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97章 他看上咱家闺女了

第397章 他看上咱家闺女了

 
    大山媳妇儿被丈夫的话给惊着了,呆了好半天才做梦一般的说:“你……你想让翠翠跟萧老师……”

    梁大山直接点头:“咋?你还看不上人家?”

    “怎么可能看不上?”大山媳妇儿总算反应过来,咧着嘴说:“你就做梦吧!萧老师那是什么人物?有文化、有本事、听说力气也很大,砸着你的那块石头,胜利他们七个人撬都撬不动,人家萧老师一个人就能抱起来,简直神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咱家翠翠?”

    “就说你眼皮子浅吧!”梁大山翻个白眼,道,“还记得萧老师第一天来咱家时那个发怒的样子么?非亲非故的,他凭啥对翠翠的事情那么伤心?就算是心地善良,可怜可怜翠翠也就罢了,凭啥花那么多钱供翠翠去大城市上学?

    你知道翠翠上的学校一年学费是多少钱吗?”

    伸出手掌在媳妇儿眼前晃了晃,他用讲述天方夜谭的口气接着道:“五万!听翠翠说还是什么美元,就是美国人花的钱,兑成咱们华币,可是值三十多万呐!要换成你,下辈子也不可能舍得这么供孩子上学吧?!”

    她媳妇儿倒吸一口凉气:“你说多少?三……三十多万?”

    “这还只是一年的,后面还有两年,就算翠翠不上大学,总共也要花一百来万。”说完,梁大山似乎也被自己算出的数字给吓了一跳,又感慨道:“一百万啊!咱们两口子几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萧老师就这么给了翠翠,旁的不说,光是这份恩情,翠翠都还不起呀!”

    大山媳妇儿已经吓傻了,痴呆呆的问:“他……他图啥啊?”

    “磁笨磁笨的!”梁大山恨铁不成钢道,“他还能图啥?”

    他媳妇儿又愣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道:“他看上了咱家闺女?”

    梁大山撇撇嘴:“我问你,你这么疼儿子,舍得花一百多万供他上个高中吗?反正除了看上翠翠之外,俺是想不出他凭啥对翠翠这么好。”

    “那……那他那天为啥要说什么一日什么师又什么什么父的啊?”他媳妇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梁大山没好气道,“还不是被你个败家娘们儿给逼的?人家都说愿意供翠翠上学了,可你满脑子就只有做绣活给儿子娶媳妇,生生把那么一个好脾气的人给气走,人家不找个别的由头出来,哪有理由阻拦你打翠翠呀!”

    “儿子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俺还不是为了你们家的香火?”

    他媳妇儿弱弱的反驳了一句,然后又埋怨道:“你说这萧老师也真是的,翠翠都十五岁了,已经到了能说亲的年纪,他有想法,直接过来提就好了,要是面子上抹不开,请别人带话儿也成啊!非得拿上学说事儿,俺一个妇道人家,哪懂得读书人的那些弯弯绕?”

    “你又想错了。”梁大山说,“在俺看来,萧老师是真心的想供翠翠去读书的。毕竟,他可是城里来的秀才,有文化,有本事,还有钱,要是找个只有初中程度的婆娘,也太不合适了,两口子连话都说不到一块儿去,那还怎么过日子?”

    他媳妇儿闻言琢磨片刻,忽然就用力拍了下大腿,扭头看着墙面咬牙骂道:“都怪隔壁那个臭不要脸听墙根的贱人,要不是她碎嘴往外说,村里哪能一宿就都知道了,弄的萧老师下不来台?这么喜欢嚼舌根的烂舌妇,咋就还没被老天给收了呢!”

    她越骂声音越大,梁大山赶紧阻拦道:“消停会儿吧,别让翠翠听到。”

    他媳妇儿犹自不忿,但也知道轻重,深吸口气,又吐出来,满脸都是懊悔和惋惜的说:“现在,萧老师已经当着全村的面说沛芹是他的婆娘了,他跟翠翠的事儿,应该算是黄了吧?!”

    “那可不一定!”梁大山说,“萧老师不可能在山里呆一辈子,咱家翠翠将来上完学,也肯定是要留在城里的,那里又没人知道他们是干父女关系,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她媳妇儿眼睛猛地一亮,随即又暗了下,问:“那沛芹呢?她会愿意把萧老师让给翠翠?”

    “沛芹是怎么到萧老师身边的,全村人都知道,萧老师心善,见不得她被人欺负,这才当众宣布她是他婆娘的,可是,说一千道一万,沛芹的孩子都十岁了,萧老师根本不可能娶她的,不信你出去问问,谁心里不跟明镜儿似的?怕是她自己心里都清楚的很。”

    话说到这份儿上,大山媳妇儿的心里就再也没了疑虑,喜不自胜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笑道:“要是萧老师真成了咱家女婿,以他愿意为翠翠花钱的劲头,咱也不多要,让他拿出个几十万给咱儿子他大舅哥讨个媳妇儿,应该不会太难吧?!”

    梁大山就算不像媳妇儿那么重男轻女,但事关自家的血脉,也忍不住一边跟着一起畅想,一边笑了起来。

    房间外,梁翠翠靠在墙上,小手捂着胸口,脸蛋儿红的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石榴花。

    父母说的话,她几乎全听到了,几次想要冲进去打断又不敢。一开始的时候,她还觉得父亲想错了,可随着父亲的分析,她渐渐的也开始迷茫起来。

    是啊!别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哥哥凭什么就给了才认识没几天的自己呢?无论是沛芹嫂子、彩云嫂子、亦或是城里的瑶瑶姐,他好像都没花过这么多钱,只有自己……

    女孩儿越想越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一颗懵懂芳心不可遏制的剧烈跳动起来。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很可能会躺在萧晋的怀里喊哥哥或者干爹,她就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

    “这……这怎么可能嘛!羞也羞死人了,一定不是真的,哥哥对自己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完全不像跟沛芹姐她们在一起时的样子,肯定不是爹想的那样……应、应该不是……吧……”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