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26章 仗义每从屠狗辈

第526章 仗义每从屠狗辈

 
    “老子先弄死他!”

    一听儿子要来弄死萧晋,梁庆有勃然大怒,用力的吼了一声,就剧烈咳嗽起来,吓得梁秀兰慌忙上前为他捋胸口顺气。

    “老爷子你别生气,”萧晋伸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一边感受一边笑着说,“柱子哥也是担心你的身体,他见都没见过我,会不相信也情有可原,换了我自己,估计也不会相信一个没名堂的家伙说的话。”

    “萧老师你……你不用替那小兔崽子开脱!”梁庆有喘匀了呼吸,犹自恼火道,“什么狗屁担心,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坏就是蠢!老头子这两年都走不动山路了,现在瘫在床上,他居然还要让我去城里,这不是明白着嫌我死得不够快吗?”

    萧晋拿出一枚银针刺进梁庆有的脑门,呵呵笑着说:“您这话可就是不负责任了,柱子哥为了您都要杀人了,怎么可能会嫌您死的慢嘛!

    他只不过是不懂中风的凶险,脾气又暴躁了些,这才说了气话而已,您老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等他自己去医院咨询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梁庆有闻言又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继续骂。过了一会儿,等萧晋再次把他的脑袋扎成刺猬,他就咧着嘴问:“萧老师,你跟老头子说实话,要是那小兔崽子回来后真的去找你麻烦,你会怎么办?”

    萧晋毫不犹豫的说:“我会揍到他看见我就躲。”

    梁庆有哈哈大笑:“好!有你这句话,老头子就放心了,以后谁要是敢不服沛芹,你就打到他服!”

    萧晋闻言一呆,随即猛然瞪大了眼。“您……您要沛芹接您的位子当族长?”

    “对啊!”梁庆有笑道,“那孩子善良,懂得为别人着想,难得的是还有股心气儿,主意正,不随大流,当下任族长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她姓周,不姓梁呀!”

    “那又怎么了?那孩子半大的时候就住在村里,早就是我梁氏族人了,等到村里条件好了,她不想当了,完全可以再找个族里的人接替嘛!”

    “乡亲们会同意么?”

    “哼!”梁庆有霸气道:“村长的职位得听上面乡里的选举出来,但族长的位子就是我们村里自己的事情了,老子现在还没死,那就还是梁氏的族长,说的话谁敢不听?”

    萧晋仔细想想,在囚龙村,乡亲们都习惯听族长的,村长就是个摆设而已,如果周沛芹当上了族长,对自己倒是有不少的好处。于是便点点头,说:“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事关沛芹姐,所以我也不能替她拿主意,回头她过来的时候,您跟她商量好了。”

    “咋的?”梁庆有瞪起眼,“你个大老爷们儿,还做不了婆娘的主?”

    萧晋淡淡一笑,说:“不想做。”

    梁庆有白眉一挑,就感慨的叹息一声,说:“你是个好孩子,谢谢你啊,萧老师,我这心里对沛芹的愧疚,终于可以放下了。”

    萧晋摇摇头,说:“该说谢谢的是我,谢谢您让沛芹姐来到我身边,能够成为她的男人,是我的福气。”

    梁庆有欣慰的笑笑,片刻后又叹了口气,说:“萧老师,你跟老头子交个底,我这还有几天可活?”

    萧晋沉默良久,不答反问:“老爷子,您敢不敢赌一把?”

    “赌什么?”

    “赌我能不能给您续命!”

    梁庆有浑浊的双眼猛地一亮,“要是赌输了呢?”

    “您可能活不到年底。”

    “不赌呢?”

    “不知道,可能下次您再倒下就醒不过来,也可能过了年还没事儿!”

    “有几成把握?”

    “四成。”

    “平时能喝酒不?”

    “二两之内,可以。”

    “赌了!”梁庆有像个赌徒一样豪爽道,“老头子从十五岁开始喝酒,一直喝到如今七十三岁,这近六十年里,几乎每天不断,能够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赚的了,现在不但能喝酒,还有四成继续活的机会,傻子才不赌。”

    “爹……”一旁的梁秀兰刚想开口,就被老头儿一个眼神就瞪了回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柱子是老子的儿子,他的命都是老子给的,什么时候老子的命轮到他说话了?去!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要是想回来,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要是敢作什么幺蛾子,老子亲手把他活埋到他娘坟里去!”

    梁秀兰无措的看看他,再看看萧晋,终是做不了什么主意,只能无奈的转身离开。

    “蠢媳妇,磁笨磁笨的。”骂咧咧一句,梁庆有又问萧晋道:“我啥时候能动?这干躺着怪难受的。”

    “再施两次针,喝两服药,差不过就可以下地了。”萧晋把掌心贴在他的胸口,一边用内息温养他的经脉,一边说道,“不过,每天走动走动就行,可千万不要太过劳累,注意保暖。

    明天让大山哥他们给你打副三角拐,下床就拄着,出门让秀兰嫂子跟着,可不敢再摔倒了,否则的话,我可能就得每年你忌日的时候才能给你送好酒喝了。”

    “一年才喝一次?”梁庆有又开始瞪眼,“好,好,我记住了,绝对不摔,要是一年才能喝一次酒,我变成鬼之后都能再死一次。”

    萧晋笑笑,收回手,开始拔他脑袋上的银针。“跟您说实话,治疗您的方法,是我今天刚刚研究出来的,以前从未有过先例,管不管用还不知道,让您赌这一把,其实就等于是在拿您做实验。

    您要是心里觉得别扭,可一定得告诉我,就算您不赌,我也会竭尽全力让您活下去的。”

    梁庆有呵呵一笑:“没事儿,赌了这一把,不管输赢,老头子也算是为后来人做了点贡献,比躺在床上窝窝囊囊的嗝儿屁强太多了。”

    萧晋闻言,心中自惭形秽:什么是人格上的高尚?这就是!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副千古名联,说的多像老爷子和自己啊!

    “您放心,不管那治疗方案成不成功,您老的大名必然会在中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点,我以我爷爷的名义向您保证!”

    梁庆有再次哈哈大笑,笑声洪亮,直穿屋顶,飞入大山之上的茫茫夜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