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30章 女人终究是女人

第530章 女人终究是女人

 
    萧晋懒得跟梁大柱科普关于中风的知识,嘱咐过梁秀兰晚上注意梁庆有的保暖问题之后,就离开了。

    半道儿经过竹林,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他驻足往里面一看,就见陆熙柔和房韦茹母子一人捧了一大束黄盈盈的野菊花有说有笑的往外走,柳白竹像个机器人一样跟在后面。

    “怎么样房女士,对山上的风景可还满意?”等四人走近了,他笑着问。

    “满意,太满意了。”房韦茹脸上的喜悦十分真诚,“我还从来都没有欣赏过如此毫无人工痕迹的原生态美景,茂密的树林,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实在是太美了,如果这个村庄有公路通到外界,我想我肯定会愿意在这里买一块地常住的。”

    萧晋摇摇头,说:“如果这里真有便利的交通,也就不会存在如此原生态的美景了。”

    房韦茹一想也是,便幽幽地叹了口气:“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真正的美景果然是直属于少数人的。”

    “那倒也不见得。”萧晋抬头望向前方的高山,说,“这里不可能一直都这么贫穷和闭塞,关键是看我们如何来开发和维护它了,最起码,把那个‘少数人’变得相对多一些,也是好的。”

    房韦茹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话中的“我们”两个字,心中一动,刚想说点什么,余光瞥见旁边的陆熙柔,临时又把话咽了回去。

    晚上,萧晋照例在小屋里忙活,陆熙柔站在自己卧室窗前,看见郑云苓终于回屋休息了,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小屋前,轻轻推开了门。

    “怎么又回来了?”

    “你连头都不回,云苓姐就算是想回答你,你也看不到啊!”陆熙柔双手背在身后说。

    萧晋闻声转过头,诧异的望着女孩儿说:“都这个点儿了,你不会是想夜袭我吧?!”

    陆熙柔歪了歪头,十分可爱的问:“为什么不会?”

    萧晋撇撇嘴,扭回头继续研究手里的药方。“那还是算了吧,我昨晚消耗挺大,得好好休养几天才行。”

    陆熙柔小嘴儿就高高的撅了起来,走过去小翘臀往桌子上一坐,就不满道:“喂,我身上的火罐印子都已经完全下去了。”

    “那明天咱们就恢复针灸治疗。”萧晋坏笑着道,“话说,我也很久没有看你的身子了,还真有点儿想念。”

    “去死!”女孩儿踢了他的椅子一下,瞪眼道,“老娘说的是画画的事儿,这好不容易火罐印都下去了,明天你再给我弄上,那啥时候才能把画画出来啊?”

    “咦?你对这事儿怎么比我都上心?”

    陆熙柔脸色微微一红,移开目光,说:“我以前一直都觉得自己身材不好,胸不够大,腰也不够细,腿也不怎么长,跟那些九头身的美女一比,可怜的跟个柴禾妞儿似的,你是第一个用‘美’字来形容我身材的男人,所以,我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美。”

    萧晋哑然失笑:“我原以为像你这样清新脱俗的姑娘、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容貌,现在看来,女人终究是女人啊!”

    “喂!你这口气很不对劲啊,我怎么听着有歧视的味道?”陆熙柔皱皱鼻梁说,“什么叫女人终究是女人?女人怎么啦?关注自己的容貌,有什么错么?”

    “别误会,我没那个意思,就是觉着你突然正常了,有点不习惯。”

    “讨厌!人家有那么变态吗?”

    “有。”萧晋一脸严肃的点头。

    “混蛋!一跟你说话就来气。”女孩儿气鼓鼓的从桌子上跳下去,临出门前又道:“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让白竹姐和秋语儿给孩子们上两节体育和音乐课,咱们去后山,我很喜欢那里漫山遍野的小野菊。”

    说完,陆熙柔就走了出去。

    萧晋无奈的耸耸肩,继续忙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熬了药又来到梁庆有家,进门就见老头儿正在梁秀兰的搀扶下慢慢的溜腿,他儿子梁大柱则委屈的跪在院子里。

    “哎呦!老爷子,走两步就行了,可别累着。”他笑着走过去说。

    “一动不动躺了两天,太难受了。”梁庆有指指院子中央的小方桌,让儿媳妇把他扶过去,“萧老师,你真厉害,一般中药见效都比西药慢,昨晚你跟我说时,我还以为今天顶多是能动换两下,没想到真的能走动了,现在我对咱俩的那个赌可是更有信心了呢!”

    “有信心就好,”萧晋也走过去坐下,说,“咱们中医讲究的是自我调理,你对战胜病魔的信心够足,我的把握自然也就够大。”

    “成,”梁庆有豪迈的一挥手,说:“老头儿这一百来斤,就全都交给你了!”

    萧晋笑笑,让他伸过手把了下脉,又瞅瞅一脸郁闷跪在不远处的梁大柱,问:“老爷子,您不会是让柱子哥从昨晚跪到了现在吧?!”

    “我倒是真想。”提起儿子,老族长就愤怒道,“老子今天一下床,这混小子就鼓动我跟他进城,还说什么要趁早做手术,要不然就晚了。萧老师,你听听,他这是在咒我死啊!”

    “我没有!”梁大柱忍不住出声道,“我是怕你被这个赤脚郎中给耽误了。”

    “我看想耽误老子的就是你!”梁庆有抓起桌子上茶杯盖就砸了过去,好在他身体虚弱没什么力气,茶杯盖打在梁大柱的身上,不痛不痒。

    “你当萧老师是什么人?”老头儿继续骂道,“他可是大城市来的秀才!你媳妇儿现在一个月能挣多少钱,昨晚上都跟你说了吧!比你在城里累死累活赚的都多,这可都是萧老师的功劳。

    再说了,人家当着全村老少的面背上这个责任,就是为了弄死老子?这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你当人家跟你一样是个傻蛋吗?”

    梁大柱被骂的哑口无言,支支吾吾半天,也只能梗着脖子道:“反、反正我不相信他,而且,城里人都说中医已经被证明是伪科学了,根本就是骗人的,我……”

    “我砸死你个数典忘祖的小兔崽子。”

    梁庆有勃然大怒,抬手又把桌子上装有大半杯热水的搪瓷缸子扔了过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