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89章 无心插柳
    朱广生这个名字,萧晋没听说过,因此也就懒得再劝钱文远,淡淡说道:“随便!你的毒瘾今后还会时不时的发作,虽然程度不会再像以往那么猛烈,但也是烟瘾的几十、甚至上百倍。

    我丑话跟你说在前头,如果你出门没经住诱惑复吸了,我是不会再费劲救治你第二次的!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转身就出了门。

    房间里,钱老头训斥儿子的声音传出来:“你个混账东西,就不能消停一下让老子多活几年?那个朱广生这会儿正在蹲苦窑,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找?找到了又能干嘛?难不成你还敢在监狱里动手杀人不成?”

    “那……那我就去找他的老婆孩子!”钱文远狠戾的声音响起,“老子当初开始溜冰,就是他受薛良骥指示怂恿的!听说他进监狱是替人顶罪,得了不少钱,妈蛋的,老子受了这么大的罪,天天屎尿一裤裆,他老婆孩子却在外面享受,凭什么?”

    “你……小兔崽子,你还想打人家老婆孩子的主意?真是气死我了,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孬种来?钱文远!你给老子听清楚,如果你胆敢踏出这个房门一步,老子就把你的腿打折!老子说到做到,不信你就试……”

    旁边忽然闪过一道人影,打断了钱老头的暴怒,却是萧晋又去而复返。

    他一把揪住了钱文远的衣领,寒声问道:“你说的这个朱广生是什么人?他是替谁顶罪坐的牢?”

    钱文远就是个十足的愣头青,被萧晋这么不客气的对待,登时就要还手,可手臂都还没抬起来,就感觉到肋下一阵刺痛,“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别做无谓的事情,也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毒瘾发作时候的感觉和某些痛苦比起来,就像在天堂一样。”

    萧晋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温度,连后面站着的钱老头都感觉周遭的气温似乎瞬间下降了不少,虽然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但他知道这姓萧的惹不起也不能惹,于是慌忙上前骂道:“小兔崽子你又犯什么浑?还不赶紧乖乖回答萧先生的问题!”

    钱文远只是脾气冲,并不是真的傻,这会儿也感觉到萧晋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医生那么简单,干咽一口唾沫,就回答道:“朱广生就是龙朔本地人,我们中学的时候一个班,他一直都跟我混,也曾是我最信任的兄弟,要不然,我也不会受他的蛊惑去尝试溜冰了。

    至于他是替谁顶罪,这个我不清楚,只是当年他头一天晚上还跟我在一起喝酒,第二天突然就跑去自首说自己杀了人。

    对此,我当然是不信的啊!去号子里问他,他啥都不说,后来还是他老婆无意间说漏了嘴,我才知道他是替人顶了罪,再问是替谁顶的,他老婆就死活都不开口了。”

    “这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萧晋又问。

    钱文远看着天花板回忆片刻,说:“大概……三年前吧,不到四年的样子。”

    萧晋的心不可抑制的跳动起来,“你把你知道的朱广生所有信息都告诉我。包括他老婆孩子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和学校,越详细越好!”

    离开钱家的时候,钱老头将萧晋送到门外,满脸都是担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萧晋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就安慰道:“钱老,你别多想,不是江湖上的事儿,而且,我也只是对朱广生当年顶替的那个人感兴趣,它绝对不会牵扯到你儿子的身上。另外,或许那个人并不是我想要找的也说不定,所以,您尽管放宽心就好。”

    听他这么说,钱老头的脸色就缓和了一些,犹豫片刻,说:“那个……不好意思,萧先生,您能稍微透露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我这啥都不知道,心里没着没落的,难受。”

    “哦,是这样的,我得罪了一个人,这个人家里有点儿势力,我一时半会儿拿他没有办法,正好听说他好像曾经犯过事儿然后找人冒名顶替了,所以我就想查一查,看这个朱广生是不是那个顶替他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钱老头点点头,又问:“那如果朱广生就是呢?”

    “具体的我还没想好,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儿子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不过,近期你还是不要让他出门的好,万一哪天他毒瘾犯了的时候正好有货给他吸食,那他这一个多月所遭的罪可就白搭了。”

    “明白明白!那小兔崽子要是赶出门,老头子就找铁链子把他给栓上!”钱老头咬着牙说说道。

    “也用不着这么夸张,他现在的身体算是元气大伤,正好趁这段时间可以适当的进补一下,把身体养好了,也好给你生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孙子嘛!”

    萧晋笑笑,忽然想起什么,就接着说道:“对了,雁行医馆的巫大夫对于戒毒这件事也很有心得,我和她很熟,回头我跟她打个招呼,你带着文远过去,看她能不能给开一服缓解戒断反应时痛苦的药。

    这样,文远遭的罪还可以更少一些,毕竟比烟瘾难受几十倍的感觉,肯定也不怎么好过。”

    钱老头闻言大喜。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口中怎么骂,心里还是疼的,现在能有让儿子更加轻松的办法,他自然更加高兴。

    “谢谢!萧先生,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紧紧握住萧晋的手,钱老头激动道,“我这一辈子跟人做过无数的交易,只有跟您这一次最值,一套小小的别墅就换来了我钱家未来的希望,简直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啊!”

    “你这么想可就错喽!”萧晋笑着摇头道,“我是医生,吃的就是这碗饭,治一次病收价值数百万的诊金,已经算是很黑心了,要是被普通医院里那些一个月赚万把块却还要时刻承担被病人捅刀子危险的同行们知道,估计眼珠子都能红的往外喷血。”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