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87章 缺德事儿总有败露的时候

第387章 缺德事儿总有败露的时候

 
    要脸的男人心中有了愧疚,就特别容易鞠躬尽瘁。于是,这一晚萧晋基本上都没怎么睡觉,反正早晨起床的时候,小寡妇是精神奕奕、容光焕发,而他却顶着俩熊猫眼哈欠连天,像个犯了瘾的大烟鬼。

    吃过早饭来到祠堂,陆熙柔正领着学生们做早操,见到他过来了,就拍拍手让孩子们去教室里读书。

    “山外面不是还有个赵彩云呢么?你至于对那事儿饥渴成这个样子嘛!”瞅瞅他的颓废样子,陆熙柔好笑的揶揄道,“要不今儿上午的课还是让我来吧,你找个地儿猫一觉去,放心,我会替你保密的。”

    萧晋长长打个哈欠,擦掉流出来的眼泪,拍拍脸,说:“免了,你的人品比我还不稳定,小爷儿可不敢把下半身的幸福寄托在你身上。”

    “哼!狗咬吕洞宾!”陆熙柔撇撇嘴,转身就走。

    “等等,”萧晋又叫住她,说,“前两节课我来,后两节课交给你,下午视情况而定,还有柳白竹,体育课让她来教孩子们练点防身用的简单拳脚,以后就照这个办,你们得靠自己的劳动来换吃的,俺们村不养闲人。”

    “呸!”陆熙柔嗤之以鼻,“那敏敏呢?秋语儿呢?”

    “敏敏跟个孩子没什么区别,你也好意思拿她来比?”萧晋瞪了瞪眼,然后又道:“至于秋语儿,放心,她受的罪肯定比你们多。”

    陆熙柔长睫毛一眨,就兴致盎然的凑上来,嬉皮笑脸道:“你调教她的时候,让我在旁边观摩一下呗。”

    “不行,传男不传女。”

    “你就让我看看嘛!”陆熙柔抱着他的胳膊开始撒娇,小胸脯蹭啊蹭的,一脸勾人的妩媚,“大不了……中午治疗的时候,人家让你多摸几下,怎么样?”

    “节操!陆熙柔同志,节操很重要啊!”萧晋痛心疾首又大义凛然道,“你看小爷儿像是为了只过过手瘾就出卖原则的人吗?”

    “那你要怎样?”

    “起码也得过嘴瘾啊!”

    “嘴你妹的瘾!”狠狠踢了萧晋一脚,女孩儿扭头走掉了。

    萧晋呲牙咧嘴的揉揉腿,然后又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严肃表情,背着手进教室继续当辛勤的园丁。

    两节课后,陆熙柔过来代替,而他则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梁玉香家,转一圈没发现人,想着那女人应该是去村后院子了,本打算也过去,但转念一想,就钻进卧室往床上一躺,抱着被子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约听见有脚步的声音,以为是梁玉香回来了,就没去管,可那脚步声到了卧室就戛然而止,半天都没什么动静,过了一会儿还有了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他觉得不对劲,就睁开眼,然后便傻了。

    卧室里确实有人,但不是梁玉香,而是郑云苓。

    小哑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眼睛里有疑惑、不解、痛苦和悲伤,就那么站在床边望着他,手里还拿着一个油瓶。

    萧晋赶紧坐起身:“云苓,你……”

    郑云苓转身就跑,萧晋慌忙追出去,在院子里拉住她的胳膊,说:“云苓,你先别激动,听我解释一下嘛!”

    郑云苓回过头来,已是泪流满面,她嘴唇用力的抿着,大眼睛里的情绪也变成了愤怒和嘲讽,似乎是在问:“我都已经看到了,你还打算糊弄我么?”

    萧晋挠挠头,终究还是选择坦白道:“是的,你没猜错,我确实跟玉香姐有了关系。”

    郑云苓的目光开始绝望。

    接下来,萧晋将中了梁喜春的药、又阴差阳错跟梁玉香发生了关系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你怎么看我都可以,但玉香姐也算是受害者,希望你不要对她有所误会。另外……”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低下头接着道:“另外,我还没想好该怎么跟沛芹姐说,求你先暂时帮我保守一下这个秘密,好不好?”

    郑云苓的眼泪越发汹涌了,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一样。

    萧晋郁闷的抓抓头发,说:“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我还有别的女人,干嘛反应这么大啊?”

    郑云苓瞳孔猛然一缩,然后抓住他的手臂就塞到了嘴里,死死咬住。

    “啊!疼疼疼疼……”萧晋赶紧求饶,“好云苓,我错了,要不你打我几下,别咬,行不?万一留下了伤口,很不好解释的。”

    他不这么说倒还好,一说小哑巴就更怒了,牙齿仿佛已经用上了吃奶得劲儿,大眼睛里满是熊熊怒火。

    萧晋不敢硬拽,也不舍得反抗,只能变着花样的告饶,足足三分钟后,郑云苓才松开了嘴。

    看着鲜血淋漓的手臂,萧晋欲哭无泪,谁让他干了缺德事儿呢?这都是报应。

    掏出手帕擦拭起女孩儿嘴角和下巴上沾染的血迹,他问:“消气了没有?要是消了,快去漱漱口,嘴里那么多血,你不觉得恶心啊?”

    郑云苓任他擦着,近距离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无耻却又温柔无比的嘴脸,芳心纠结,如一团被野猫玩过的乱麻。

    萧晋见她呆愣着不动,就叹息一声,进厨房舀了一瓢水出来,送到她的嘴边,说:“被你抓住了把柄,我伺候你总行了吧?!张嘴。”

    郑云苓机械的喝了一口水,漱口、吐掉,忽然眼泪就开始往下流。

    萧晋吓着了,手足无措道:“这又是咋了?咬都咬过了,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呢?”

    郑云苓猛地抬起手,看样子像是要扇他一巴掌,可手臂高高举起,却是慢慢落下,伸进自己怀里,掏出一枚纯白色的小瓷瓶来。

    夺过萧晋手里的水瓢,然后拉过他的手臂,将伤口稍稍冲洗了一下,接着又从瓷瓶里倒出一点药膏,均匀的涂抹了上去,完事儿又用自己的手帕包扎起来,再拉上衣袖盖住。

    最后,她用手机打字道:“尽快把事情告诉沛芹姐,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再理你了。”

    这可不行,莫说萧晋不舍得小哑巴的美丽和纯洁,单单她的医术和厨艺这两种技能,就是他未来规划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失去了郑云苓,就等于失去了成功的基础,打死都不能出现这种局面啊!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