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90章 可恨之人未必没有可悲之苦

第390章 可恨之人未必没有可悲之苦

 
    让方菁菁按照自己所想进行下一步计划之后,萧晋又给元小希打了个电话,让她尽快就投资公司事宜与方菁菁联系。

    挂了手机,他走回院子,午饭已经结束,秋语儿正坐在周沛芹和梁玉香旁边看她们绣花,眼睛里满是惊奇,似乎有非常多的疑惑想问,却又不敢随便开口的样子。

    艺术与艺术之间是相通的,秋语儿身为音乐界的唱作天才,尽管完全不懂刺绣,但一看天绣那非同寻常的针法和栩栩如生的绣图,就知道那绝非市面上常见的刺绣可比。

    她甚至在想,要是自己容貌恢复重新站在舞台上的时候,能有这么一件艺术品穿在身上,一定可以锦上添花,为自己的重生带去最震撼的效果。

    越想越激动,刚打算开口询问,她就发现萧晋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心里一咯噔,慌忙起身,低着头就回了房间。

    对周沛芹和梁玉香笑笑,萧晋便跟着走了进去。

    “沛芹,那个秋语儿得罪过萧晋吗?为啥他对人家那么凶?”梁玉香好奇地问。

    周沛芹摇摇头:“他没细说,好像是秋小姐以前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些都是惩罚。”

    “啊?”梁玉香更好奇了,“这么漂亮乖巧的一个姑娘,能干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呀?而且,听熙柔说,她以前可是个大明星,有无数的人喜欢呢!”

    “谁知道呢?”周沛芹把针尖在头皮上蹭了蹭,无所谓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反正我不相信萧会无缘无故的这么欺负一个好姑娘。”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梁玉香俏脸一白,就低下头做绣活不说话了。

    房间里,萧晋面无表情的看着秋语儿问:“喜欢那种刺绣?”

    秋语儿下意识的就点头,可刚点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萧晋这么问肯定是有目的的,不知道心里正憋着什么坏折磨自己呢!

    想要摇头,又觉得周沛芹是萧晋所尊重的人,自己要是表示出不喜欢她的手艺的意思,会不会让他恼羞成怒、招来更大的麻烦呢?

    一时间,秋语儿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不一会儿就急的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大明星呢,瞧你那点儿出息!”撇了撇嘴,萧晋说:“乖乖听话,我会让顶级的服装设计师为你量身打造一件天秀礼服的。”

    秋语儿蓦然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萧晋竟然会主动送自己礼物,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委屈,眼眶就微微泛起了红。

    “谢……谢谢你……”

    “免了。”萧晋摆摆手,从怀里掏出银针包,说:“别忽略了前提条件。现在,把衣服脱了。”

    前提条件是乖乖听话,秋语儿并不认为这是多么过分的事情,反正这几天来,萧晋也已经证明了不听话有什么后果,因此,尽管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她还是乖乖的脱起衣服来。

    片刻后,她就恢复了彻底原始的状态。

    萧晋再次细细欣赏了一番她高挑匀称的线条,嘴角坏坏勾起,问:“我又叫你脱光么?”

    秋语儿一怔,随即脸色便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伸手去拿内衣,却听萧晋又道:“脱都脱了,就别再折腾了,反正小爷儿又不是没看过,赶紧躺床上去,手拿开,不准挡着。”

    果然,这家伙的“好”全都是假象,丫就是个以折磨我为乐的混蛋!

    心里这样想着,秋语儿既羞耻又委屈的在床上躺下,双手平放在股侧,双腿并拢,紧闭着眼,像是一条躺在案板上的鱼。

    萧晋笑笑,坐在她的身边,一边给银针消毒,一边又没好气道:“放松!你这么绷着,是想顶弯我的针么?知不知道它们都是纯银的,很贵的!”

    秋语儿有点想哭,曾几何时,京城的一位阔少表示愿意花五百万来换她一夜,可现在,却还不如一套价值不过数百的银针。

    当然,如果她知道这个把她看的连银针都不如的家伙,就是那个当初愿意花五百万买她一夜的阔少,不知会作何感想。

    身上传来微微刺痛的感觉,不难受,反倒有些麻麻的舒服,这让她的心好受了一些。起码,萧晋并不是一个耍她玩的大屁眼子,高明的医术还是有的。

    麻痒的感觉一路向下,从头到肩,从肩到胸,从胸到腹……忽然,她的双腿被极其粗鲁的掰了开来。

    “你……你干什么?”秋语儿一惊,猛然支起上身问。

    萧晋冷眼瞥她:“我想干什么,需要向你解释吗?”

    关键部位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一个认识才几天的男人面前,极度的羞耻和恐惧让秋语儿鼓起了一些勇气,咬着嘴唇说:“你……你不能……,我宁死也不会答应的。”

    “嗬!”萧晋不屑的笑,“一个当过小三儿的女人说这种贞烈的话,不觉得很无厘头么?”

    秋语儿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但却更加勇敢和倔强的与萧晋对视:“我是当过小三不假,现在也深深的后悔,可这并不代表我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抢别人老公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廉耻’二字,你会写吗?”萧晋继续恶毒的说着。

    “我以为那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爱情!”秋语儿哭泣着说,“当时的我,固执的认为在真爱面前什么都可以无所谓,名分、家产,我统统都可以不要,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现在,我已经知道自己错的很离谱,你可以说我愚蠢,可以骂我白痴,但我恳求你,不要把我当成下贱的女人,因为不管怎样,那都是我倾尽所有付出过的爱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也未必没有可悲之苦,秋语儿即便做过再过分的事情,也不能就此断定她没有真挚的感情。

    再者,萧晋听得老脸也有些发热,因为在女人方面,他似乎并不比秋语儿爱上的那个男人高尚多少,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而已。

    说白了,一丘之貉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