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18章 我不开心
    苏巧沁点头:“谢、谢谢周女士,我会的。”

    “什么女士啊?我就是一个乡下妇人,”周沛芹摆摆手,说,“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就喊我一声姐,反正看你这么年轻,我应该不算占你的便宜。”

    苏巧沁愣了愣,忽然抬起头,不敢置信的望着周沛芹,好一会儿才心情复杂的摇头道:“没有,能叫你姐姐,是我的荣幸。”

    周沛芹的心绪自然也很复杂,像是安慰一样轻拍了拍苏巧沁的手背,便歉意的对房韦茹说:“你们二位先少坐,我去帮云苓做饭。”

    出了门,她正好看见萧晋抱着女儿小月转圈,一颗不安的心瞬间就平静了下来,深吸口气,咽下喉间那难言的苦涩,抬步向厨房走去。

    “对了,敏敏呢?”讽刺完秋语儿,萧晋这才想起贺兰艳敏竟然没有迎接自己,不由转头问陆熙柔道。

    “哎呦!难得你还记着我们的艳敏。”陆熙柔似乎打算好了不给他一点好脸色,鄙夷道,“可怜那孩子在今天毒瘾发作最难过的时候,还在喊着‘哥哥朋友’,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哎呀!你干嘛打我?”

    “再阴阳怪气的说话,信不信我会当众抽烂你的后丘?”萧晋瞪眼道。

    “那……那你也不能总敲我脑袋啊!敲傻了怎么办?”陆熙柔揉着脑袋委屈道。

    “傻了好,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自以为聪明。另外,敏敏的年纪不比你小,想叫人家孩子,下辈子早投胎几年。”

    说完,萧晋就快步的走向贺兰艳敏和梁二丫居住的房间。

    屋子里,依然瘦弱的贺兰艳敏像只营养不良的小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脸上还带着泪痕,眉头紧蹙,惹人生怜。

    萧晋坐在床边,伸出手刚帮女孩儿抚平眉心,她就睁开了眼,瞳孔明显还没有对好焦就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哇哇哭着说:“哥哥朋友,你……你终于回来了,敏敏今天好难过……”

    “我回来了。”轻拥着女孩儿仿佛稍一使力就会断掉的身体,萧晋温柔的说,“对不起!这次哥哥朋友又没有陪在你的身边,不过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邦尼兔,所以你就原谅哥哥朋友这一次,好不好?”

    “我没有怪你,”贺兰艳敏摇摇头,抹去脸上的泪水道,“丫丫和月月都跟我说了,你不在家是因为要赚钱养活我们,已经很辛苦了,我们不能再给你添麻烦。”

    萧晋挑起眉,问:“二丫也是这么跟你说的?”

    贺兰艳敏点头:“是啊!丫丫可厉害了,身上总是凉凉的,抱着睡好舒服。”

    想起这次出山之前抱着那丫头睡的那一晚,萧晋就满头黑线,心说那是你,老子那晚差点儿没吓死。

    “好了,还困吗?要是困的话,就接着睡,哥哥朋友陪你。”

    贺兰艳敏揉着肚子摇头:“不困了,肚肚饿。”

    萧晋微笑:“那起来穿衣服,待会儿就能吃晚饭了。”

    帮女孩儿穿好衣服,两人正要出门,却发现梁二丫不知何时无声的站在了房门口,两只清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现在萧晋一看见这丫头就习惯性的心虚,也不知道为啥。“呃……敏敏你先去找月月,你的邦尼兔在她那里。”

    “好。”

    贺兰艳敏答应着出去了,梁二丫才抬腿埋进门槛,直接就道:“那位苏阿姨身上有你的味道,房阿姨身上没有。”

    面对小萝莉这神奇的嗅觉,萧晋就更加的心虚了,蹲下身,硬着头皮问:“你想说什么?”

    梁二丫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说:“我不开心。”

    萧晋的脑袋和牙就开始一起疼。“二丫啊!老师都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你的年纪还太小,不应该整天琢磨这种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那是因为你在哄我,这跟年纪大小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了?你沛芹姨嫁人的时候已经十七岁了,玉香姨也不到二十岁,你今年才多大?”

    “可你也说过,我长大了也不行。”

    “呃……那是因为我是你的师长呀!”

    小萝莉抿了抿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扭头就走,吓得萧晋赶紧拉住。“哎,你干嘛去?”

    梁二丫回头冷冷地说:“你说话不算数,以后我不会听了。”

    “别啊!老师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你说过女人不能再多是因为应付不过来的。”

    回忆起上次在床上为了打消这丫头的念头而胡诌的话,萧晋就用力拍了下脑袋,不得不低声下气道:“好二丫,老师错了,老师向你道歉,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那你……”

    “不准再说那个!”萧晋阻拦道,“老师一直都是把你当做女儿看的,就像小月那样。”

    梁二丫又静静的看了他许久,才清冷且坚决的开口说:“我是绝不会喊你爹的。”

    由郑云苓和周沛芹主厨、梁玉香打下手做出来的晚饭,味道自然没的说,巫飞鸾吃得满脸都是油,房文哲也终于暂时肯放下这个年龄段的傻逼骄傲,就连房韦茹都赞不绝口,直说这一趟进山算是来值了,为了这么一顿晚饭,就是再爬两座山也愿意。

    至于苏巧沁,吃着虽然也觉得好吃,但一副心神根本就不在饭菜上,时不时的就会偷偷看上周沛芹一眼,连溺爱的巫飞鸾都顾不上照顾了。

    萧晋看的很心疼,但因为人多眼杂,也不好表现出什么来,只好闷头吃菜。

    一顿饭结束,梁玉香帮着收拾了碗筷就告辞离开,临出门前又貌似不经意的回头说道:“对了,萧晋,我今天早晨收拾东西,想把一个箱子摞到床头的木箱上面,可它太沉了,你能过来帮我一下不?”

    “没问题。”

    萧晋答应着跟她出了门。走到前后都没人的又没亮光的小路上,他就忍不住想去抱梁玉香,却不料被女人躲开了,还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咋……咋了?干嘛这么看着我?”他心虚的问。

    梁玉香不答,转身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