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67章 偏要把你调教成狗

第467章 偏要把你调教成狗

 
    萧晋不是在说笑,他确实觉得巫飞鸾是个很有灵性的孩子,而且现在年纪还不大,趁着三观还未成型,完全可以培养出一名优秀的中医来。

    要是任由他跟在心理变态的巫雁行身边,百分百会成长为一个现在医院最常见的那种自高自大、说不定哪天就会碰上不讲理的病人家属被人家给捅死的医生来。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这位小正太,十二三岁的孩子会撒谎,再正常不过,但在撒谎的同时,还不忘把自己粉饰成一个尊老敬老知礼懂礼的乖宝宝,可就不是单纯的撒谎那么简单了,这已经涉及到了人品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知道的小人坏蛋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外表看上去是好人的伪君子,巫飞鸾能在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如果不加以惩罚和改正的话,长大了还不知道会变成怎样的大奸大恶之徒。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巫飞鸾的行为撑死只能算是一点小聪明,所以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看看远在湖心微微**的几片树叶,想起昨天湖水的冰冷,鼻子一酸,眼眶就泛起了红。

    萧晋昨天能毫不犹豫的把他给踹进湖里,今天自然不会有当一个好长辈的觉悟,冷冷的瞥了可怜兮兮的小正太一眼,又问道:“你师父住的地方在哪儿?”

    一个能让师父跪在地上舔鞋面和戴狗链子的人,肯定是有资格进师父房间的,巫飞鸾不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抬手指向湖对面,态度保持着恭敬说:“家师就住在那里。不过,平时没有家师允许的话,除我之外的人是不可以随便进入那里的。”

    萧晋斜眼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进去?”

    “不是,”巫飞鸾赶紧摇头,“我、我是说,整个医馆里,除了家师之外,只有我有那个小院房间的钥匙,如果先生您想要过去的话,我可以为您带路。”

    “少特么跟老子耍心眼儿,不把那几片叶子捞出来,你哪儿都甭想去!”看着这个努力想让自己摆脱麻烦的小正太,萧晋想起了当年被爷爷逼着练功的自己,心里的反感就稍稍淡化了一些,抬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个爆栗子,好笑道,“把钥匙给我,老子自己会开门!”

    巫飞鸾没了办法,只能乖乖的把钥匙掏出来。

    萧晋也不看小正太会用什么办法去湖中心捞树叶,晃荡着钥匙绕到湖对面的后院,便在弯曲石子路的尽头见到了一面典雅的月亮门。

    穿过月亮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再典型不过的中式小院儿——坐北朝南一栋两层正屋,两边分别为东西厢房,中间天井铺着整整齐齐的石板。

    西厢房前空出一块地种了棵石榴树,树下则有一套石桌石椅,东厢房和南墙之间搭了个不大的葡萄架,因为季节已经快要入冬的缘故,葡萄秧都已经枯黄,看上去十分的萧索。

    不过,萧晋还是能够想象得到,在盛夏初秋时节,这间小院里会是怎样的生机勃勃。

    可见不管巫雁行的心理有多么扭曲,身为一名中医,养生之道还是非常清楚的,最起码的居住环境整的相当舒心。

    拿出从巫飞鸾那里得到的钥匙打开堂屋正门,迎面便看到对墙上挂着一幅硕大的山水画,高山、江河、明月、流云和一排飞雁,笔法精炼,意境空远。

    画的空白处有两行题跋,字体较小,萧晋离得近了些,才认出是一句诗:露如轻雨月如霜,不见星河见雁行。

    诗句的下面是一枚方形印章,上面的篆体比较好认,显示作画者是一个名叫“林士”的人。

    看到这两个字,萧晋的眉头就是一挑,紧接着嘴角微微翘起,伸手将画给摘下来卷吧卷吧往胳膊底下一塞,就绕到后面,顺着楼梯去了二楼。

    二楼是一个卧室和起居室连在一起的大通间,装修和装饰都很现代化,少了许多硬邦邦的中式味道,视觉上给人的感觉特别的舒适。

    萧晋一点也不客气,直接绕过卧室的屏风,鞋都不脱就倒在了床上,左右闻闻,味道清香,就长长打个哈欠,惬意的闭上了眼。

    可仅仅就在一秒钟后,他又猛地睁开了眼,起身走向了梳妆台。

    那里放了一个不大的纸箱,箱体上还贴有快递单,看似没什么好奇怪的,却显得非常突兀。

    整间卧室都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东西也都摆放的十分整齐,显然巫雁行不是一个邋里邋遢的粗糙女人,而精致的女人是绝不可能任由一个快递箱子摆在梳妆台上而不收拾的。

    纸箱的胶带封已经被割开了,所以萧晋轻而易举的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然后他就有点傻眼。

    只见里面有手铐、项圈、会跳的蛋、红色的麻绳、流苏式的皮鞭、带铆钉的手环……当然,肛塞式的猫尾狗尾各一条,相应的耳朵爪子自然也有,往下面翻翻,他甚至还看见了几枚粉红色的小夹子。

    仔细瞅瞅快递单,不出所料,寄件人的电话号码正是胖子的手机号。

    昨天他离开医馆时给胖子打电话,让他买完东西就送到这里来,没想到死肥宅的效率就是高,不但买了他交代的东西,还自作主张的把字母圈和二次元常见的东西都给置办齐,当天就快递了过来。

    “不知道那姓巫的娘们儿第一眼看到这些东西时,是惊怒?还是惊喜呢?”

    自言自语着,萧晋正打算把箱子重新盖上,忽然发现了不对——箱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有简单的塑料包装的,唯有那套猫耳猫爪和猫尾巴光溜溜的待在外面。

    他拿起尾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样,但在拿起猫耳朵时,却很轻易的就在上面找到了一根乌黑长发。

    “答案出来了,那娘们儿显然是很惊喜的嘛!”手指轻轻抚摸着手里毛茸茸的猫耳,萧晋嘴角邪邪翘起,“喜欢当不听话的猫?老子偏要把你调教成只能跪舔的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