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366章 有人抢生意
    听完马建新的话,萧晋就特别的想掐死他。

    当官的果然没几个蠢货,当初马建新主动抖出被骗子骗的丑事,看似诚恳,实则却是在避重就轻。

    萧晋一直都以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整个天石县政府班子全都有责任,一、二把手谁都逃不掉,大家应该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才对。

    可他万万没想到,马建新做事会那么的不留余地,居然曾企图架空县委书记,却不料人家却因祸得福,如今干干净净的站在岸边看他在水里扑腾。

    此时的马建新何止是失势?简直就是众叛亲离!用脚趾甲盖想都知道,那些曾经巴结他、现在狠踩他官员,为了避免他秋后算账,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东山再起的可能。

    马建新刻意隐瞒到现在才说实情,就是担心萧晋早早知道真相之后会放弃在他身上投资。毕竟,从天石县如今的情况来看,责任不大、又得到了大部分班子成员拥戴的县委书记,可比他这个光杆县长要有价值的多。

    见萧晋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马建新就开始忐忑,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便又用无比诚恳的语气开口说:“兄弟啊!这个事儿,哥哥办得确实有点不地道,但哥哥可以向你发誓,绝对没有要坑你的意思啊!

    毕竟,虽然我现在在常委会上说话已经不怎么管用了,但好歹县长的名头还在,该有的面子还是有的,你要在青山镇投资旅游建设的事情,对县里来说是好事,他们没理由、也不会阻拦。

    只不过,兄弟你前几天突然说想接手矿泉水的事情继续投资,这……这就有些不好办了。”

    话说到这里,萧晋也已经完全明白,马建新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在天石县东山再起,他的目的仅仅只是想靠着青山镇的投资和发展,让上级领导看到他的悔过和努力,从而更改对他政治生涯判下的“死刑”。

    他想要的,只不过是能调往他处,继续当官罢了。

    事已至此,翻脸对彼此都没什么好处,而且,萧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马建新光想着利用他,不付出点儿疼,那是不可能的。

    微微一笑,萧晋就用更加诚恳的口气对马建新说:“大哥你还是太见外了,官场上的事情,小弟虽然不是很了解,但小弟知道它的复杂性绝对超乎想象,大哥你身处漩涡中心,谨慎一些都是应该的,小弟完全能够理解,‘对不起’什么的到此为止,就不要再提了。”

    “哎呀!兄弟你……我……哥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总之一句话:以后兄弟但凡有用得到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水里火里,哥哥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人生的!”

    马建新热泪盈眶,满面坚毅,不管感动是真是假,反正话说的是斩钉截铁,拿去拍戏,绝对能一条就过。

    萧晋忍住恶心,板起脸,“情真意切”的不悦道:“都说了哥哥你太见外了,怎么还说这种话?要是哥哥不想把我当兄弟,直说就好,我可以马上下车走人!”

    说着,他就伸手作势要去开门。

    马建新赶紧拉住他:“哎哎,兄弟你别激动,是哥哥错了,哥哥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了!”

    萧晋借坡下驴,正色道:“说回正事儿,哥哥你刚才话里的意思,是指一把手可能会在矿泉水的事情上插手作梗?”

    “不是可能,是肯定!”马建新说,“哥哥就是栽在了矿泉水的事情上,如果兄弟你的投资真把它给办成了,那哥哥就等于是将功补过了,就此咸鱼翻身也不是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甘心看到那一幕?”

    萧晋点头附和道:“确实,那些背叛哥哥你的王八蛋们,也肯定不想看到你再回到能随便拿捏他们的位置。”

    “是啊!”马建新叹息一声靠在椅背上,颓然说道,“除非把段学民给挤走,否则,哥哥在天石县基本是翻身无望的啦!”

    “段学民?”

    “哦,就是一把手,段大书记。”

    萧晋沉默片刻,就缓缓地眯起了眼睛,里面寒光闪烁:“那我们就想办法把他给挤走!”

    马建新身体一震,转过脸来,看着他问:“兄弟你有办法?”

    “暂时还没有,但事在人为,除非他无论官格、人格都干净的像圣人一样,否则,就一定有小辫子可抓!”

    萧晋冷冷一笑,又接着道:“对了大哥,那位段书记会怎么阻止我投资矿泉水厂,你知道吗?”

    “据我在县委的一个朋友说,他最近正在和省城的龙雀集团接触,似乎是想要把那处山泉卖给龙雀酒业做水源地。”马建新说。

    萧晋微怔,眉头就紧紧蹙了起来。

    那位段书记不选择用行政权力做手脚,而是另外去找投资,显然是一位非常谨慎的官员。

    事成,既能彻底踩死马建新,又为县财政增加了收入,一石二鸟,一举两得;事败,旁人也找不出他的错处来,毕竟他也是在为县里好,根本就没有把柄可抓。

    果然,混官场的都是玩儿阳谋的高手,出招都出的正大光明,身为屁民老百姓,萧晋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一项上亿的投资,对于一个庞大的集团企业来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事情,小弟我今天已经把测量专家带来了,只要水质没有问题,谈判立刻就能开启,而段学民才刚刚跟龙雀集团接触,在时间上根本赶不上我们,除非他动用权力把咱们的谈判进程硬生生压住。

    可这样一来,他在这件事情里就不再是干净的,咱们不也就有了更多辗转腾挪的机会吗?”

    “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这样,但是……”马建新一脸为难的苦笑说,“但是龙雀集团早在几年前就看上了那片水源,只是在报价和股份分配方面跟我们没有达成共识,这才搁置下来的。

    这一次,段学民主动找上他们,那还不是一拍即合?除非兄弟你给出的条件大大优厚于他们,否则,这事儿怎么看都悬。”

    闻言,萧晋眼角就抽搐了一下,心里刚要再骂马建新几句解气,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这个龙雀集团,不就是邓睿明的姥姥家——房家的产业吗?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div>