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50章 原来如此
    一听见朱广生的名字,萧晋精神大振,说一句“见面详谈”,就飞奔出了医馆。

    他之所以会这么兴奋,是因为早在两个月前,耗子他们对于朱广生的调查结果是不乐观的,甚至做出了“与邓睿明有关的可能性不大”这样的判断。

    当初他从钱文远处拿到有关朱广生和他家人的信息之后,耗子和胖子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可查出来的东西却让他大跌眼镜。

    根据警局的档案记录,朱广生压根儿就不是因为杀人案坐的牢,而是酒后伤人案,因为受害者伤的很重,所以法院判了他六年。

    而经过走访,那位受重伤的受害者也确实存在。

    这一下子就堵死了所有可能性。不过,萧晋不死心,又让他们去查朱广生的家人,结果同样令人沮丧——朱广生任何一个家人的账户中都没有一次性的大笔资金流动过,他老婆的生活也并不铺张,进一步证明了,他根本就不是在替人顶罪。

    期间,萧晋甚至专门去找了一趟钱文远,问他是不是记错了,可钱文远瞪着眼发了毒誓,还说他跟朱广生的老婆早就有一腿,那女人说漏嘴的那天来了例假,他第一次替她开菊花,所以记得非常清楚——那个女人确确实实不小心说到了“替人顶罪”这四个字。

    事情变得非常蹊跷,为避免引起邓家的警觉,又不能调查的太深入,萧晋左思右想,就拿出几万块钱,让耗子找了个小白脸去勾引朱广生的老婆,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如果事实证明朱广生真的与邓睿明无关,权当花钱买个死心,可要是查出点儿什么来,几万块钱就千值万值了。

    现在,事情终于有了结果,而且还是萧晋最想要的结果,他如何能够不兴奋?

    驱车来到跟耗子约好的茶楼,他一推开包厢门,郝景龙就跟一个瘦高的年轻人一起站起来,喊了声:“老板。”

    “坐,坐下说。”萧晋摆摆手,让服务生送了一壶好茶过来,便让人家退了出去。

    “老板,这位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名叫高飞,您曾经见过的。”耗子一边为萧晋倒茶,一边介绍道。

    “见过?”萧晋仔细打量一下那表情局促的年轻人,高高瘦瘦,细长眉眼,皮肤细嫩,娘炮十足,典型如今脑残女们喜欢的小鲜肉,脑海中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由笑着摇摇头,说:“我还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高飞的神色更加局促了,郝景龙却笑着提醒道:“老板,您还记得您揍我的那个晚上吗?”

    萧晋回忆了下,忽然想到什么,指着高飞惊讶道:“你是当时坐在后座的那两个黄毛之一?”

    高飞尴尬的点点头:“是的,老板,当时我就坐在左边。”

    萧晋摇头笑笑,说:“你这头发一变黑,还真看不出来。不错,现在可比那时候帅气多了。”

    高飞讪讪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郝景龙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道:“说正事儿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老板。”

    “哎。”高飞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开口说:“在接到耗子哥的指示之后,我用了大概二十天的时间就跟朱广生的老婆上了床。不过,这个女人口风很严,任我怎么旁敲侧击,她都一口咬定朱广生是打伤人进的监狱,我怕引起她的怀疑,所以就没再多问。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主要就是各种陪她哄她,想让她对我产生感情,但没想到她比那些小姑娘要谨慎得多,**怎么玩儿都行,就是态度一直不冷不热。

    原本我都想放弃了,可就在上个月月底,事情出现了转机。

    她妈从老家来了,说是她弟弟赌博欠钱不还让人家给控制住了,要她拿钱赎人。她当然拿不出多少钱来,还跟她妈大吵了一架,然后她妈就住在她家不走了。

    我觉得这可能是个机会,于是就找耗子哥申请了十万块钱,前天给了她妈。果然,她特别感动,昨天给我做了一桌子菜,还买了两瓶好酒。

    吃饭的时候,她表示会尽快跟朱广生离婚,然后就哭着开始倾诉她父母只疼爱弟弟、拿她当摇钱树使之类的苦水。

    我趁着安慰她的机会多灌了她几杯,她说着说着,突然就来了一句:朱广生坐牢得的那些现金,一分不落的全都给了她弟弟,这才刚刚三年就败光了。

    我一听就赶紧问她是怎么回事儿,她犹豫了一会儿,就说:‘你对姐是真心的,姐就不瞒你了,但事情牵扯到一个很厉害的大人物,你听过后就把它忘了,一旦传出去,咱们俩都活不成!’

    我点头答应,她就把朱广生的事情都跟我说了。

    原来,朱广生确实是替人顶的罪,而且顶的也是杀人案,当时法院判他也是按照误杀判的,只不过等上面复查完案件之后,他的档案记录就被人给改掉了。

    我说:这也能随便改?她说具体那个大人物是怎么操作的,她不知道,但巧合的是,案发的那一晚,确实有个人在喝醉酒回家的路上被人打伤了,只不过那人不知道打他的人是谁,那段路上也没有监控,所以就成了悬案,最后不了了之。”

    听完高飞的讲述,萧晋沉吟片刻,视线就转到了郝景龙的脸上。

    耗子立刻歉意道:“对不起,老板!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去查那个伤者的时候,觉得能够确定他的情况与朱广生的档案描述一致,就没什么问题了,现在看来,是我疏忽了,我应该想办法接近他一下的。”

    “这不怪你,”萧晋摇摇头,说,“你不是专业的调查人员,没有查案子的经验,想不到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细节也不奇怪,就算是换成我去,估计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对高飞赞许道:“你做得很好,我要好好感谢你才行。这样吧!你下次再跟朱广生的老婆**的时候,多拍些亲密的照片交给耗子,然后就从他那儿拿五万块钱,权当这段时间的辛苦费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