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83章 打针游戏
    二人世界不能被人打扰,大明星也不行。于是,在吃完饭之后,萧晋坚持要把秋语儿送到村后的院子去,要不是人家不认识路,他都想让那可怜的姑娘自己过去。

    来到院子前,隔着好几米远,都能听到里面梁小月大呼小叫的声音:“哎呀!二丫你真笨,你拿球棒打他的头啊……对,就是这样,狠狠的打,打烂了他就不能咬你了……”

    这丫头好……暴力!

    萧晋满头黑线的推开门,就见梁二丫和梁小月两个丫头并肩坐在院子里的小矮凳上,梁二丫双手捧着一个散发出幽光的东西,被映射的蓝哇哇的小脸上满是凝重。

    “爹!”看到他,梁小月欢呼一声,就飞奔过来扑进了他的怀里,一边用脸蹭着一边说道:“你这次怎么这么久啊?小月可想你了呢!”

    闺女小嘴儿这么甜,谁还在乎是不是亲生的?

    萧晋开心在丫头小苹果一般的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然后将包塞到她的怀里,笑着说:“里面是你和云苓姨她们的礼物,你先挑,剩下的分配任务,爹也交给你了。”

    小孩子最喜欢礼物,梁小月自然也不例外,闻言抱着硕大的背包就跑回了屋,途中还不忘喊一声二丫和敏敏。

    二丫却没有跟着去,而是放下手里的游戏机,走上前,抬头看着萧晋,声音清冷的说:“回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

    这话说得跟周沛芹几乎一模一样。

    萧晋差点儿一脑袋栽地上,见鬼似的看着梁二丫,好半天之后,才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摆起长辈的架子训道:“连老师都不喊了,越来越没大没小!还‘怎么不打个电话’,你有电话么?老师就算是打,也不会打给你的,明白吗?”

    梁二丫对他的反应似乎很不满意,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目光又转到秋语儿的脸上,问:“她是谁?”

    萧晋斜眼看她:“媳妇儿、马子、女朋友,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梁二丫的目光转回来,依旧清冷,看不出喜怒,可只是片刻,眼眶竟然微微红了起来。

    这下萧晋可慌了神,赶紧蹲下身哄道:“二丫你别哭啊!老师跟你开玩笑呢,她叫秋语儿,就是一来看病的病人,跟你熙柔姐姐一样。”

    “哦。”梁二丫眨眨眼,微红的眼眶瞬间就恢复了正常,让萧晋都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紧接着,他反应了过来,这丫头是有内气的,让眼眶发红这点小事,根本都不用教。

    这几天家里发生了什么?原本只会咄咄逼人的木雕娃娃居然都开始玩儿套路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呀!

    “……你叫秋语儿是吧?!跟我来吧,我给你安排个房……”

    他在这边发愣,那边梁二丫已经像个女主人似的要把秋语儿领走了。这还了得?伸手揪了一把丫头脑袋后面的麻花小辫儿,他哭笑不得的说:“滚屋里跟小月玩儿去,以后再随便搀和大人的事,就把你的屁股揍开花!”

    骂完小的,他又瞪着眼教训秋语儿道:“一个小孩子拉你就跟着走,你的脑子是不是缺?”

    秋语儿欲哭无泪,心说谁知道你家是什么状况啊?本来你就是个脚踏两只船的渣男,在这穷山沟里偷偷当恋童癖也不奇怪呀!再说了,谁家小姑娘能如此淡定平常的说出那样的话来?眼珠子还跟冰棱子似的,看一眼心里就发冷,我敢不跟着走么?

    这时,一间屋子的房门打开,贺兰艳敏喊着“哥哥朋友”冲出来,因为身体还很虚弱,跑的踉踉跄跄,萧晋赶忙迎上去抱住,柔声道:“小心点儿,院子里种着东西,地面不平,以后可不准再跑了。”

    “切!双重标准太明显了,我们可怜的二丫呦!”紧接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陆熙柔见状,就撇嘴对身旁的郑云苓说道。

    郑云苓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在手机上飞快的输入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教二丫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待会儿萧晋找你算账,我可不帮你。”

    陆熙柔一滞:“他干嘛要找我算账?”

    “这院子里能让二丫说出那种话来的,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陆熙柔的俏脸一下子就白了,扭头就溜进了自己的屋,还对门口的柳白竹说:“白竹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尤其是萧晋。”

    这一切,萧晋当然都看在了眼里,不过他这会儿却没工夫收拾陆熙柔,因为贺兰艳敏可比梁二丫实诚多了,不光眼眶是红的,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全是让人心疼的泪花。

    “哥哥朋友,你好几天都没有来和敏敏玩打针游戏,那天敏敏疼的时候你也不在,是不喜欢敏敏了吗?”

    “疼的那天”是指必须给她解开大脑气血封锁、让她毒瘾发作的那一天,萧晋的施针手法,郑云苓早就学会了,所以那天是由她来操作的。

    怜惜的为女孩儿擦擦眼角,再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见没什么伤痕,萧晋就放下了些心。全软包的房间果然很好,虽然没办法减轻毒瘾发作的痛苦,但至少不会让贺兰艳敏受二次伤害了。

    “敏敏这么乖,哥哥朋友怎么会不喜欢你呢?”轻抚着贺兰艳敏的头顶,他微笑说,“我这几天不在,是去城里见你的哥哥了,他非常的想你,还让我给你带了礼物来呢!”

    贺兰艳敏目光有些茫然,好一会儿似乎才想起哥哥是谁,眼中就露出恐惧的神色来,把脸埋进萧晋的怀里,可怜巴巴地说:“哥哥好凶的,他总是在生敏敏的气。”

    萧晋叹息一声,说:“放心吧!他已经不生敏敏的气了,还说等你病好了,就带你回去看爸爸妈妈呢!”

    “爸爸……妈妈……”贺兰艳敏喃喃重复一遍,大眼睛一点点的亮了,拉着萧晋的手就往房间的方向走,“哥哥朋友快跟我玩打针游戏,敏敏要快点好起来,去见爸爸妈妈!”

    明明是一幕令人心酸的场景,可因为“打针游戏”这四个字,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劲。萧晋回头瞅瞅,果然,秋语儿看他的眼神儿就像是在看这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