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19章 她是我的灵魂

第519章 她是我的灵魂

 
    忐忑的跟进梁玉香家,关上院门,萧晋刚转过身来,梁玉香那绵软至极的身子就挤进了他的怀里,紧接着便是一个火热至极的吻。

    良久唇分,他正打算进一步做点什么,猛地腰间传来一阵剧痛,险些令他惨叫出来。

    “你干什么呀?使这么大的劲,一会儿肯定青了,晚上让我怎么跟沛芹解释嘛!”

    “解释?你还是先跟我解释吧!”梁玉香的声音中带上了哭腔,“说,那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你不会认为她俩都是我的女人吧?!”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就算不全是,也肯定有一个。”

    女人的直觉就是这么恐怖,毫无道理。

    “呃……那什么,我这不是没打算瞒着你们嘛!”

    “所以,我们还应该感谢你的坦诚喽?”

    “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人,让我多亲两下就行。”

    “你……气死我了,王八蛋,我掐死你!”

    “哎呀……嘶!快住手,我警告你,要再不松开,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来呀!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老娘怎么样。”

    “嘿!老虎不发威,真当小爷儿是hellokitty了?”

    “啊!你……臭流氓!快把手拿出来!”

    “你先松开我。”

    “……”

    黑暗的院门前,一个用力的掐,一个不客气的摸,不一会儿,谩骂就变成了**。

    约莫十五分钟后,梁玉香鼻息咻咻的靠在萧晋的怀里,懒懒地说:“时间这么短,看来你在城里的这几天没干什么坏事儿。真是难得啊!守着那么漂亮的女人居然还能憋得住,我都不知道是该夸你,还是继续骂你了。”

    萧晋后背靠着门,笑道:“我特想说是因为要把她带回来给你们看,你们不同意,我坚决不碰她,但这样就太昧良心了,所以,事实是她来亲戚了,我想干坏事儿没干成。”

    闻言,梁玉香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罢了,不把罪责推到女人身上,还知道说实话,算你还有个爷们儿的样子。我跟你的关系本来就见不得光,相比起沛芹来,我更没有指责你什么的资格,但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

    如果沛芹不同意,你不能逼她,更不能威胁她,她现在差不多把自己的命都放在了你的身上,你绝对绝对不能随便糟蹋她的感情,否则的话,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放心吧!”吻吻女人的脸颊,萧晋说,“我带巧沁回来,不是专门伤害你们的,这件事我会妥善的处理好,还是那句话,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不会放弃,哪怕天打雷劈,死后坠入十八层地狱……”

    “呸呸呸!”梁玉香赶紧捂住他的嘴,埋怨道:“瞎说什么呢?我不需要你对我承诺什么,只要你能给我一个孩子,你做什么我都能接受。”

    “那个……玉香姐,你能不能别老提孩子的事儿啊?搞得我总感觉自己就是你找的一个配种机器一样。”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已经出来很久了,快滚回去吧!”轻啐一口,梁玉香就拉开门,将萧晋给推出去,然后反手就将大门给关上了。

    听着门闩插上的声音,萧晋苦笑着摇摇头,转身回家。可他却不知道,门里面,梁玉香眼泪止不住的在滑落。

    回到家里,在院门口就看见周沛芹正坐在堂屋里和房韦茹以及苏巧沁说话,他挠挠头,刚想过去,就见自己专门用来配药的那个小屋居然亮了灯,于是脚步一拐,走了过去。

    小屋的钥匙只有郑云苓有,所以这会儿还待在这里的,自然也只能是她。

    只见小哑巴趴在桌子前,正全神贯注的写着什么。

    萧晋没有打扰她,而是悄悄的走到她的背后观看。可仅仅只是数分钟后,他就惊讶的“咦”了一声,随即就忍不住赞叹道:“八蓟性极寒,重麻又极热,二者都有剧毒,却又都是治疗心悸的良药,我怎么就没想到过将它们配在一起相互中和呢?

    云苓,你真是太聪明了!这个药方要是传出去,不知道要有多少心脏病人烧香感谢你呢!”

    郑云苓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微嗔的白他一眼,拿起手机打字道:“这个药方依然有不小的毒性,必须要用寒泉甘露水来熬煮才可以,所以并不具有普遍性,我只是随便记一下罢了。”

    萧晋摇摇头,拿起女孩儿刚刚所写的药方,仔细又看了一遍上面娟秀的字迹之后,说:“就算它不具有普遍性,仍然是一剂难得的良方,最起码,拥有寒泉甘露的我们在遇到对症病人的时候,多了一种更加便捷和有效的治疗方法。

    云苓,你是中医,应该知道一个新药方的出现有多么艰难,所以你可不能妄自菲薄,这可是在中医史上要留下重重一笔的大事啊!”

    郑云苓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转移话题道:“你找我有事吗?”

    “没事,就是见这屋亮着灯,进来看看你,这几天我不在,你没有瞎在自己身上做什么实验吧?”

    郑云苓摇摇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就低落下来,打字道:“你是打算跟沛芹姐摊牌了吗?”

    女人果然没有一个好糊弄的。

    萧晋默叹口气,点头说:“算是吧!玉香姐那边的工作我还没有做通,所以跟她的事情暂时还不能说,巧沁性子柔弱善良,作为我向沛芹姐坦白的第一个人,应该能让同样善良的她更容易接受一些。”

    郑云苓强忍住心口的不适,沉默片刻,在手机上输入道:“我现在真的很讨厌你。”

    “我也挺讨厌我自己的,但没办法,我已经这么无耻了,再矫情纠结也没什么用,不如快刀斩乱麻,彻底的无耻一回,尽快解决掉所有隐患,也好安心的正式开始我的计划。”

    郑云苓咬了咬嘴唇,打字说:“你实话告诉我,沛芹姐在你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

    “她是我的灵魂。”萧晋毫不犹豫的说。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