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84章 最不想求的人

第384章 最不想求的人

 
    不忍心看贺兰艳敏失望的眼睛,萧晋无奈,只好陪着她进屋,然后再用按摩的手法让她沉沉睡去,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屋外,见郑云苓已经为秋语儿安排好了房间,他便走了过去。

    秋语儿本来正坐在床边抬头打量屋子里的陈设,一见他过来了,赶忙站起身,微低着头,双手本能的放在小腹前,像个常被无良少爷欺负的小丫鬟。

    “从今天起,你在囚龙村就住这儿了。”萧晋语气生硬的说道,“这个院子、包括整个村子里住的都是你所无法想象的好人,所以,你那点儿让人恶心的性子最好给老子乖乖的收着,要是哪天让老子知道你又对谁摆臭架子,老子就让你去猪圈里跟猪睡一起,记住了吗?”

    秋语儿知道他不是在吓唬自己,一想到自己睡在猪圈里的样子,顿时就激灵灵打了个哆嗦,赶紧重重的点头。

    “嗯,院子里有压水井,待会儿让云苓给你拿个盆子,想洗漱什么的自己来,没事儿不要麻烦别人!”

    说完,萧晋就背着手离开了。郑云苓听得一脸茫然,冲秋语儿笑笑,忙跟了出去。

    “她是谁?你为什么对人家那么凶?”把手机屏幕杵到萧晋的面前,她问。

    萧晋笑笑,说:“她以前是个大明星,被人捧得惯出一身臭毛病,我这是在教她做人呢!”

    郑云苓无奈的摇摇头,打字道:“年纪轻轻的,脸就毁了,地位还一落千丈,一个人在这里孤苦无依的,已经够可怜的了,你怎么还欺负人家呢?”

    “你要是见到过她以前什么样,就不会觉得我是在欺负她了。”萧晋翻个白眼,摆手道:“行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有分寸。”

    见他这么说,郑云苓就不再坚持,又用手机问:“事情都了解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萧晋点头,看着她的眼睛说:“这几天里里外外都是你一个人替我忙活,辛苦了。”

    郑云苓微红着脸摇摇头,然后又笑了,打字道:“沛芹姐和玉香姐每天都来帮我,比你在的时候还轻松呢!”

    萧晋满头黑线:“闹了半天,感情我就是一多余的啊!”

    郑云苓无声的笑,犹如一朵安静开放的兰花,羞怯而优雅。萧晋看着看着,忽然就开始恨爱迪生,要是没有电灯而是在星光之下,这个笑容一定会更美。

    “萧……”

    身后传来秋语儿欲言又止的声音,打断了萧晋对美丽笑容的欣赏,于是他就超级不爽的回过头,瞪眼问:“干嘛?”

    秋语儿没想到这货又在跟新的女人暧昧,喊了一声就后悔了,但现在错已铸成,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我想上卫生间……”

    “憋着!”萧晋没好气道。

    郑云苓轻轻打了他一下,就走过去拉住委屈的都快哭了的秋语儿,带她向院子角落的茅房走去。

    萧晋笑笑,抬步来到陆熙柔的门前,对堵在门口的柳白竹说:“给你两个选择:一,我制住你,然后进去狠狠的抽她一顿;二,你让开,我就不揍她。”

    柳白竹的身体瞬间绷紧,眼中也寒光四射,但她却没有动,因为萧晋的身手确实让他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沉默片刻,她咬了咬牙,说:“你若敢食言,我会与你拼命!”

    萧晋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把她扒拉到一边,抬手就用暗劲震断门里面的门闩,推开走了进去。

    陆熙柔当然听到了他在外面跟柳白竹说的话,像个三好学生似的站在房间中央,一脸尬笑的示意了下椅子,说:“你……你回来啦!坐,快坐,累不累?我给你倒杯水?”

    萧晋心中暗笑,脸却板着,坐下后便冷声问道:“你想干嘛?”

    “什、什么干嘛啊?”陆熙柔无辜道,“我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去给你代课,什么都没想啊!”

    “你少跟我邀功,小爷儿给你治病还没收钱呢!”

    陆熙柔瘪瘪嘴,低下头幽怨道:“一走好几天没个音讯,回来就训人家,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萧晋绷不住了,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感慨一般地说:“我要是一开始就看出来你是个逗比,绝对不会把你带到家里来。”

    陆熙柔可爱的吐吐舌尖,在他对面的床边坐下,问:“邓兴安被你拉下马了没?”

    “人家是一市市长,不是寝室室长,怎么可能这么快?”

    “那你在城里待这么多天都干嘛了?”陆熙柔瞪圆了眼,问完马上又自答道:“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趁机泡妞了对不对?连天后级的大明星都被你调教的跟那啥奴似的,小样儿,手段挺厉害的嘛!”

    萧晋翻个白眼,似笑非笑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怕柳白竹跟我拼命?”

    陆熙柔娇躯一僵,赶紧谄笑道:“你看你,人家就是开个玩笑嘛!那么当真做什么。”

    “真想让陆书记看看他的女儿脸皮有多厚啊!”

    萧晋有些头疼的捏捏鼻梁,又正色问:“我走之后,你是不是联系了你父亲?”

    “是的,”陆熙柔也不隐瞒,点头说,“不过,我爸的为人,你多少也应该有所了解,撑死就是给市局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公平对待你罢了。”

    “嗯,这样一来,严队长回市局之后的殷勤和市局局长的态度就能解释的通了。”对女孩儿笑笑,萧晋说,“谢谢,我承你这个情,但是说实话,这个人情欠的有点冤,因为就算陆书记不打招呼,市局也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陆熙柔不爽的撇撇嘴,说:“当然不敢啦!省厅的田厅长都专门打了电话,身为下属单位的市局怎么可能敢违背?”

    “什么?”萧晋惊讶道,“省厅田厅长?”

    “咦?你还不知道?”陆熙柔表现的比他还惊讶,眨巴眨巴眼,就又叹息一声,说:“为了你去求一个最不想求的人,事后竟然还不告诉你,那丫头对你可是真豁的出去啊!”

    根本都不用想,萧晋也知道她指的是田新桐,蹙眉沉默了一会儿,问:“什么叫‘去求一个最不想求的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