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98章 通情达理萧先生

第498章 通情达理萧先生

 
    剩下的八道菜,萧晋也让那个小混混一一介绍了一遍,大开眼界的同时,其中但凡涉及到身体痛苦的几道,也全都交给了花臂光头去“演示”,因此,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这位大哥没有受到任何重伤,甚至连血都没见,但全身上下却已经没有一块好皮了。

    “这些所谓的规矩,以前尝过吗?”

    在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花臂光头面前蹲下身,萧晋一边欣赏着他后背上那些已经鼓出来的鞋底红印子,一边抽着烟问。

    “没……没有。”花臂光头有气无力的说,看上去气若游丝仿佛下一刻就会完蛋一样,其实只是累的,挨打也是个高强度的体力活,特别是在强忍着不能叫出来的时候。

    “呦!”萧晋笑道,“这就是说,你从来也没从水路进来过,而且一直也混的不错喽!”

    花臂光头扯了个像哭一样的笑脸,算是默认了。

    “身为一个混混,能搭上书记家的公子,确实算是混的不错了。”

    花臂光头身体一僵,抬脸刚要否认,就听萧晋又冷冷地说:“别装傻,小爷儿虽然不懂号子里的规矩,但脑子还在。”

    花臂光头脸色变幻不定,最终又低下头去,嘴硬道:“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萧晋狞笑一声,视线环顾四周,忽然右手抓住左臂,猛地用力向下一拽。

    咔吧一声,花臂光头瞳孔急缩,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萧晋大声的惨叫起来:“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叫的内容很丢人,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仿佛能扮演一次被欺负的角色很开心一样。

    号子里的其他人全都瞠目结舌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花臂光头知道,所以他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涌了出来。“大哥,您……”

    “抱歉!”在叫喊的间隙,萧晋冲他呲牙一笑,说,“既然你当了别人派出来的小卒子,那就要有被牺牲掉的觉悟。哦,顺便多说一句,我是来你们县投资的企业家,你这么见多识广,可以先估摸一下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话音未落,门外就响起了拘留所看守的声音:“叫什么叫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冲已经石化了的花臂光头挤挤眼,萧晋快速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撕扯烂衣服,就跑到门前,用充满了痛苦和恐惧的声音对外面说:“警察同志,救命啊!他们要杀人啊!”

    一个在全省都垫底的贫困县,好不容易来了个资金雄厚的企业要投资,可人家的董事到了地方,连中午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就被抓进了拘留所,还被打的胳膊都脱臼了。

    这还了得?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要是这件事不能妥善处理,以后天石县再想招商引资,绝对难如登天。

    笑话,送钱来的财神爷在这儿连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人家有钱人是有多傻非要跑你这儿来?

    于是,萧晋前脚刚刚被送进医院,天石县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后脚就都到了,带队人正是段学民。

    当着萧晋的面,这位一把手狠狠训斥了拘留所所长一顿,然后又责令公安局局长边成业彻查整件事,务必查清楚那个花臂光头为什么会这么大胆,是不是背后有人给他撑腰云云。

    最后,他又代表整个天石县领导班子向萧晋表示由衷的歉意,并希望得到他的谅解。

    “段书记言重了,”胳膊啥事儿都没有的萧晋“虚弱”的靠在病床床头,微笑说,“在整件事情中,无论是县局的张队长,还是拘留所的各位同志,在工作流程上都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一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另外,说句不大合适的话,号子里面关的基本没什么好鸟,新人进去会有什么遭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下马威’、‘杀威棒’什么的,自古有之,潜规则罢了,也不一定就代表那些人背后有什么保护伞。

    而且,公安同志们平日里的工作任务已经非常繁重了,边局长身为一局之长,关注的也该是大案要案,我这种不痛不痒的小事件,随便派两名基层的同志跟进一下就好,不值得浪费那么多公家的资源。”

    这话一出来,不光是拘留所所长流露出感激的神色,就连张队长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欣赏了许多。

    什么叫知情识趣?这就是再标准不过的知情识趣。领导们给我面子,那我自然也要帮领导们把这个面子给兜起来,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哎呀!”段学民双手握住萧晋的手,情真意切的激动道,“没想到萧先生不但身家丰厚,还能如此的通情达理,实在是令人钦佩不已。”

    “诶!书记,我觉得您的话有些欠妥。”马建新在一旁笑着道,“应该说,只有像萧先生这样通情达理的商人,才能事业成功嘛!”

    段学民笑着点头:“建新说的不错,不管哪行哪业,唯有通达人情事理,才能无往而不利。”

    周围的领导们纷纷点头附和:“是啊是啊!到底是书记,说的就是精辟。”

    萧晋跟着笑了两声,才摆手道:“两位领导谬赞了,我还年轻,还有的是不足,‘通情达理’这四个字可不敢当,也当不起,之前那么说,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

    顿了顿,他嘴角忽然邪邪一翘,看着段学民又道:“再者,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与人发生了肢体冲突,否则的话,后面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因此,我可以完全不追究在拘留室里所受的伤害,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那个人,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的。在这里,我恳请各位领导能帮我查清事情真相,公平公正办理,给予行凶者应有的惩罚,谢谢!”

    此言一出,病房里瞬间就安静的落针可闻,除马建新和边成业之外,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而段学民的脸色更是已经铁青,望向萧晋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危险的光芒。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