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21章 最大的宽容
    无论是房韦茹、苏巧沁,还是房文哲和巫飞鸾,平日里过的都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这猛地走一天的山路,体力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在萧晋回去说了明天先带她们在村子周边转转之后,就都告辞去了自己的房间。

    萧晋的这个院子够大,虽然已经住了不少人,但再住下四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房韦茹一间,苏巧沁一间,巫飞鸾和房文哲一间,这是萧晋的提议。

    因为他考虑到房文哲已经十五岁,再跟母亲睡一张床不太合适。另外,其实最佳的方案应该是房韦茹和房文哲分别单独睡一间,苏巧沁和巫飞鸾共用一间,可他想着小正太攻略房文哲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十六个小时,所以才特意这么安排的。

    不过,这人一旦坏事做多了,偶尔清白一下也不会有人相信。当他的提议一出口,周沛芹和苏巧沁不约而同的都是心头一颤,冒出来的念头也一模一样——他今晚竟然还想跑两个房间?

    苏巧沁的脸红的像火烧,心里是既感动又忐忑,生怕会因此导致自己与周沛芹刚刚建立起的关系破裂。

    而周沛芹,却只感觉到一阵阵的自伤和凄苦。说到底,自己终究都是个嫁过人有了孩子的寡妇。

    待房间里安静下来,周沛芹照例打来热水给萧晋洗脚。萧晋坐在床边,看着蹲在身前的女人,窝心与愧疚交织,忍不住伸手将她拉起来抱住,躺倒,柔声说:“沛芹姐,我想你了。”

    不知真假的一句话,让周沛芹再控制不住憋了半天的情绪,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紧接着就泪如雨下。

    萧晋顿时就慌了,手足无措的帮她擦拭着:“沛芹姐,你别哭啊!是我混蛋,我无耻,你心里有气,打我几下也好。”

    周沛芹摇摇头,用力的抱着他,把脸埋进他的肩窝里说:“我明白……我都明白的。巧沁妹子既漂亮又温柔,还能成为你的帮手,是个很好很好的女人,你喜欢她一点都不奇怪。

    我……我只是想求你,不管怎样,都不要把我像垃圾一样丢到一边好么?你是我的男人,是小月的父亲,我们不能没有你啊……”

    女人哭的肝肠寸断,说出的话将自己低入尘埃,却也句句扎心,反正某混蛋的心这会儿就很疼。

    “你明白什么了?你什么都不明白!”叹息一声,萧晋侧过身,与周沛芹面对面,直视着她的双眼说,“沛芹姐,我是个混蛋不假,但我也是个说话算数的爷们儿。

    当初我曾当着全村老少的面宣布你是我的婆娘,那你就是我的婆娘,以前、现在、未来都是,它不会改变,也没有人能够替代你。

    你总说自己帮不上我什么忙,但你可知道,如果我没有遇见你,这会儿说不定早就被村里人给打出去了。

    是你让我明白了一个人活着总得为点儿什么,也是你让我看清了自己的过往是多么的肮脏和无趣,可以说,是你拯救了我的灵魂,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萧晋!

    沛芹姐,能够拥有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运气,我就算再怎么不惜福,也不可能会傻到抛弃你呀!”

    周沛芹听着听着,泪水就慢慢的止住了,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这是真心话?”

    萧晋立马竖起三根指头:“对天发誓,如果我萧晋有半句虚言,就让我众叛亲离,孤独终老,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一瞬间,周沛芹心中的苦涩就被巨大的惊喜给掩盖,以至于都忘了阻止他发毒誓。

    “诶?这怎么又哭了?”看着女人又开始往外涌的泪水,萧晋赶紧继续哄,“沛芹姐,你……你心里要是真气的忍不住,就先打我一顿出一出吧,可千万别憋着,这样很伤身……”

    周沛芹忽然吻住了他的嘴,将他后面的话都堵了回去。

    这个吻带着眼泪的咸味,也带着一个女人能够做到的最大的宽容,通过萧晋的唇舌流到心上,在上面烫印出一个深深的痕迹。

    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爷爷要是知道我给他娶了一个大我好几岁的、带着孩子的离异女人,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算了,不管了,老头子那么大年纪了,白捡一重孙女,还有啥不乐意的?

    男人和女人躺床上接吻,肯定会出事儿,所以没一会儿,俩人的衣服就越亲越少,直到女人发出一声似痛似爽的娇**,被子才将两人完全遮住。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才重新安静下来,女人满足的瘫软在男人的身上,闭着眼**片刻,轻声说:“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奢求过你会只对我一个人好,甚至都没有想过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知道,你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会离开。而且,我本来就是被派来伺候你的,能够跟小月得到你真正的疼爱,已经是老天爷对我们的眷顾了。

    后来,是你一直说要让我心甘情愿,勾起了我不该有的心思,到你当众宣布我是你的婆娘、让小月喊你爹爹的时候,这种心思就彻底在我心里扎了根。

    尽管我知道太贪心可能会惹怒老天爷,可我就是忍不住,我喜欢家里有你的味道,也喜欢在家里等你的感觉,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完整的。

    爱我的男人,乖巧的女儿,我都有了,如果……如果再能给你生个儿子,我这辈子就再也没什么遗憾,就是立刻死了,也心甘情愿。”

    “瞎说什么呢?”萧晋听的心里又疼又酸,轻抚女人缎子般的后背肌肤说,“既然你是来伺候我的,那就好好的伺候我到老,等到你伺候不动了,那就让孩子们给挖个坑,一块儿往里面一埋,齐活!”

    “去你的!还说我瞎说,你这才是胡咧咧呢!”周沛芹破涕为笑,请打他一下,就坐起身,拿过来他的睡衣,说:“好了,趁天还没有太晚,快穿上衣服去巧沁那儿吧!”

    萧晋直接就傻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