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30章 以岐黄之名起誓

第430章 以岐黄之名起誓

 
    巫雁行双腿无力的踢蹬着,凹凸有致的身躯在宽松的长衫里扭动个不停,双手死死的抓着萧晋扼住自己脖子的手臂,俏美的脸颊已经憋得发紫,眼白也要有渐渐往上翻的趋势。

    “你……你不是杏林……”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不……不能……”

    萧晋冷笑:“你是想说,如果我杀了你,会遭到整个杏林山的报复?”

    巫雁行无法点头,只能拼命眨眼。

    “女人,你是不是完全没脑子的?”萧晋脸上的讥讽意味更浓了,“我虽然不是杏林山人,但你以为我这一身医术是哪里来的?天上掉下来的吗?”

    巫雁行一惊,随即便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起初的时候,她不知道、也不相信才二十多岁的萧晋的医术能高明到什么程度,因此也就没有多想。

    但刚刚萧晋为自己解毒的过程,她看到了,别的不说,单是针刺这一道,就是她所望尘莫及的。

    只不过,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她完全的忽略了,能将这样一个年轻人调教成医道高手的师父,会是怎样的大师级人物。

    那样的人物,有可能跟杏林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这显然不可能。

    在整件事情里,是她跟踪在先,下毒在后,不管主观意愿有没有想要弄死萧晋,挑起事端的都是她,如果萧晋就这么把她给杀了,事后由那位大师出面转圜,杏林山高层很可能就会判定她是咎由自取,不但白死,还要背上一个破坏内部团结的骂名。

    “对……对不起……”在眼白完全上翻之前,巫雁行用喉咙里的最后一丝气息说了这三个字。

    萧晋无聊的扯扯嘴角,摸出一根银针,在她身上的几处**位上快速的刺了几下,然后松开了手。

    “噗通”一声,巫雁行摔在地上,剧烈的**和咳嗽让她眼泪鼻涕口水齐流。

    再美的女人在这种时候都不会有丝毫的美感,当然,喜欢重口味的除外。

    “你……你对我做了什……什么?”呼吸顺畅了,巫雁行却发现自己五脏六腑就像是在被火焰灼烧一样,不由惊骇的问道。

    “刚才我说过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萧晋坐回石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烟说,“你刚刚给我下了毒,想必对毒物一道很有心得,按照杏林山切磋的规矩,我也应该用自己最擅长的医术来回敬你才对。小爷儿不才,在针灸方面还是挺有研究的。”

    巫雁行心中叫了一声苦,顾不得擦拭脸上的眼泪口水,就那么跪坐着给自己把起脉来。

    这一把不当紧,骇的她魂儿都差点飞掉。因为从脉相上来看,她五脏六腑的经脉通路已经全被破坏,气血在体内各处淤结,脉搏跳动的就像是在打鼓一样,不出一时三刻,必然会因为多器官同时衰竭而死。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的明白,萧晋的医术早已在她之上。她招惹的是一个根本惹不起的妖孽。

    “飞鸾!快拿我的银针过来。”大声喊着,她一把撕开长衫的前襟,露出雪白的胸口和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

    萧晋挑眉吹了声口哨,毫不客气的欣赏起来。

    一般女人和男人都会认为红色的内衣最性感,其实,这完全是没有经验光凭臆想得出的结论。红色内衣在照片中确实很亮眼,但研究证明,在实际的穿着效果中,最能引起男人性趣的,排第一的是白色,第二就是黑色。

    白色代表纯洁,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或破坏欲;黑色则代表神秘、危险,没有男人见了不想征服;至于红色,不过是挑逗而已,也就对是个女人都行的小年轻效果大一点罢了。

    巫雁行的年纪绝对超过了三十,但保养的很好,尤其是身材,能令外面绝大部分的年轻姑娘汗颜。

    在萧晋来到龙朔之后所认识的女人中,周沛芹和梁玉香偏丰满;郑云苓欧派不大;董雅洁的腰不够纤细;方菁菁只有腿长;贾雨娇咪咪太大;赵彩云太瘦;苏巧沁太矮;董初瑶、陆熙柔和秋语儿都属于匀称型,不够火辣;田新桐倒是各方面都不错,就是个子中等,要是再高挑一点就好了。

    抛开每个人性格中的可爱因素不谈,只论身材,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那么一点点的瑕疵,只有他眼前的巫雁行,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性感,完美。

    当然,萧晋早已过了看女人只看外表的年纪,巫雁行的身材和黑色内衣虽然是绝配,但鉴于她心理的畸形和阴暗,他并没有太多想做点什么的**,如果把这个女人换成贾雨娇,说不定早就按耐不住扑上去了。

    只一会儿,巫飞鸾便快跑着送过来一个古朴精致木盒,巫雁行接过去打开,直接拿出一枚足有五寸长的银针,狠狠一咬牙,就深深的刺入胸口的膻中**。

    萧晋的眉头微微一挑,心说不管怎样,这个女人的中医水平都是货真价实的,起码自救的方式非常正确。

    只不过,中医之道博大精深,它对医者的要求很高,里面有太多玄之又玄的东西,根本就不是西医那种模式化的技术可以比拟的。

    巫雁行知道该怎么解决自己身体的麻烦,针刺手法也不错,可她却不懂萧晋的运针方式,内息顺着银针进入体内,却始终都打不开被封住的血脉通路,像只没头苍蝇一般四处碰壁,非但没有缓解症状,还令灼烧感变成了剧痛。

    过了足足二十分钟,她终于承受不住越来越严重的痛苦,拔出银针,极度不甘的对萧晋低下头,颤声道:“我……败了。”

    萧晋嘴巴咧了起来,弹飞烟蒂,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问:“那按照杏林山的规矩……”

    巫雁行嘴唇咬的煞白,慢慢举起手,说:“自今日起,我会无条件的为萧先生做三件事,如有违背,必遭杏林同仁唾弃,人神共愤,孤苦无依而死,以……以岐黄之名起誓!”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