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429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第429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雁行医馆的后院居然是个古色古香的小型江南园林,这是萧晋所始料未及的。要知道,东城虽然距江畔的市中心稍远,但背靠青山,特别适宜居住,龙朔市的有钱人,除了江边之外,就数东城最多。

    也是因此,这里的医院最多、学校最多、超市和饭店也是最多,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

    可想而知,在这么昂贵的地段拥有一片园林,会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看来,那个巫雁行严格的执行了她的观点:以她每天的看诊量来计算,要想弄出这么一座院子,必然大部分的病人都是非富即贵。

    萧晋坐在小湖边的凉亭中,四周有半段竹帘围挡,既能欣赏到院中美景,又感觉不到凉风,只是可惜如今已是深秋,院子没有了花团锦簇和绿意盎然,看上去有些萧索。

    凉亭里还有个十二三岁的小正太,同样梳着发髻身穿长衫,干干净净,正在专注的往红泥小炉中填松塔。

    看着这个小正太,萧晋心里就不由龌龊的想:这跟自己梦想中手脚勤快的女徒弟恐怕没什么区别,那姓巫的娘们儿很会玩儿嘛!

    不一会儿,茶烹好了,小正太熟练的分出几杯,双手捧着托盘放到萧晋面前,垂首束手恭敬道:“先生请用茶。”

    萧晋端起一杯放到鼻下轻轻一嗅,眉头就微微一挑,一口饮下,先苦后甘,茶香弥漫。

    他不懂茶,但因为爷爷爱喝,所以家里从来都没断过好茶,他跟着喝的多了,虽然还是对茶道狗屁不通,起码也能品出好坏来。

    更何况,小正太为他烹的茶,是一种极其难得名贵的药茶,这种茶有个听上去很有意境的名字,不见松。

    名叫不见松,它却伴随着松树一起成长,就像松露一样,数量十分的稀少,且很难人工栽培,全国每年的产量,也就不过二三十斤而已,据说一两就要卖上万块,还有价无市。

    而它之所以会名叫“不见松”,顾名思义,就是它绝对不能跟松子一同饮用。是药三分毒,它即是药茶,就拥有不小的毒性,用一般的方法来喝,延年益寿,可一旦混合进松树的味道,就会产生剧毒。

    刚刚小正太烹茶用的燃料,正是松塔。

    虽然只是燃烧的味道混合,不像直接吃松子的毒性那么猛烈,但依然不容小觑,如果在一个小时内不及时就医的话,心脏就会快速衰竭,性命堪忧。

    当然,萧晋敢把它喝下,自然是因为他有恃无恐。

    “你叫什么名字?”端起第二杯,他一边轻嗅一边和煦的问道。

    小正太依然低着头,毕恭毕敬道:“回先生的话,我叫巫飞鸾。”

    “你也姓巫?巫雁行是你什么人?”

    “她是家师,我是孤儿,是师父把我养大的。”

    唔,还是养成系,那姓巫的娘们儿就是会玩儿。

    “你知不知道你给我烹的是什么茶?”萧晋又问。

    “知道,”巫飞鸾回答道,“是不见松,家师手里仅剩的几克,都在壶里了。”

    萧晋的表情慢慢冰冷起来,再问:“那你又知不知道,不见松不能跟任何与松树有关的事物接触?”

    巫飞鸾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的摇摇头,然后说:“壶里只有不见松,除了水,我没有添加任何别的东西。”

    “可你用的燃料是松塔。”

    巫飞鸾呆了一下,随即表情便慌乱起来,紧张地问:“先生,我……我做错什么了吗?因为师父喜欢松塔燃烧的味道,以前为她煮茶都是用松塔的,这是我第一次烹制不见松,我……我……”

    看小正太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像作假,萧晋的脸色就缓和了许多,说:“别害怕,不知者不罪,以后记住就行了。”

    巫飞鸾长长吐出一口气,赶紧弯腰鞠躬道:“谢谢先生!我记住了。”

    “行了,”萧晋又摆摆手,道,“这里没你的事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是,先生。桌子上有摇铃,如果您有什么吩咐,随时都可以叫我。”说着,巫飞鸾就躬身退出了亭子。

    确认方圆二十米之内没人了,萧晋才从怀里摸出几枚银针,缓缓的刺入心口的几处**位,小心翼翼的提拉捻动起来。

    约莫一刻钟后,他“哇”的一声呕出一滩黑血,拔出银针又闭目调息了片刻,才长长舒了口气。

    啪啪啪……

    有掌声从不远处传来,萧晋转头望去,就见巫雁行一边鼓掌,一边踏着石子路款款而来,长衫被风抚动,颇有几分仙气。

    “萧先生无需药石,仅凭区区几针,就能化解剧毒,医道之高明,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萧晋撇撇嘴,不客气道:“都是现代人,就甭拽年代戏的腔了吧?!穿身长衫,扎个不伦不类的道髻,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世外高人了?”

    巫雁行一滞,似乎是从来都没人这么无礼的跟她说话,很不适应的样子。

    “嗬!还真相信自己是高人啊!”萧晋不屑地讥讽道,“你果然是个变态,是不是年轻那会儿被男人给狠狠的玩弄过,所以才变成现在这副心理畸形的样子的?”

    巫雁行闻言双目一眯,整个人都变得冰冷起来。“萧先生,请你慎言!”

    “恼羞成怒?看来是被我说中了。”

    萧晋咧嘴一笑,忽然身形如风,眨眼间便掠到了巫雁行面前。

    巫雁行大惊失色,本能的向后疾退,同时双臂交叉护在前方,企图抵挡萧晋伸过来的手掌。

    下一刻,她便感觉到自己的小臂上传来一阵剧痛,仿佛骨头都要断了,下意识的一松,就有一只手趁虚而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高高举起。

    “来而不往非礼也!”萧晋看着女人的惊恐的眼睛,声音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巫雁行,我真的很好奇,你医术不如我,功夫也不如我,到底是谁给了你如此大的勇气,不但派人监视跟踪我,还敢下毒试我?

    杏林山吗?我可不记得里面有支持私人恩怨的条款。还是说,你觉得你拿着一枚铜质的牌牌,小爷儿就不敢杀你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