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86章 别有用心的默契

第486章 别有用心的默契

 
    笑话不好笑,还很冷,房韦茹客气的笑了两声之后,就提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刚才萧先生说文哲会养成懦弱的性子,是因为‘父亲教育’的欠缺,那这件事有补救的办法吗?”

    “当然有了,而且还很简单,缺什么就补什么喽!”萧晋玩笑一般的说道。

    房韦茹苦笑一声,说:“哪有那么简单?现如今,懂得教育孩子、且有时间教育孩子的男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还有血缘关系这个最大的障碍在,就算我完全不考虑自己,又上哪里给他找合适的父亲去呢?”

    “房女士误会我的意思了,”萧晋说,“所谓‘父亲教育’,不一定非得有‘父亲’这个身份的人才能承担,只要教育方式合适、能让他懂得男人应有的坚毅、勇敢、不屈、沉稳和责任等品质,什么人都可以的,不拘泥于固定角色。”

    房韦茹杏核眼猛地一亮,激动道:“那您知道该怎么做才合适吗?”

    “呃……这个不大好说啊!”

    萧晋为难的挠挠头,沉吟片刻,说:“我的年纪也不大,而且还没孩子,对于养育孩子这件事,没有实践,也就没什么发言权。

    而从一名教师的角度来讲,我现在能够做到的,顶多也就是在学生遇到某些事情或困难的时候,让他们可以从中领悟到一定的道理,所以,你要是让我现在就给你总结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教育办法来,那很抱歉,这根本不可能。

    另外,古语有言‘因材施教’,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且全然不同的个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流水线式教育,只能教授外在的学识,却无法给予他们内在的灵魂,这也是现在大部分的孩子一离开学校就会变成废物的原因。

    因此,要教育房文哲,就得结合房文哲本身的习惯性格和喜好,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就算心里有什么主意,也是不敢跟房女士您说的呀!万一没起什么作用,还引起了反效果,误人子弟的罪过,我可承担不起。”

    洋洋洒洒一番话说完,让房韦茹对他的观感大为改观。之前,她只以为这是个背景神秘且恃才傲物的公子哥,即便听他自我介绍是一名支教老师时,也仅仅把他看作是个有些内涵的公子哥罢了。

    但现在不同了,虽然话说的很空,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但起码能让人感受到字里行间的责任感,而这种责任感,正是如今那些只会在家长微信群里颐指气使要钱的教育工作者所最缺少的。

    而且,这番话似乎还在暗示着什么。

    事关儿子的未来,她也懒得再绕圈子客套什么了,直接就问道:“萧先生的意思是说,你没办法指导我来教育他,但如果把他交给你,你有办法将他现在的品性扭转过来,是吗?”

    萧晋摇头:“我可以试试,却不能给你肯定的答复。”

    房韦茹低下头不说话了,萧晋也不再说什么,已经铺垫到了这一步,再多做什么也没多大的作用了,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事情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个女人对她儿子是真爱还是溺爱了。

    这时,房文哲终于回来,萧晋见他手里拎着的居然是一盒医用冰袋,不由诧异的接过来,一边往房韦茹的脚踝上贴,一边笑道:“我说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感情是去医务室了啊,为什么不直接去大门附近的超市呢?”

    房文哲回答:“普通冰块有棱角,用起来不方便也不舒服。”

    萧晋闻言就转头看向房韦茹,说:“这孩子细心,而且也算孝顺,由此来看,房女士的教育并不算失败,起码比那些健健康康还养出了熊孩子的父母强多了。”

    房韦茹欣慰的看看儿子,脸上忽然就闪过一丝坚毅。

    “萧先生,能知道您在哪里支教吗?”

    “这有什么不能知道的,”萧晋笑着说,“那地方叫囚龙村,就在龙朔辖下的天石县境内,距离市区倒不是很远,就是四面环山,交通很不方便,来一趟龙朔,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

    房韦茹想了一下天石县的位置,又问:“那里是不是很苦?”

    “苦不苦,要看怎么定义了。那里的电力仅仅直供照明,什么电视、电脑、游戏机之类的通通没有,特别是对于离了智能机就不能活的现代人来说,最关键的手机信号和wifi也没有,从生活便利性和舒适性上而言,可以说非常的苦。

    但除此之外,其它吃住方面,在我看来,反倒比城市里好一些,空气清新,风景秀丽,冻不着也饿不着,饭菜也都是健康无污染的。”

    “是嘛!”房韦茹眼睛越发的亮了,看看儿子,若有所指道,“说起风景,我们倒是很久都没有出去玩一下了。”

    萧晋心里暗暗一笑,适时接口:“如果房女士对还没有被开发的原生态山村感兴趣的话,囚龙村倒是个非常合适的选择。”

    房韦茹不知道这正是萧晋的目的,只以为他情商反应能力超绝,在事先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都能精准的猜到她的目的,并作出最合理的配合,简直默契到了极点。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非常舒服。

    这样想着,她就故作迟疑道:“能去景色原生态的地方游玩,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是,这样不会打扰到萧先生吗?”

    “不会!我每天除了给村里的孩子们上课之外,也是闲人一个。”萧晋笑着说,“那村子里的大部分青壮男人都进城打工了,只剩下些老弱妇孺,不但住宿问题很好解决,而且还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另外,因为我懂点中医的缘故,有两位龙朔的病人也住在那里,其中一位是陆翰学书记的千金。对了,还有雁行医馆巫雁行大夫的弟子,这次也会跟我去山里学习一段时间。”

    房韦茹闻言大吃一惊,陆翰学的名字几乎是个龙朔人都知道,自不必说,单单是“巫雁行”这三个字,对她来说都如雷贯耳,那可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大家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