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77章 权力是个好东西

第377章 权力是个好东西

 
    第二天上午九点,水务局局长娄伟才便来到了酒店。因为山泉属于他的职权范围,所以专家小组的测量任务,就由他负责带队。

    这边萧晋、方菁菁和小组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双方见面寒暄几句,便一起穿过酒店大堂,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酒店的旋转门外忽然进来了七八个人,当先正中一人约莫五十多岁的样子,相貌堂堂,走起路来看似随意,却抬头挺胸,颇有些渊渟岳峙的气势,一看就是位领导。

    娄伟才见状脸色微微一变,就快走两步,迎上去招呼道:“段书记。”

    此人正是天石县的县委书记,段学民。

    “伟才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娄伟才转身示意了一下萧晋和方菁菁,介绍道:“这两位是市里来的萧晋萧先生和方菁菁方小姐,他们此来……是想在咱们县进行一项投资。”

    “是嘛!这事情怎么不早告诉我?”

    段学民蹙眉埋怨了一句,随即脸上就露出可亲的笑容,伸手分别与萧晋和方菁菁握了握,说:“真是抱歉,这件事我刚知道,怠慢二位了,我谨代表天石县县委县政府,对两位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要不说搞政治的都是演技高手呢?要是混官场的都改去混娱乐圈,就没好莱坞那帮人什么事儿了。

    “不敢当不敢当!”萧晋配合着“惶恐”道,“段书记日理万机,我们这点小事,哪有资格去打扰您呢?”

    “哎,这话就不对了,只要是有利于我们天石县经济发展的事情,就没有小事!”

    说着,段学民目光转向娄伟才,严肃道:“伟才啊,你这件事可办得不好,回去后一定要深刻的自我检讨一下才行。”

    “是是,”娄伟才连连点头,“我一定好好检讨。”

    “嗯。”段学民回过脸来,又笑眯眯的问萧晋道:“不知二位是打算在我天石县投资什么项目呢?”

    终于到戏肉了,萧晋心中冷笑,表情却依然恭敬的说:“我们对这里的水资源很有兴趣,想投资建设一座饮用水生产基地。”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伟才会在这里。”段学民眼中闪过一抹意味难明的光芒,用赞赏的口吻对娄伟才说,“这个你对口,由你来招待萧先生和方小姐倒是再合适不过了,不错不错,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提,县里会尽量为你们解决的。”

    “请段书记放心,”娄伟才郑重的说,“我一定会招待好萧先生和方小姐的。”

    段学民一脸欣慰的点点头,又问:“对了,刚才看你们行色匆匆,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吗?”

    娄伟才的眼角微微颤抖了一下,耷拉下眼皮,说:“萧先生和方小姐听说咱们县龙首峪的那眼山泉水质很好,想要实地勘测一下,我正要带他们过去。”

    段学民一愣,接着脸色就一点点的黑了,看向娄伟才的目光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将一个事先毫不知情、现在才惊觉手下干了蠢事的领导模样演绎的淋漓尽致。

    萧晋看的心中连连赞叹,区区一个县级干部的演技就如此出神入化,那更高级别的简直就无法想象了啊!还是那句话:好莱坞?那就是帮渣渣!

    “胡闹!”段学民厉声叱责,“娄伟才,省城龙雀酒业的人已经来咱们县两天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与房先生商议那处山泉的有关事宜的,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你身为水务局局长,对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如此置若罔闻;身为天石县人民的公仆,却对事关县里经济发展的大事如此儿戏;对得起党对你的培养,对得起人民对你的殷切希望吗?”

    段学民的声音很大,看上去非常的气愤,可这里却不是县委办公楼,而是一家酒店的大厅,周围即便没有什么客人,也是有好些个酒店工作人员的。

    一位县委书记当众把一个局长训的跟三孙子似的,这在官场里几乎堪称罕见,因为政治本身就是妥协的艺术,大家讲究的是“做人留一线,将来好相见”,很少有人把事情做绝。

    段学民能当上一个县的一把手,显然不是官场小白,那他如此对待娄伟才,只能说明他已经不打算再跟马建新藏着掖着了。

    娄伟才的肥脸一阵红一阵白,难堪至极,低着头不发一言。但他不敢说话,萧晋却敢,

    “段书记,这是怎么了?难道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合适么?”

    “哦!实在不好意思,让两位见笑了。”萧晋不是官场中人,段学民明面上还是个“公仆”,也就是“公众的仆人”,仆人自然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主人”摆架子,只能歉意且礼貌的做出解释。

    “事情是这样的,省城的龙雀酒业早在几年前就向我们县里表示过想开发龙首峪那处山泉的意愿,而就在一天前,他们的执行董事房代云先生也已经来到了这里。

    现在,因为娄局长的疏忽,险些致使二位白跑一趟,我身为他的领导,难辞其咎,在这里,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此时萧晋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惶恐的样子,昂首挺胸的站在那里,看上去一脸歉意的段学民倒像是他的手下似的。

    “白跑一趟?贵政府已经决定将那处山泉的开发权交给龙雀酒业了吗?”

    “那倒没有,但是……”

    “既然还没有,为什么段书记就断定了我们一定会白跑一趟呢?难道山泉的开发权不是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则价高者得,而是由贵政府自己内定?那按照规则,贵政府是不是应该将内定的理由公示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很无礼的事情,更遑论是打断一位县委书记说话了。

    除了年轻时惹领导生气之外,段学民已经几十年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一时间倒被萧晋给整懵了,好一会儿都没说出话来。

    “放肆!你怎么说话呢?来人!保安!保安!快过来把这个当众寻衅滋事的家伙轰出去!”

    领导身边都是有狗腿子的,这个活计一般都是由秘书干,而且,段学民的秘书显然是一位利用身份和权力的高手,一个“寻衅滋事”,就能让萧晋哑口无言。

    因为这四个字本身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只要你让别人不爽了,都可以拿来用一用,反正只要不量刑,你连说理告他滥用职权的地方都没有。

    权力,永远都是一个好东西。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