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508章 接地气儿的顾龙

第508章 接地气儿的顾龙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花臂光头打定了主意一口咬定打人是因为“号子传统”,把所有的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反正那个姓萧的伤得也不重,就算扯到刑事案件上,撑死也就是判个一年半载的事情,说不定等他一走,随时都能够出来。

    然而,当第四次审讯过后不久,一个警察忽然把他叫出去填了张单子,然后就把他给放了。

    站在警局的大门口,花臂光头瞅瞅已经没有什么人烟的夜晚大街,再回头看看县局的大门,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没有了以前被放出来时的兴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掏出手机,他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忽然两道刺目的灯光照射过来,紧接着,一辆路虎揽胜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后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带着一道狰狞刀疤的脸来。花臂光头心脏一颤,慌忙上前一步,点头哈腰道:“虎哥,您怎么来了?”

    被他称为虎哥的刀疤脸斜乜他一眼,夹烟的手指指另外一边,只说了两个字:“上车!”

    花臂光头心里有些发憷,但自家老大的命令,他不敢不听,只好从车屁股绕到另外一边,拉开门坐了上去。

    “虎哥,您这车可真气派!”他第一时间就拍马屁道。

    “老实坐着,把腰上挂的那叮铃咣当的钥匙什么的都摘下来!”虎哥不客气的训斥道,“车是龙哥的,要是划坏了哪块皮子,把你剥了都赔不起!”

    “哎哎。”花臂光头乖乖的把腰上的钥匙和链子什么都取了下来。

    虎哥口中的龙哥,他只见过一面,半个月前才来天石,听说是虎哥练武时的师兄,手下功夫了得,一来就把跟虎哥抗衡多年的山狼给废了,现在再看看这宽大豪华的车厢,那位龙哥在他心目当中的形象立刻就更加的高山仰止起来。

    “那个……虎哥,您这是要带小弟去哪儿啊?”眼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熟悉,貌似是自己家附近,花臂光头的心里就越发忐忑起来。

    老大会闲着没事儿干主动跑到警局接自己,然后再送自己回家?这显然不可能,再说了,就算可能,老大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放出来的时间的呢?

    虎哥转过脸来,笑容让他的刀疤看上去十分狰狞可怖。“龙哥要见你,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车子就停在了老城区的一个胡同口。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深秋的季节,外面已经没什么人,只有路边的一个馄饨摊子还亮着一盏昏黄的灯,锅里的热气在灯光下袅袅飘散,摊主双手缩进袖子坐在那儿打盹,旁边有两张油腻腻的小方桌,只坐了一个人,正一口馄饨一口蒜瓣吃的香甜。

    花臂光头认识那卖馄饨的摊主,因为胡同的尽头就是他家,这馄饨摊子已经在这儿支了十几年了,以前上学那会儿,父母忙的时候,他都是在这儿解决肚子问题。

    当然,正在吃馄饨的那人他也认识,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龙哥,见虎哥下车就领着他往馄饨摊子走,他心里一直吊着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影响到家人,那位龙哥算是个讲究人儿。

    “师兄,人带来了。”虎哥过去就在龙哥的侧方坐下。

    花臂光头赶紧上前几步,弯腰喊了声:“龙哥,您好!”

    所谓的“龙哥”,自然就是萧晋在青山镇认的那位大哥顾龙,此时的他已经没了面对萧晋时的那股子憨厚气,虽然吃蒜瓣儿的样子很接地气,可看在花臂光头的眼里,却透着一股子不拘小节的大气。

    “来了就坐吧!老板,再来两碗馄饨。”顾龙吃的满头大汗,头都不抬的说。

    接下来,他就不再说话,只顾着低头吸溜。很快,两碗馄饨被摊主端了过来,虎哥一言不发,浇了点辣椒油就开吃,花臂光头不明所以,只好也跟着小心翼翼的吃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长这么大,吃饭吃的最拘谨最秀气的一次,比当年第一次去老丈人家吃的都斯文。

    不知过了多久,顾龙终于吃掉了最后一个馄饨,又端起碗灌下去半碗汤,这才满足的吐出一口气,扭头对摊主笑着说:“大叔,您这手艺不赖呀!都赶得上星级酒店的大厨了。”

    摊主不善言辞,腼腆笑着连连摆手。

    顾龙也没有跟他聊下去的打算,转回头来时,花臂光头已经放下碗擦干净了嘴,只有虎哥还在低头猛吃。

    顾龙掏出烟来递给花臂光头一支,他诚惶诚恐的双手接过,然后赶紧拿出打火机帮大哥的大哥点上。

    “听你们虎哥说,他们都叫你花秃子?”抽了口烟,顾龙开口问道。

    花臂光头不好意思的抓抓蹭光瓦亮的头顶,说:“我姓花,大名叫花子徒,您叫我小花就成。”

    “小花?”顾龙哑然失笑,“虽然容易让人误会,但好歹比秃子好听。”

    花子徒不知道该说啥,只好跟着嘿嘿傻笑。

    “你家就住这儿?”

    冷不丁的,顾龙指了指对面的胡同,让花子徒心神一凛,硬着头皮说:“是、是的,如果龙哥不嫌弃的话,待会儿请务必到家里坐坐。”

    顾龙不置可否,闲话家常一般的又问:“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就我娘和老婆孩子。”

    “你这三番五次的进号子,家里人挺担心你的吧?!”

    “还……还好,她们应该早就习惯了。”

    “那可不行,家人还是该好好维护的,你是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动不动的就几天几天的不着家,万一要是家里出个什么急事儿,怎么办?就算平日里有街坊四邻的帮忙,可长年累月的下来,是个人都会有怨言的,你说是不是?”

    花子徒越发听不懂顾龙话里的意思了,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重,只能干笑着附和:“是,您教训的是。”

    “再说了,”这时,顾龙声音猛地一冷,接着又道,“你在外面做的事情也谈不上光彩,没出事儿还好,可要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连累了老娘、媳妇儿和孩子,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花子徒闻言心里咯噔一声,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