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48章 没有取悦任何人的义务

第548章 没有取悦任何人的义务

 
    因为睡得太早,所以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苏巧沁就醒了。

    看见熟悉的卧室窗帘,她先是茫然的眨了眨眼,然后心里一惊,接着便感觉到身后那个熟悉的微暖胸膛,身子就软了下来。

    感受到男人贴心的温柔,她嘴角甜蜜的翘起,但没一会儿却又撅起了嘴,满脸都是懊恼之色。

    昨天费了那么大劲,折腾了那么久,期待了那么久,怎么到最后反而睡着了呢?苏巧沁,你真是头猪啊!

    不知道他劳累了一天,回到家却看到一个睡死过去的女人,心里会不会失望呢?

    应该……不会吧?!真是该死!笨的无可救药了。

    女人心里是又气又悔,没多久眼圈就红了,抬手刚想擦擦眼角,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是睡着了被萧晋抱回床上来的,也就是说,现在自己的脸上还带着妆!

    天呐!睡了一夜,妆容还不知道已经花成什么鬼样子了呢!

    绝对,绝对不能让他看到!

    屏息倾听身后的声音,男人呼吸均匀,似乎还在沉睡,她稍稍松了口气,咬住下唇,就抓住腰肢上的那只手臂,想要将之挪开。

    不料,那只手仿佛自有灵性一般,刚刚被抬起一点,忽然就猛地向下一沉,轻车熟路的就钻进了她的睡裙。

    她一声嘤咛,晕生双颊,还没回头,就听男人迷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时间还早,再陪我睡一会儿。”

    我也很想陪你睡呀!睡到天荒地老都行,可是……可是人家现在的样子很丑啊!

    那只手虽然只是钻进睡裙,并没有作怪,可苏巧沁还是感觉自己肌肤上的鸡皮疙瘩此起彼伏。

    “我……我想去一下卫生间……”她低低地说。

    萧晋呼出一口气,抽回手,翻转过身子,由侧躺变成了仰卧。

    苏巧沁心里有愧,所以一下子就把他这一系列无意识的动作误会成了失落,慌忙转过身,小心翼翼的说:“萧,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哈?”萧晋迷糊着睁开眼,问:“你说啥?我为什么要生气?”

    “你不怪我昨天没有等你就自己睡了吗?”

    “这有什么好怪你的?”萧晋哑然失笑,“话说,我在你的印象里就那么霸道和蛮不讲理么?”

    苏巧沁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就又奇怪的问:“既然你没生气,那刚刚为什么叹气呀?”

    “有吗?”萧晋长长打个哈欠,一脸懵逼,“我怎么不记得我叹气了?”

    女人这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不由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对……对不起,我总是这么笨。”

    “笨就对了,傻女人,你要是不笨,此时此刻也就不会躺在我的怀里了,这对我来说是好事儿,以后不要再为这个说对不起了,我不爱听,知道吗?”

    萧晋笑着重新拥住她,双手本能的就在她娇小的身子上游走起来。

    身体的异样和心里的酥麻让女人的脸迅速开始发烫,想起脸,她又反应过来妆是花的,慌忙扭动着推拒道:“萧你……你等一下,我……我还没去卫生间呢!”

    “等不了了,你不知道男人在早晨的时候一般都很没出息吗?”

    说着,萧晋一个翻身,就点燃了这冬日清晨的第一把火。

    激烈的晨练之后,两人又相拥着洗了个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澡,直到面对面坐着吃早餐的时候,苏巧沁脸上的红晕都没有下去,娇艳欲滴的小模样儿,看的某人特想和口水把她给吞进肚子里。

    吃过饭,又一番腻歪温存之后,腿脚发软的苏巧沁开着小跑车去公司上班,萧晋则驱车来到了雁行医馆。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知道这货跟自家老板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没人敢阻拦他,一个个恭敬的目送他穿过前厅,直奔后院。

    来到巫雁行居住的小院,那幅字画依然还挂在堂屋的正墙上,他摇摇头,径直上到二楼卧室。

    推开门,一只半大的银灰色虎斑猫从博古架上跳下来,高竖着尾巴走到他腿边亲热的来回蹭。

    他将猫抱起来,小家伙就打着响亮的呼噜把头埋到了他的颈窝里。

    这是他前段时间给巫雁行买的。

    每次见面玩那种“游戏”的时候,那女人总是会选择那套猫耳和猫尾。事实证明,她也确实很喜欢猫,这只虎斑被她养的毛色顺滑鲜亮,显然平日里的伙食待遇非常不错。

    萧晋一边撸着猫,一边随手从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几口吃掉,然后长长打个哈欠,往床上一趟,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就见巫雁行斜卧在圆窗前的贵妃椅上,一手里拿着本书,一手轻轻地抚摸怀里呼呼大睡的小猫。

    她依旧是一身灰色长衫的打扮,只是身材太好,宽松的衣服被她侧卧的身体勾勒的山峦起伏,别有一番另类滋味儿。

    这算不算一种特殊的制服诱惑呢?

    这样想着,萧晋坐起来靠在床头,笑眯眯地说:“如果你的长衫下面什么都没有的话,一定非常的诱人。”

    巫雁行翻了一页书,神色淡然地说:“我没有取悦任何人的义务。”

    萧晋挑了挑眉,就下床走了过去。

    随着他越走越近,巫雁行的视线虽还落在书上,但丰硕胸膛的起伏幅度却不自觉的越来越大。

    三个月的调教,已经让她的身体对萧晋产生了一种本能,只要他一接近,她便会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浑身发热。

    来到贵妃椅前,萧晋揪住猫的后脖领拎起来,随手丢进不远处的猫窝,然后弯下腰,邪笑着问:“你确定现在你的身上没有一点取悦我的东西?”

    巫雁行的目光慌乱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没让书从手中掉落,干咽口唾沫,说:“那……那是我用来……用来取悦我自己的。”

    “是吗?”萧晋迅猛出手,探入她的长衫下摆,抓住一根毛绒绒的尾巴轻轻摇动起来,“那我倒要请教一下了,巫大神医平日里戴着这玩意儿是怎么坐在诊室里为病人看病的呢?”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