听了萧晋郁闷的原因,方菁菁很高兴,并给予了一个非常简单且有力的评价,这才去拆他送自己的礼盒。

    拉开丝带,打开盒盖,里面还是一个盒子,只不过颜色是黑色的,盒盖的正中间有一行烫金的英文字母。当她看清那行英文字母的那一瞬间,心脏突然就狠狠挑了一下,激动的双手都开始颤抖。

    回过头,她惊喜却凶恶的说:“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耍我,我这就辞职回龙朔!”

    萧晋翻个白眼:“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方菁菁深吸口气,然后屏住,双手抓住盒盖,缓缓打开。

    足足三十二支唇膏整齐的排列在里面,黑色的金属材质散发出幽亮的光芒,很唬人,在萧晋这种直男的眼里顶多就是挺好看,可在对口红痴迷的方菁菁心中,这就是一个珍宝箱。

    “这这个三十二支限量版套装早就售罄了,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你是怎么买到的?”姑娘的声音都开始颤抖,抱着盒子不撒手。

    萧晋才不会说耗子和胖子为了找这个差点累成狗,只是装逼道:“花钱买到的。”

    方菁菁撇撇嘴,最后又深深的看了那些唇膏一眼,仔细的盖上盒盖,放在桌子上,然后走过去拉起他,顺势挽住他的胳膊,说:“你这个时间来,一定还没吃午饭吧?!走吧,我请你。”

    萧晋低头瞅瞅被她抱住的手臂,笑道:“没想到不到两万块钱的东西竟然就能让你这么主动,这可比外面那些喜欢包和鞋的姑娘好伺候多了。”

    “别自作多情!”娇俏的白他一眼,方菁菁说,“我是你的员工,你还是我的老板,仅此而已。”

    萧晋哈哈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到了楼下餐厅,点了几个菜,两人一起吃了一会儿,方菁菁就正色道:“昨天,县国土资源局里的一个科长被纪委的人带走了。”

    萧晋挑了挑眉,冷笑道:“这么说,事情已经开始了?”

    方菁菁点头:“马建新昨天晚上给我打了电话,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今天就不来见你了,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打他个人手机就好。”

    萧晋想了想,问:“顾龙呢?”

    “顾大哥正在跟进花子徒的事情。”方菁菁回答说,“对了,一直忘了跟你说,我觉得他不能一直就那么当个见不得光的所谓大哥,所以,前段时间就给他注册了一个房地产公司。

    如果咱们的规划成功的话,天石县迟早都是要发展起来的,到那时,这里的地价和房价肯定会蹭蹭的往上涨,我已经看好了几块地,打算等段学民一下台就立刻让顾大哥买下来,自己开发也好,过几年转手卖掉也好,肯定都会有不错的进项。”

    萧晋听得连连点头,笑呵呵的说:“来到龙朔之后,我做的最英明神武的一件事,就是把你从董雅洁身边给抢了过来,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来,为了这份聪明,咱们干一杯!”

    方菁菁送给他一对好看的卫生球,撇着嘴和他碰了下酒杯,说:“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另外,我可不是被你抢过来的,是我自己觉得暂时离开董姐一段时间比较好。”

    萧晋满眼都是狡猾的光芒:“你以为你的这种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方菁菁一呆,随即想起,自己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可不就是因为眼前这货的蛊惑么?难道他那个时候就已经想要让自己为他做事了?

    半晌之后,她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说:“没事儿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你是不是有病啊?就不怕我一生气真的甩头就走?”

    萧晋的笑容瞬间就变得温柔起来:“我知道你不会。”

    方菁菁眨了眨眼,心里就默叹口气。她不得不承认,萧晋在笼络人心方面的能力,至少能甩董雅洁几条街。

    他平日里的不正经、说话的随便、毫无老板的架子、以及时不时的暴露一下自己的无耻,其实都是在刻意营造一种平等的状态。让你知道,他很尊重你,你不是他的下属和员工,而是他十分倚重的朋友,甚至家人。

    为这样的老板做事,只要是稍微有点良心的,谁能不尽心尽力?

    吃过饭,方菁菁回楼上办公室继续工作,萧晋则向酒店大门走去。

    刚要走出旋转门,一辆车就停在了门前,后门打开,下来一位时尚丽人,却是华芳菲。

    今天的女人没有再穿旗袍,而是衬衫加阔腿长裤,外罩一件巴宝莉的风衣,显得干练十足,只是她脸上的气色依然不太好,似乎比几天前还要更严重一些。

    “华小姐,几日不见,风采依旧啊!”萧晋笑呵呵的迎上去说。

    华芳菲对他似乎已经没有了虚与委蛇的耐心,冷冰冰道:“能把和以前一样难看形容成风采依旧,萧先生果然很会说话。”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说:“看来华小姐依然执迷不悟,那咱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回见。”

    说完,他抬步就走,华芳菲却一把拉住他,看看四周,咬牙低声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听这话,萧晋就知道她并没有把自己几天前给她电话号码的事情告诉房代云,这说明这个女人终于有了为自己考虑的想法。

    淡淡一笑,他道:“我记得曾跟你说过,在我眼里,你更适合做一位厨师。”

    华芳菲身体一僵,接着便悲愤道:“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替我决定我该怎么生活?”

    萧晋叹了口气,说:“我确实没有资格干涉你的生活方式,但很不幸,你站在了不该站的位置。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个人对华小姐是只有欣赏的,对事不对人,如果换成别人是你,我依然会那么做。

    另外,话说回来,华小姐,牺牲不是免死金牌!痴情不代表就一定无辜,为了爱情而做出的错事,一样要受到惩罚,你只觉得自己可怜,可曾想过这些年里被你、房代云以及段学民所伤害的那些人?

    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是你的自由,但自由从来都不是毫无代价的。

    这些,你从成为段学民情妇的第一天开始,就应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