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35章 祸从天上来
    因为陆熙柔的捣乱,那幅画终究是没能在天黑之前完成,萧晋无奈,只能等画布上的颜料晾干一些,然后小心翼翼的背回了家。

    当然,画上的内容,除了陆熙柔之外,谁都不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萧晋的生活过的忙碌而充实,白天上课制药,晚上分别与两个温柔的女人你侬我侬,偶尔瞅准机会,还会跟绵软的小妇人偷偷交换一下体液,真是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一周后,房韦茹、苏巧沁跟陆熙柔和柳白竹一起出了山,值得一提的是,房文哲对此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反抗意愿,这让房韦茹既欣慰又伤感,殊不知,这全都是小正太巫飞鸾的功劳,至于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只有萧晋一个人知道了。

    轻松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似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山上的黄色就越来越多,天气也越来越冷,秋天过去,冬天已经到了。

    这期间,萧晋时不时的也会进城一趟,除了陪伴董初瑶和苏巧沁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贺兰鲛那里,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当入冬的第一场初雪降下的时候,距离元旦还剩下半个月的时间,按照与董雅洁的约定,他让周沛芹将绣活收上来,检查没有问题之后,就打包背出了山。

    或许是终于有了明确目标的缘故,如今的赵彩云身材富态了一些,如果说三个月前的她穿起旗袍像民国时期的交际花,那么,此时的她就是一位阔太太了。

    “讨厌!不准再捏我肚子上的肉了!”

    啪的一声,赵彩云打掉萧晋不老实的咸猪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都是郁闷。

    “怎么办啊?本来长得就不好看,现在又胖了,你个没良心的肯定会嫌弃我的。”

    “没办法!”萧晋从身后拥住女人,下巴搁在她肩头,很认真地说:“自己养胖的婆娘,哭着也得要啊!”

    “去你的,从你嘴里就听不到好话。”

    赵彩云嗔怪的推开他,转身拿起床尾的衣物就开始伺候男人穿上。

    屋子里已经装上了烧炉子的暖气片,只要外面的炉子不熄,冬日的严寒就只能在屋外徘徊,所以两人不穿衣服也不觉得寒冷。

    萧晋没有拒绝女人的殷勤,口中却道:“喂,臭婆娘,这外面天都快黑了,你给我穿衣服干嘛?”

    “难道你要这么光溜溜的吃饭吗?”赵彩云手上动作不停,撇嘴道,“不要脸的臭男人,我可不要。”

    “老夫老妻了都,还要脸干嘛?”

    “呸!老娘才跟了你不到四个月,这就开始嫌我老了?王八蛋,惹急了老娘,就把你这害人的玩意儿给揪下来!”

    “嘶!臭娘们儿,你真拽啊?晚上你不玩儿了么?”

    “谁爱玩谁玩,老娘不稀罕!”

    “嘿!小样儿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小爷儿家法伺候!”

    “哎呀!你……讨厌……”

    在女人的娇呼声中,萧晋刚刚被穿到身上一般的衣服,很快又都离开了他的身体。

    晚上,顾龙瞅瞅又去厨房忙活的赵彩云背影,滋溜了一口酒,说:“看上去,她确实过的很好。”

    萧晋笑着拿起酒壶给他满上,说:“小弟要是连让自己女人过好日子的能力都没有,也就没资格喊你一声大哥了。”

    顾龙摆摆手,夹了根鸡腿往嘴里一漱,便只剩下了骨头。“咱们能成为兄弟,是因为投缘,没啥资格不资格的,哥哥就是不想因为女人方面的事情跟你发生什么不痛快。”

    “我明白,”萧晋端起酒杯,说,“大哥你就放心吧!彩云是我的女人,我不会伤害她的。”

    顾龙点点头,跟他碰了下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又道:“那个梁喜春不是你的女人吧?!”

    “当然不是,”萧晋失笑道,“否则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安排她去天石县?你兄弟可不喜欢脑袋上长绿毛。”

    “那就好。”顾龙笑了一声,说,“那女人还挺厉害的,短短三个月,就摆平了段学民父子,成了鸿天大饭店明面上的老板。”

    “这算什么,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一边为顾龙倒酒,萧晋一边说,“原本,对付段学民根本就不需要梁喜春过去,只不过是想瞧一瞧她到底值不值得我在她身上有所期待,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还没有令我失望。”

    闻言,顾龙皱起眉,沉吟片刻,道:“兄弟,哥哥多一句嘴,你别见怪。”

    “大哥说的哪里话?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讲的吗?”

    “这个……我觉得,”又犹豫了一会儿,顾龙说,“兄弟你招惹的对头是不是都太大了点儿?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可这不代表就一定非要把某些大人物给挤掉吧?!所谓和气生财,有必要总是弄出一堆阴谋诡计和你死我活么?”

    见他说的恳切,萧晋也知道这个直爽的汉子是真的在关心自己,于是放下筷子,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解释道:“这个具体的不大好说,打个比方吧!

    假设这镇子上所有的摩托三轮坏了都会来你的修车铺修,因为你的技术高超,什么毛病都能修好,所以赚了不少钱。

    从你的角度来看,你每一分钱都赚的清清白白、堂堂正正,每天也是笑脸迎人,从没跟谁红过脸,是不是就代表你不会得罪什么人呢?”

    “对啊!跟谁都和和气气的,怎么可能会得罪人嘛!”顾龙点头道。

    “不,至少有一个人被你得罪了,而且还恨你入骨。”

    顾龙瞪大了眼:“谁?”

    “卖摩托三轮的。”

    “啊?”顾龙有点懵,“他是卖车的,我是修车的,一点竞争关系都没有,他为啥恨我啊?”

    “怎么没有关系?”萧晋夹了一粒花生米到嘴里嚼着,笑道,“你把所有坏掉的摩托三轮都修好了,镇子上的人都不用换车了,他的车卖给谁去?”

    顾龙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感慨一般的说:“我明白了,这是不是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